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衲

火力強大的奶媽,隨性寫點黑色幽默。 但多有反政府言論。 這裡噴出的毒奶都可以隨意轉載。 毒奶噴出率大約就是不定期不定時不定量,一切隨大宇宙意志流動。

《我只想靜靜看你裝逼》 第四話 備戰襄雞城

《我只想靜靜看你裝逼》

   作者:佚名


 楊忋知再次回到了冥界。只不過時間上有點提早,因為他接到了一通電話。打視訊電話來的當然是很久沒戲的王女。從時間上來算,王女沒登場大約是一天多一點,這對她來說,確實已經非常久了。因為一日不見,如隔三秋。那一天多自然就是四年了,所以王女覺得自己的耐性已經到了極限,給了屬下足夠長的時間做準備,是到了可以收割,喔,是到了可以聽取報告的時候了。楊忋知也很清楚自己姑姑的性子,急功近利硬頸只收讚。這怨不得其他人,一切都是血統問題。根據謠傳這個姑姑乃是原住民、新移民、華夏閩客、東洋和西洋的混血,性格當然集聚各家所長,和所短。至於這血是怎麼混出來的,這黑科技楊忋知現在都還不知道。他只知道這份技術論文被列為國家機密保存在MI六裡面。

Mystery Intelligence 6th--第六神秘情報局。

為什麼會牽扯到這麼深度的國家機密,就又要說回王爸爸一家了。

這是真的有歷~史滴。

相信大家對王爸爸並不陌生,尤其是他充滿「生產力」這件事。只是他有一個致命性的缺憾--生不出女兒。他足足生了一百零八個孩子,每個都是男孩,在民生凋蔽的農作時代,這無疑是令人稱羨的事情,所以他才有本事嫁兒子換資源。最出名的那次就是應法八家聯姻。八個商會一同迎娶王爸爸的八個兒子回家,當晚龍鳳喜燭的燭光輝映,將圓明園洲際旅館點得燈火通明,亮如白晝,爽得王爸爸豪(壕)性大發,嫁妝是加碼再加碼地送,全真食品的員工都當場喜極而泣,哭了近三天三夜。當然這也注定了那次全真食品的破產命運。

在那之前的大型喜事是王香將、王傲穈兩個孩子嫁出去時,陣仗雖然小了點,大家鬱悶得又抽了起菸,然後哭了三天三夜,所以在王康嫁三次成楊康的那次,大家都已經麻痺了,嫁了就嫁了唄,不想回家省親就別回來了啊。我們王家別的沒有,就是兒子多。但王爸爸還是心有不捨,只留了一句,總還是一家人,什麼時候想回來就回來吧。

不過也就這麼一句而已。說完他又回去忙著加強「生產力」了,他還要為生女兒努力。所以員工們都戲稱王爸爸和王爸爸的兒子們是「女兒的腎鬥士」。

因為王爸爸和王爸爸的兒子們始終沒有成功,燃燒了一對腎,女兒還是連個影子都沒有。所以王爸爸立下家訓,但凡生出女兒者,就可繼承全真食品全財產,所有王家人都要奉女兒為主,加強大家的生產意願。可以,這很符合「女兒的腎鬥士」。

結果最後,還是王爸爸本人拔得頭籌,靠著不知哪來的生產秘技,跟孫媽媽混血出了一個王女。王女出生的時候可以說是驚天地,泣鬼神,天地異象不斷,光是史書可以印證的就有地龍翻騰,長河淘天,日月同現,天飄血雨,地湧藍泉,鯤鵬回首,祥雲凝聚,甚而還有大鵬金翅鳥降臨。最令人印象深刻當數雉雞化鳳凰,哮天上蒼茫,這有如史詩般波瀾壯闊的雞犬升天的一幕,傳唱後世,萬古不休。舉國人民都尊稱她為天(命)氣(運)之(女)子

