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乙己

心随境转,不由自主,为人可怜

捍卫马克思4:给所有曲解马克思的人(马克思哲学、经济学通俗讲义3)

發布於

六、价值量纲对劳动进行测量是资本主义最普遍的现象之一!

马克思的所有理论都是历史、现实的,不需要任何先验的假设。例如,价值量纲对劳动进行测量,是资本主义最普遍的现象之一,并不是一个抽象理论!

劳动力商品范畴,是价值量纲,即价值范畴其中一个最重要的方面,对劳动范畴进行测量的历史运动中形成的。价值范畴的量纲是货币量纲的成立,在历史中对应着劳动力商品范畴的出现,对应着用货币购买别人劳动从而占有别人的劳动成果的现象成为普遍。这种现象只有在资本主义才真正普遍存在,这种现象到今天依然普遍存在,马克思对这种现象的分析依然有效。

在资本主义历史时期,用价值量纲对劳动进行测量,不是一个抽象的理论前提,而是一个现实的普遍现象,当每个人出卖自己的劳动换取工资来养活自己时,这种现象就在不断重复着。这种测量是很具体的,当你的工资确定、增长或减少时,也就对应着一次新的测量,而测量的程序,是和这现象发生的具体条件相关,例如在美国和古巴,可能这程序就有着很大的不同。但有一点是相同的,所有在资本主义历史时期表现为劳动力商品形式的对劳动进行的价值测量,最后的结果都有一个同一的量纲,也就是货币量纲,价值量纲的一个具体的历史形态。任何人,无论其工资是美元、欧元还是卢布,都在同一的货币量纲中,就像米、厘米、毫米都在同一的长度量纲中一样。而价值量纲同一地表现为货币量纲的具体历史形态,并不是先验、永远的,而是对应着资本主义社会货币范畴的历史发展。

“为什么价值量纲测量的结果一定是货币量纲?”这类问题不是一个理论问题,而是一个具体的现实现象。不能把测量当成一个抽象的理论,测量是现实、具体的。在现实中,只要出卖劳动力换出来的是钱或钱的等价物的现象不被普遍改变,那么价值量纲测量的结果一定是货币量纲。“价值量纲测量的结果一定是货币量纲”不是一个抽象的理论结论,而是来自出卖劳动力后拿工资这种普遍的现实现象,一旦这种现象改变了,“价值量纲测量的结果一定是货币量纲”就不成立了。但是,在资本主义社会中,至少到目前为止,这种现象还是普遍地存在,即使不拿工资拿股份,结论也没有任何的改变。

如果觉得价值量纲对劳动进行测量违反所谓的逻辑常识,并以此来反对资本主义,这种反对是没实质意义的。关于武器的批判与批判的武器的关系,马克思早就说清楚了。资本主义之所以一定要灭亡,不是因为资本主义违反了任何天条、逻辑或道德,而是“价值量纲对劳动进行测量”之类的普遍现象最终会发育出让资本主义灭亡的历史范畴所对应的具体现实关系,这种历史范畴所对应的具体现实关系的发展最终使得资本主义的社会结构不能再容纳它的存在,但在资本主义最后的可能性被耗尽之前,资本主义是不会灭亡的。资本主义不会因为口号而灭亡,资本主义灭亡的因素都是自己所酝酿的,杀死资本主义的只能是资本主义自己!

七、价值、交换价值、价格

所有曲解马克思的人,无论是打着左派和是右派的牌子,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把马克思的理论看成像西方经济学那样的从概念到概念的文字游戏。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本质上是资本主义历史条件下唯物史观的现实理论展开,劳动价值论就是唯物史观在资本主义历史条件下的特殊形式。离开唯物史观,是没有劳动价值论的,也无法理解劳动价值论!

价值,本质上就是资本主义交换关系的历史运动,价值不是一个抽象的概念,一些只会背书的人,按照那种斯大林式的所谓马克思主义经济理论教科书,把价值当成用凝结在商品中的抽象劳动之类抽象定义所对应的抽象概念,却完全不理解这理论抽象后面真实、总体的资本主义交换关系的历史运动。

价值运动对应着资本主义交换关系中商品交换的可交换性以及交换比例关系的运动,任何一个商品的交换过程,必然体现出这两个方面,这两方面不是一个理论的抽象,而是一个现实的价值运动过程。前者,形成商品交换中不同单位基础上的同一价值量纲范畴,后者形成交换价值范畴。注意,商品的可交换性不是一个先验的前提,而是一个历史运动的过程,这种可交换性和交换比例关系的形成过程就是价值范畴的形成过程。价值,本质上是商品这个可交换性和交换比例关系的理论抽象。不是因为有了价值商品才能交换,而是因为历史的运动过程中形成了商品的可交换性和交换比例关系,从而形成价值范畴!

交换价值同样不是一个先验的概念,交换价值的历史运动最终形成货币范畴,而价格是交换价值的货币化表现。这个历史发展的现实途径,在理论上表现为商品范畴到价值范畴到交换价值范畴到货币范畴到价格范畴的逻辑运动。对马克思有一种普遍的误解,就是把价值范畴当成一个先验的前提,却不知道价值范畴是商品范畴历史运动的结果,而商品范畴又是经济范畴历史运动的结果,经济范畴是劳动范畴运动历史的结果,没有人类的劳动,根本就没有经济的存在。

马克思的理论深刻地剖析了从劳动范畴开始的历史运动,而这种历史运动都是在人类社会发展的总体过程中的,离开了这一切,谈论马克思是完全的无的放失。那种把蒲鲁东的“劳动时间决定价值”之类的观点强加到马克思身上的人,都不过重复这惯常的先歪曲马克思再来反马克思的思路。

转自─缠中说禅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捍卫马克思4:给所有曲解马克思的人(马克思哲学、经济学通俗讲义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