根叔|gunshock

浮沉於跟自己過不去的執著中/ 是邊緣回望後滑進的一界混沌/ 自火山爆發 血管裡滿是灰燼/ 皮膚下的性格 互不認識 互不相容/ 自以為是攻佔主性格/ 忘形以為全都是假貨/ 咆哮碎念自以為詩/ 悲觀在簾後扯著木偶線/ 散漫說他沒事。 Hope/ to stitch my book/ of ups & downs on a tightrope/ It chokes/ to elope.▐

清零的彼岸花

今天的疫情,究竟是非常嚴峻,還是病毒比我們還聰明,早已變種來主動與我們共存?

病毒變種後,患者症狀不是變得比之前輕微很多嗎?最近我們這城市每天都增加不少新的感染個案。

初步確診者卻被告知只需留在家中隔離,吃必理痛(台譯:普拿疼),別往醫院裡跑。

土地問題,導致幾位朋友因與確診的家人困獸鬥,不意外的,就一起來吃吃藥。幾天後,大家奇跡的都好了。死亡的當然也有,但不能確定是否由疫苗或病毒直接導致的。當中大部分都比較年長,官方沒說他們本身是否患重病,估計此舉是希望市民不要輕視 Omicron。

我覺得納悶,是因為政府說醫療系統已飽和,就從早前戰戰兢兢大費周章卻沒成效的圍封措施突然變成不理不理的叫人用快速測試包自行望聞問切。打倒昨天的自己,說大多數病情並不嚴重,跟流感的傳染、症狀和處理差不多,從而淡化了醫療人手不足的這個問題焦點。

避沙蟲只想到斬腳趾,狀況只有愈見繃緊。腳趾斬了十次,但問題仍在。然後呢?

可是,差不多在同一時間,來了一隊又一隊光看身上厚實的保護衣物的就知道是內地專才,大鑼大鼓的作嚴陣以待,高調得要是病毒懂得這種文明,馬上就會被清零的氣勢和決心唬到落跑,再不敢於領土上肆虐!

所以我會迷失,問題天天都多。怎麼我看到的都是在向左走向右走到兩邊極端?

今天的疫情,究竟是非常嚴峻,還是病毒比我們還聰明,早已變種來主動與我們共存?莫道你在選人,談判也要夠本錢,可能我們錯過了曾有過的不起眼的選擇權,或可能我們一直以來是被病毒牽著鼻子走而已。

我們還自以為很厲害,沒完沒了的在學術討論該如何面對。

彼岸花。擷圖自 Pixabay。


世上有不少共生的物種,不一定每事都得像彼岸花般花葉不相見兩者只能活一個,尤其我們對宇宙裡可以發生的事情只懂個皮毛。往別個方向去想,或許這個病毒會為我們自身免疫力補強,來抵禦未來未知的另一種更糟糕,減慢人類被大自然汰的速度。

抑或是,我的思覺正在加劇地失調?

有些時候我會非常討厭言簡意賅的中文,因為字詞愈少,涵蓋到的含意太多。別有用心的人會把沒立場的中性詞加上眨義,看似博大精深其實旨在搏大霧。「清零」,training 必須是夠動態夠汗水的,接受。「毒存」?真有需要簡化成這樣?


📢 生活精彩萎靡開懷悲痛,也只有自己才無恥的無矢放大。別人眼底,不過一篇篇你我他。趁記憶力還好,立下一個目標,以照片輔助文字,用力拾回並重組前半生零散在不同城市裡的生活碎片,當中可能找到能讓我在乎的人活得更開心的方法。是的,我需要幫忙,讓我能繼續向寫作目標邁進和自嘲說肺話。無論是給我一點贊助支持/拍手掌鼓勵,請容我簡單卻隆重的向您說聲謝謝。▕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