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叔|已不在穆里

Hope, to stitch my book, of ups & downs on the tightrope.| 從群居至獨處,正值中年危機的走狗。思想在跑,雙腿擱在沙發。大愛到不再愛自己。自忖跳出舒適圈,其實流連邊緣回望。被良知禁錮,沒糧資的在獻世表演。眼鏡弄丟,不再懼高。滿滿正能量隨火山噴發,轉化成不知所謂。| 最近愛在 liker.social 的時空尋找平衡。

自信的煲冬瓜

十幾年前當我重係做緊某大 trading 公司嗰陣,有位年紀唔細但剛入行嘅同事,對自己非常咁有自信。所以佢認為自己嘅「煲冬瓜」無問題,有嘅都只係人地嘅問題。有啲例子到家下都瀝瀝在目:

陰毛 - 鸚鵡
拉架 - 內盒
挨箱 - 外箱
挨母 - 外務
炸炸 - 加價
姑就 - 古舊

記得佢重喺個位度講電話:「屎呀屎呀匿哥子轆色陰毛呀」。佢個位都係喺正公司正中間,我喺佢後面,而大老細個房就係正我個位後面。每次當佢「鬆有繩珠」大大聲講電話時,大老細都會啤出嚟,視線會望到我。我每次都超緊張,因為公司唔畀開任何 instant messaging,除咗用公司 account 開嘅 Skype。

慢慢我就變成當佢一拎起個電話,我就即時收起晒啲 WhatsApp 呀 ICQ 呀咁。養成咗呢個成日留意自己個 mon 有啲乜嘅呢個 good habit。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