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奔

讀書,寫作,暇思

油饼蘸蒜

今天早上,老人做的千层油饼。

为了让小孩多吃点儿早饭,老人总是花样翻新,包括自己炸油条等等。而这个千层油饼,勾起了我小时候的回忆,那时常吃的各种中式早餐。



油饼蘸蒜,在我的山东老家,是一种常吃的早饭。当然一般家里人不会自己去做,因为有好多卖油饼的小铺。记得在我家乡小镇的铁路旁边,就有一家非常火的,卖油饼的小铺。爸妈总是从那里买来油饼,然后自己砸蒜泥,用酱油和醋拌一拌,用油饼蘸着蒜泥吃。

山东人都爱吃蒜。千层油饼的口感,加上蒜泥的开胃,是我很喜欢吃的一种早饭。有洁癖的人会说了,那满嘴是蒜味怎么办?首先,山东人对蒜味儿的接受和容忍程度,会高一些。另外,如果想去除蒜味的话,一个是刷牙,另外一个是吃一些坚果,比如花生等,就能比较有效地去除蒜味。



另外一种常吃的早饭就是经典的中国早餐了:豆浆油条,可以加个茶鸡蛋。

但是, 现在北京市面上看到的油条,大多数都是单根的广式油条。我小时候吃的油条,很多是双根的,中间可以用麻绳串起来的那种。炸油条的小摊上,常挂着一串串的油条。

我在网上搜了半天,也找不到一个图片,就是我小时候吃的,麻绳穿起来的那种油条。有信息的朋友,私信我啊。

小时候上学早,有时候天才蒙蒙亮,就得出发上学。所以,我经常是拿了零花钱,到宿舍大院里某家炸油条的人家,买了热腾腾的,刚炸出来的油条,用麻绳穿起来,然后在上学路上,一边走一边吃油条。

我还经常走铁道去学校,练就了一边走铁道的单轨,一边吃油条,速度还挺快的本领。

油条豆浆真中国人最经典的早餐,也是许多生活在海外华人,常常魂牵梦绕的早餐。

老婆的一个同学,在加拿大定居了,有一次回国,大概是2012或2013年吧,早饭就是想吃油条。我们当时还住在马甸附近,大早上找了半天炸油条的店,那时还真不好找,不知为什么,卖油条的不多。现在倒是挺多卖油条的店,包括南城香等等,都炸得很好吃。



小时候常吃的早饭,还有疙瘩汤。现在我们写字楼食堂底下,也有非常好的疙瘩汤,真是经典北方吃法。

我喜欢吃那种疙瘩比较大的,有嚼头的疙瘩汤。早上起来,记得老爸就会去做疙瘩汤,但是他经常会把剩菜当卤,当时我很排斥,小时候不愿意吃剩饭剩菜。

后来大了,自己独立生活了,也就什么都吃了。在英国留学时,我自己做饭,方法就是一顿做出来挺大量的菜,然后放在冰箱里,吃时微波炉热一热,配上米饭或烤面包片,能够吃三天。

吃剩菜,成了家常便饭。所以,正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



另外一种非常好吃的早餐,就是裹鸡蛋炸馒头片。

我不愿意吃那种干炸的馒头片。鸡蛋糊里放点酱油,馒头片在鸡蛋糊里转一下,裹上一层鸡蛋糊,炸出来,外表是煎鸡蛋,里边是馒头片,这种炸馒头片是我非常爱吃的。

上高中的时候住校,吃得不好。那时尤其馋各种煎鸡蛋,这种裹鸡蛋炸馒头片,更是可望而不可及的美食了。

我们的宿舍,正好挨着年轻教师的宿舍,早上起来,听到年轻教师那边,小两口们做饭,搅鸡蛋,热锅上油,然后,鸡蛋倒进去,嗞啦一声响,我们那个馋啊!


谷奔

2021年4月28日

您的阅读、赞赏、评论、或分享,都是对我最大的支持!感恩有你。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