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叔現穆里

從群居至獨處,正值中年危機的走狗。思想在跑,雙腿擱在沙發。大愛到不再愛自己。掰掰十九年的認知,以為跳出了舒適圈,其實流連邊緣回望。被良知禁錮於高空鋼線上,沒糧資的獻世已兩年。眼鏡丟很久,就戰勝了懼高症。滿滿正能量隨自我爆發,轉化成不知所謂。A life filled with ups and a few downs.┃

多愁善感在周二發作

發布於
我真的很喜歡被看來平靜的平行線不斷的刈。

臉書上好久沒見的朋友發帖說,

「今天讀到很喜歡的一句話:
『我們在做了無數無可挽回的傻事中慢慢老去,
又在得不到原諒的情況下漸漸死去。』
- 桐野夏生《無盡的耳語》

因為在乎所以才會生氣,
如果不在乎了,
應該就沒有感覺了。
我不禁想問那麼你在乎嗎?
或者曾經當下在乎什麼,
又留下些什麼。」

慣常的周一是出走日,伴隨而來的是周二的多愁善感症候群發作日。賴床還沒睡醒是我每天最清醒的時候。回了說,

「做過的事跟變老沒有關係。
沒被原諒跟死亡也沒有關係。
它們只是看起來都恰巧在生命 timeline 上來回並著肩走。
其實,卻各自走在從來沒有擦身而過的平行線上,看得到,但觸不著。
我寧可彼此看得到而觸不著。摸得到而抓不緊,苦惱累積漸漸變成遺憾。」

似乎我真的很喜歡被看來平靜的平行線不斷的刈。官感刺激帶來的痛快震盪,有如空氣在在提琴演奏時二弦之間的劇裂震動。

看不到,也觸不著,但會痛。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