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Y_HSU

不定期跟新時尚觀點與讀書心得:) 目前是大學生,因為想申請商業時尚碩士,踏入時尚產業研究,希望能將自己的研究成果與有興趣的人分享。歡迎大家多與我交流!

快時尚的背後-孟加拉血汗勞工

發布於
本篇介紹孟加拉紡織產業,說明為何民眾可以用低價購買快時尚衣物,同時分析為何孟加拉勞工近況遲遲無法獲得改善。

2013拉納廣場大樓倒塌,造成1,127人死亡,傷亡人數遠遠超越1995年韓國三豐百貨倒塌事故,成為全球建物倒塌罹難人數最多的災難事件,讓原本不大受國際關注的孟加拉瞬間躍上國際舞台,也就此揭開民眾討伐孟加拉血汗工廠的序幕。孟加拉是第二大紡織出口國,出口為國家帶來龐大外匯,卻沒有為孟加拉勞工帶來幸福的生活。孟加拉勞工必須待在極其惡劣的環境工作,並忍受長工時和低薪,只為求得溫飽。過去,我們能關注用低價從許多快時尚品牌購得時髦衣服,而低價背後所隱藏的人權議題,也隨之浮出水面。

為何使用孟加拉勞工

消費者

•便宜有型衣服

很多人誤將跟隨時尚潮流當作時尚,潮流總是不斷更改、創造,人們為了要能跟上時代,穿上他人認為「有型」的衣服,即使先前的衣服尚未壞損,他們也想不斷購買新衣服。不斷的購買,就意味著持續的支出,雖然單次消費金額可能不大,但累計下來對多數人而言是不小的負擔,因此消費者便希望衣服價格低,這樣他們才能負擔起他們追求的「時尚」。

勞工

•低廉的時薪

孟加拉的基本工資可以說是全亞洲最低的,儘管2019年年初經歷一次調漲,從約月薪2,000元新台幣漲至約3,000元新台幣,這個數字仍比生活水平更低的國家-柬埔寨還要來得低(月薪約5,000新台幣)。

•吃苦耐勞

許多外商對孟加拉勞工的普遍評價是:很願意加班也不太會抱怨,在許多介紹孟加拉紡織工廠的影片,我們可以看到孟加拉勞工徒手接觸化學藥劑也不以為意的模樣。孟加拉有1.5億人口,龐大的人口紅利也增加競爭壓力,勞工害怕因抱怨,他們深懼會因抱怨而被開除,因為工廠不怕開除他們,工廠很容易就能找到替代他們的人。

•普遍教育水準低落

孟加拉勞動者普遍受教育程度不高,且全國將近一半的人口是文盲,這些勞動者除了做勞動密集的產業,就很難找到其他工作了,因此願意投入紡織產業中。

政府

•賺取外匯

孟加拉有90%的GDP來自成衣業,加上國家有一半的人都生活在貧困線以下,經濟體質十分脆弱,若是失去紡織收入來源,國家經濟會遭重創。2020年四月,新冠疫情爆發後兩個多月,孟加拉紡織工廠就被取消37億美元訂單,而孟加拉在疫情爆發前的2019年,GDP為3026億美元,這使許多勞工生活頓時陷入困境,更別提及許多未砍單的大廠要求代工廠共體時艱,讓代工廠必須打七折售出,藉此我們可以預想少了紡織收入的孟加拉會面臨多悲慘的困境。

品牌

•降低成本

為了滿足消費者需求並提高銷售毛利率,許多國際大牌紛紛湧入孟加拉尋求低價勞力,甚至過去曾發生快時尚大牌為了再降低對當地勞工進行剝削的新聞,可見品牌多麽重視降低製造成本。

孟加拉勞工的血汗

惡劣環境

孟加拉勞工在工作時,雇主幾乎不會給予他們保護措施,勞工因此面臨高職業風險。如落發生立即性重大傷害,如:手腳殘廢,勞工常因不了解自救管道,而無法控訴業主並獲得應有的賠償,這也助長故者不願多花錢購買保護裝置的風氣。就算沒有立即性的危險,長時間處於惡劣的環境下,也造成勞工身體逐漸衰落,勞工平均壽命低於50歲,例如:長期暴露於化學物質中而患皮膚病或長期吸入棉絮而患肺病。

物價水平

隨著外資湧入,孟加拉物價指數不斷上漲,薪資上漲速度卻遠遠不及物價飆升速度,因此孟加拉勞工單靠月薪生活是非常辛苦的,他們願意加班,並不是喜歡加班而是被迫接受加班,這樣他們才能賺取足夠的錢維持生計。

為何遲遲無法獲得改善

品牌態度

雖然許多品牌已表態要求工廠改善環境並簽署⟪ 防火及建築安全協議⟫,確保孟加拉工人在安全的環境下工作,但改善環境需要承擔的設備費用,卻不是由這些品牌支出,品牌在一面高唱支持環境改善的同時,也一面壓榨工廠,要求其的成本,而不能真正解決人權問題。

安全設備費用

安全設備費用由當地工廠承擔,且一個廠區的改善費用常常高達數百萬美元,使得工廠老闆就算有心改善也無力改善。

勞工談判籌碼

勞工除了勞力密集工作,就很難從事其他工作,因為勞工普遍為受到良好教育,但品牌除了雇用孟加拉勞工,他們還有其他國家低廉勞力可做選擇,例如:越南、柬埔寨,甚至勞力更低廉的非洲,因此勞資雙方在溝通上勞工很容易處於弱勢。

政府兩難

政府雖然想改善環境,但卻缺乏資源,面對許多品牌紛紛喊話孟加拉政府:「品牌將永久撤出孟加拉直到政府有效改善勞工環境」的壓力下,政府卻沒有足夠的資金支援,甚至因為品牌的撤出使原本就拮据的孟加拉政府更無金可施,使得當地工廠狀況難以獲得資源改善。

要如何才能扭轉局面

打擊消費主義

 消費主義興起,導致人們常常過度消費,購買許多不必要的東西。但為了要因應消費主義帶來的龐大需求,賣方必須要找到低廉的管道,大量生產產品,正是這個原因導致孟加拉勞工在成衣產業鍊被剝削並要求長工時以確保足夠生產量。許多工廠甚至要求勞工工作時禁止喝水以免想設廁所縮短工作時間而無法如期交貨。

消費者了解成衣製成

2018年 Fashion Revolution 運動,在社群上展開,該運動以 hashtag #WhoMadeMyCloth 為號召,呼籲民眾能一同審視品牌生產鏈,不要支持和購買涉及人權議題的品牌。另外,近年區塊鏈技術的發展也能幫忙消費者了解他們所購買的衣服是如何制成,讓品牌製作流程更佳公開、透明,也以此警惕品牌不要涉及血汗勞工問題。

從消費者消費習慣和人權觀念的建立及改善才能徹底解決勞工問題,否則就算孟加拉血汗工廠問題解決,品牌仍會往工資更低廉且未被關注的地方尋求勞力,換地方進行相同的剝削,打出第二版「孟加拉勞工」。常有人說:「孟加拉解決了還有非洲呢!」,當孟加拉勞工減短工時並獲得合理工資時,品牌便會已不堪負荷為由,將工廠移至非洲,而屆時可能產生新的剝削,而這也是我們所不樂見的。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