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叔現穆里

從群居至獨處,正值中年危機的走狗。思想在跑,雙腿擱在沙發。大愛到不再愛自己。掰掰十九年的認知,以為跳出了舒適圈,其實流連邊緣回望。被良知禁錮於高空鋼線上,沒糧資的獻世已兩年。眼鏡丟很久,就戰勝了懼高症。滿滿正能量隨自我爆發,轉化成不知所謂。A life filled with ups and a few downs.┃

聲東時,擊什麼西?

發布於

https://www.thestandnews.com/media/%E4%BD%90%E6%95%A6%E5%B0%81%E5%8D%80%E5%A0%B1%E5%B0%8E%E9%99%84%E7%BD%90%E9%A0%AD%E7%85%A7%E7%89%87-%E9%A6%99%E6%B8%AF%E9%9B%BB%E5%8F%B0-%E5%8F%8A-%E5%8D%97%E8%8F%AF%E6%97%A9%E5%A0%B1-%E6%9C%89%E5%90%A6%E5%88%BB%E6%84%8F%E8%AA%A4%E5%B0%8E%E8%AE%80%E8%80%85/


是什麼原因,又是從何時開始,大家都變得如斯敏感如此不滿?撇開營養的問題,罐頭食物都是中立的,是貴格大款、貧富大眾、你我他的日常。

卻可惜的被官員利用。我不認為他們全都是低能兒。猜是有人特意這樣做,從而將大眾的焦點轉到派發罐頭的不是。話題果然鬧得熱烘。

為什麼要做這些低級程度錯誤?因為當大家都堆在一起來研究來挑撥來對罵,在發洩不滿情緒時,就看不到遠一點正在發生的事,看不到那幫人在搞些什麼飛機。

西人在聲東時,同時一定也在擊西。希望他們不會笨柒到在很後來的後來才醒覺,原來霰彈槍的後座力,也會炸傷自己的西。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