所以孫婆婆當然會王爸爸大吵一架。

因為那個黑科技當然是透過孫婆婆這個一擲千金的家主獲得的技術而當初的交換條件,當然不是說什麼這個混血出來的女兒必須討伐海界、冥界、天界成為三界共主這麼扯的內容。而是她必須成為第六神秘情報局的儲備幹部,坐鎮指揮部秘銀,領導臂之奴僕對抗恐怖份子。

可是人不能身兼二職,故全真食品就得跟第六神秘情報局搶繼承人,所以王爸爸和孫婆婆吵架就是小型家庭代理戰爭。不過最終獲勝的自然是第六神秘情報局的代理孫婆婆。畢竟嘴上功夫再強,難道拚得過洋槍洋炮嗎?

可能可以。但是能拚得過錢包嗎?

歷史告訴我們從來沒人贏得過錢包,洋槍洋炮不行,嘴上功夫不行,王爸爸當然也不行。

可是王女還是繼承全真食品了。

因為第六神秘情報局在王女三歲的時候放棄了。理由就是封在他們國家機密檔案大樓的文件的其中一頁,也是楊忋知正在享受的那一頁--性格。三歲定八十,這句話絕對沒有半點錯誤。事實也證明第六神秘情報局的決定半點問題沒有。所以最後就苦了王女的一眾兄弟和姪子楊忋知等人以及全真食品(現為穀苜食)。

他們究竟有多苦呢?只能用一句話概之。「妹妹(姑姑)的肝鬥士」。用更經典的話來表示,就是這樣的過程:「不行,我們真的不行了,腎都燒壞了啊。」「別說傻話了,你們腎燒完了,不是還有肝嗎?肝操爆了,不是還有一條命嗎?」

非常「妹妹(姑姑)的肝鬥士」。

所以說,當王女說一天多的時間感覺像四年那麼多的時候,其實是很溫和的說詞。她這個黑科技的產物,其實跟電信公司一樣,熱愛以秒計費。

這點楊忋知當然也知道,所以他接到任務的同時,就知道自己必須要來「陰」的,不然一定趕不上王女的期程。只是敗在了皋政勉和鞠邶侯身上而已。

所以他在接到視訊電話的時候臉色是青綠的。

尤其是電話那頭的王女,聲音是抑揚頓挫兼備、七情上面,對他曉以大義的時候,他的臉色就轉成鐵青色的,用比較現代一點的說法就是,他的臉色具有深厚的黨派色彩。

理由無他。王女正常說話的時候是冰冷無私、鐵面無情的。因為他是黑科技的產物,正面傾向的人性和共感情商可說是半點不存,只有理性算計目的性和功能性而已。

她之所以刻意讓自己用豐富的情感說話,是因為她正在讀稿子。一份她精心草擬濃縮厚黑學和帝王學等核心精華萃取,富有控制人心思想的講稿。而要打動人心,就需要用點感情,哪怕只是演的。

楊忋知知道王女就是在演。演她自己不急不生氣,只是關心而已。哪怕稿子內容充滿提示他要自立自強,全力以赴,當用雷霆之速,全萬世之功的字眼,她還是能說得像:不過這一切都是修辭喔,小女子一丁半點都不趕呢,小姪子安心慢慢做就好,啾咪。

這風格很突兀,整個世界都知道,就唸稿子的人不知道而已。而這整個公司的人都必須要讓唸稿子的繼續不知道,所以他們只能更努力裝作自己不知道。要說誰能拿到影帝大滿貫獎,那肯定就是穀苜食的全體員工和王家血統者了,演技深刻直入骨髓,一輩子都是老戲精。

所以當王女說完,不要緊,慢慢來,十六年後我們爵青股東大會再見的時候,楊忋知就直接精確轉譯成五天又八小時後早上開會我要知道結果。

你說他還能有什麼選擇?當然是馬上來「陰」的。所以他在以龍行虎步,大馬金刀的姿態踏進襄雞城,狠秀一波高大上形象之前,就倉皇狼狽地上了優步,直奔天雷天羅兩市邊界旅館而去,開了房間以後二話不說關房就睡。

