哞拉圖

哞?!

我得了沒事幹就會死的病

發布於

嗯?當個發神經也罷,當個記錄也罷,以下是紀錄從2021年4月24日晚間11點10分,又是一次疑心病發作,已無處可躲的我,我電腦執行動作。因為我得了我得了沒事幹就會死的病.

稍早

2021/4/24 PM 11:46翻譯完成

中間這句我毫不猶豫翻譯成這樣了.


腦袋打結,不知道為何想到Chicago歌舞劇,We Both reach the Gun!

感覺外國文化甚麼情緒都可以藉由歌舞足蹈釋放出來,比如這段只是在講一位貪心的已婚婦女,妄想吊上一個星探大走捷徑,哪知那星探也唬攏她,還已婚帶幾個孩子,氣的它們當場打鬥同時摸到那把槍,那婦女氣的當場連轟三槍。這樣也能唱?

於是想到2018年曾參與舞台效果這新樂府,帝女花,做個中西考察,其實之前在中西戲劇藝術文化與美學內涵差異有提過東西方舞蹈上的差異,深感,文化差異啊!!!

最後bala…bala…bala翻了這首Caravan Palace的Lone Digger 孤寂獵手.

現已是2021/4/25 凌晨2點半,我做了啥?
算了與其心情不好沒事幹,我得了沒事幹就會死的病

原文連結甘特罩 | Guenter Chao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