哞拉圖

哞?!

永續與無常

二戰後,人類史上最優渥、最承平的時光讓超量的人不僅在生活上不可思議的舒適,甚至可以用金融手段去確保停止工作以後30年的生活還能如自己所規劃的安穩。如此不可思議、極為罕見的現象,如今被扭曲成每個人都想追求的常態。毫不節制的擴張安穩的邊界,這樣的生活模式與價值觀才是真正讓地球過耗、失衡、毀滅的原因。

在寫企劃案,近年發現打"永續發展"這日個字的頻率變多了。永續發展,其目標涵蓋層面極廣的特性,我想最意外的貢獻就是讓某些老教授可以在不換湯也不換藥的前提下,重新把自己的專業再次包裝成"國際趨勢",透過他們在學校(界)的話語權優勢來延長自己的職涯。

從這角度看來這貢獻應該算是一種(他們自己的)長照。

既意外,也不意外。

至於會在哪個方向產生負面影響呢?資源的排擠?急迫性的錯置?

我甚至覺得這會讓那一輩的學者,成為整個地球有史以來學術生命最長、數量最多的學者。像英女皇一樣。

二戰後,人類史上最優渥、最承平的時光讓超量的人不僅在生活上不可思議的舒適,甚至可以用金融手段去確保停止工作以後30年的生活還能如自己所規劃的安穩。如此不可思議、極為罕見的現象,如今被扭曲成每個人都想追求的常態。

毫不節制的擴張安穩的邊界,這樣的生活模式與價值觀才是真正讓地球過耗、失衡、毀滅的原因。

人都應該面對無常,至少在這一點上應該人人平等;
唯一需要臻至無盡安穩的,只有內在層面的常樂我淨。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