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叔現穆里

從群居至獨處,正值中年危機的走狗。思想在跑,雙腿擱在沙發。大愛到不再愛自己。掰掰十九年的認知,以為跳出了舒適圈,其實流連邊緣回望。被良知禁錮於高空鋼線上,沒糧資的獻世已兩年。眼鏡丟很久,就戰勝了懼高症。滿滿正能量隨自我爆發,轉化成不知所謂。A life filled with ups and a few downs.┃

敗娃卻沒敗走的司機是我的大老皮 之其一

發布於

當初大老皮支出莫望報。原來投桃真的會報李,給了一枚李姓內地男。

No offense nor prejudice to mainlanders though. 李後來見摸魚一直沒被逮到,就變本加厲明刀明槍的拿。

從給他 ERP access 那天開始,我就不定時的在做大老皮認為多餘至極的 random checkup。

用過不同方法來解釋我這個「自找麻煩浪費時間不如跟他去多喝幾杯」的 routine task。沒有共識,沒法解決。後來索性彼此不再提起。

那並不代表我就鬆慢下來。我仍繼續在每次 spot 到我認為的鬼怪數字時給他 email。跟數字有關的事,我盡可能都會在 email 或筆記本上討論。不用挺胸我也敢肯定的說,於工作方面和需要無定向跳線得根吾島的跳脫想法,真假太子、一堆妃子、甚至乎皇后也沒比我更了解他。全盛時期,快過火箭的發展,我們變成好威威的集團。他有請過 CEO 來管理香港分公司的發展。

不瞞說,下意識有蠻強的抗拒力。你鹵味唔撚係呀!我給這裡從零開始紥好支架,開發不同部門和及後的、決定審視、團隊士氣、清掃大小二便等等等等等等的,都是我建立及維護而付出的心血……這個會在後來長路慢漫的篇幅內 elaborate。畢竟這篇只是個亂七八糟沒框架,尿憋到叔叔真的不行鳥才撒一地的隨手寫。

氣流太不穩定也不敢冒險都順理就當上(或淪為)他的喉舌。那個時候我覺得的確是兩全其美呀。一人之下,做什麼都總能順心如意。

太清楚他是個什麼人,只因自己剛好是完全的反面,different in the most perfect way。

《敗娃卻沒敗走的司機, 是我的大老皮》之其一,完。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