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叔已不在穆里

從群居至獨處,中年危機的走狗。思想在跑,雙腿擱沙發。大愛到不再愛自己。掰掰十九年的認知,以為跳出了舒適圈,其實流連邊緣回望。被良知禁錮在高空鋼線上,沒糧資地來回獻世。丟了眼鏡,竟戰勝了懼高症。滿滿正能量隨自我爆發,轉化成不知所謂。 平行時空: https://gunshockinmuli.medium.com/subscribe

今年昔日|意料之外的竟然

發布於
十一年前的九月二十一日,走呀走的就到了一條易燃的路口,一部分的身體變成設計師。
真的有沾沾自喜過一番。 <wordtune-highlights-root><wordtune-scrollable style="direction: ltr; font: 400 13px / 14.95px Menlo; font-feature-settings: normal; font-kerning: auto; hyphens: manual; letter-spacing: normal; margin: 0px 0px 0px -266.5px; padding: 0px; text-align: center; text-decoration: none solid rgb(179, 179, 179); text-indent: 0px; text-rendering: auto; text-transform: none; transform: none; transform-origin: 266.5px 14.4px; unicode-bidi: normal; white-space: pre-wrap; word-spacing: 0px; overflow-wrap: break-word; writing-mode: horizontal-tb; zoom: 1; -webkit-locale: "zh-Hant"; -webkit-rtl-ordering: logical; width: 533px; height: 31px;"><wordtune-extension-highlights><wordtune-portal>
</wordtune-portal></wordtune-extension-highlights></wordtune-scrollable></wordtune-highlights-root>


由我處理的其中十幾個 sku 是仿皮保護套。記得當中有 Barnes & Noble 的第一代

Nook e-reader 及 iPad 的。生產過程不多說,那時候採購行業如日方中,有什不是超特急的?重點是:這堆款式竟然都是由我設計的

就那一次的意料之外而造就的竟然,變成我往後逆來順受的默然,再後續的是老馮的理所當然。我選擇了一條非自然而成所以極度易燃的路。

年少,所以在開始的時候,「那都是人家額外給自己的機會,就算吃虧也是一種投資 」的座右銘在我座位前面 partition 的當眼位置一直好端端的閃耀著。那天之後的十年間,在台北、香港、甚至巴黎的書店內,都曾經有在陌生的打書釘問我是否設計師,有一個更誇張,以為我是做室內設計,檔次更高。就奇怪啊,我會主動拿起來看的都不太跟設計有關。不否認我年少氣盛過,可是也明白濫竽充數跟我不太搭,層層錯縱的謊話有一天穿幫,死巷子裡自討苦吃。就沒被無名的興奮和額外的狗食沖昏而轉到設計行業去,否則一定是比現在早個幾年開始就掉進迷惘看不到將來。雖說沒有轉行,但從此就自願割讓了自己一部分的身體和時間,以得過且過又剛好諸事順利。

如果能時空旅行一次,我要回去!你認為是幾年前錯失了幾次垂手就能撿到幾百萬的時候?No!我得再次強調,在變成中年走狗之前,也是一頭狗。Call me 阿忠。我是要回去完成首個成功設計的 2010 年,such ironically pathetic!。把那片以厚度不足 150gsm 的灰銅紙、單面4+1印刷、為省幾毛錢而不做擊凸卻閃耀得該死但又從沒有過生命的字條扔到別處。呼!

放心,雖然我不想當個什麼都能說服自己去做的人,也總不成自私的去阻止別人的慾念吧。

何時能出發?疫情過後嗎?知道嗎今天的消息?一年能等嗎?

我問太多了,我想太多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