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叔已不在穆里

從群居至獨處,中年危機的走狗。思想在跑,雙腿擱沙發。大愛到不再愛自己。掰掰十九年的認知,以為跳出了舒適圈,其實流連邊緣回望。被良知禁錮在高空鋼線上,沒糧資地來回獻世。丟了眼鏡,竟戰勝了懼高症。滿滿正能量隨自我爆發,轉化成不知所謂。 平行時空: https://gunshockinmuli.medium.com/subscribe

關於伊麵

發布於
小時候,伊麵有如打大佬。今天只是伊思執。

家陣一食伊麵就即刻可以講肺話胃論。

是咁的。

細個果陣一食伊麵就會想嘔,中學時期更加嚴重,未煮嘅麵餅或者煎炆焗燴咗嘅,我都會即刻會嘔。唔係劏嘅量,但係就快到光速咁湧上嚟填滿半個口腔。

有兩年住係學校附近,十分鐘步程。因為途中有兩間舊麵鋪,吊晒一疊疊伊麵喺門口,我就要兜路行多五分鐘。唔係講笑,回南天果陣果啲味重勁,對面街都聞得到。

God bless 後來有十年冇見過伊麵,有一次同同事晏咗出去食 lunch,午餐得返兩款,干燒伊麵同蒸魚雲,即係要揀是但一隻大佬打(叫 a la carte 就一定會遲到)!

伊麵啦,咁。

我心諗捻住個鼻盡量唔望住碟嘢再唔噍爛就吞會好啲呱。碟嘢出住煙咁嚟,又竟然無作嘔,最後重照埋佢鏡,伊思執。

口味嘅嘢真係唔知係變得快吖定係點,重愛上咗。

再然後,有一段時間無聊得濟,硬係要尋找他鄉的故事,要揾到小時候作嘔嘅原因。

欲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回味分解。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