因為冥界跨區移動漫遊費相當驚人,所以他得先回到原服務區。

回了服務區他馬上就開了一天只能使用一次的特殊裝備,爐石,立刻回到傳送點,也就是他的辦公室。要用最快速度要解決本日案件。他直接交代秘書,系統化形功率全開,然後把同樣型態的一起丟進辦公室,他要批量審理,不逐一審查了。

這過程是這樣的。

第一批進來的都是群鳥。

「該不會是當官的吧?」

「是。」

「呸,淨會出張嘴就唱,知道哪兩條路可以選嗎?」他伸出兩根手指。

「知道。」

「哪條?」

「二。」

然後楊忋知留下中指一比,商畝鎂奶奶兩眼放光。

第二批進來的都是龜。

「公務員吧。」

「是。」

「都正職的吧。」

「是。」

「傳公文的吧。」

「是。」

「操,蝸牛都比你們快,不廢話了。」楊忋知中指又一劃,商畝鎂奶奶兩眼放光。

第三批進來的是變色龍。

「都是主播、記者、部落客、電台主持和學者吧。」

「是。」

「御用的沒錯吧。」

「是。」

「你們這都變得什麼顏色。」

「鑢……」

「停,別說了。那不是疑問句,是感嘆句。」

因為人數多了點,故楊忋知伸出兩手中指,商畝鎂奶奶還是兩眼放光。

第四批只有一個,這形象讓楊忋知充滿猶豫。

「這,你什麼職業?」

「發電的。」

楊忋知整個懵了。

搞電的大概就兩種,第一種是貓,在上位的那種;第二種是八臂哪吒,調電的那種。眼前的這個是第三種,連動物都不是的形象他真的第一次見到。

一個AED(自動體外心臟電擊去顫器)。

這什麼哏?

楊忋知才想伸出手指摸摸,商畝鎂奶奶登時兩眼放光。

「等等,且慢,還沒。」楊忋知連忙阻止。今天公式化作業太多有點慣性了。

「能不能介紹你這電是怎麼發的?」

「根據化學公式原理,當鑀和……」

「不必,我懂了。」楊忋知大手一張,馬上喝停。

他為了明確表示自己不是理工化學弱者,馬上補充,「就是那個不用核火風水光熱,純天然無污染善儲存能過環評不害子孫的那種對吧。」

AED擺出了『AED不可能擺出的你很懂嘛』的表情說,「對對對,處長你研究得很透徹啊。」

「略懂略懂。」

然後和楊忋知心意相通的商畝鎂奶奶直接兩眼放光。

妄想用鑀和砩產生不存在的化學作用的沒腦子的傻子,最後只能點滿滿的「天然」氣補缺口,難怪會是心肺復甦器啊,太需要人家拯救他的心和肺了。

解決了這最後一個獨立的案號,楊忋知身心靈一陣清爽。這表示他收穫滿滿的冥界價值,可以用「陰」的方式,去處理陽間的事情了。

他這次沒有打開兼職軟體,因為他所需的物品不是在乘客身上,是在住持身上。所以他徑直回家(電梯)開車,來到了桃花園林裡的桃園禪寺。冥界的鬼都知道桃園禪寺的住持別的本領沒有,最擅長的就是吃,主修功法是一以貫之的一貫法門,只是因為他本身特色的緣由,鬼子們都會不小心發音成一以慣吃。

「文懺住持,我有一個不情之請。」楊忋知神色恭謹地說。

「施主請說。」

「我想要住持所撰的那本名著。」

「貧僧平生所著極多,不知施主想求哪本?」

楊忋知聽得嘴角一抽,心裡暗罵,老禿驢,你生平學歷不高,提筆有限,就連僧門考試都是找人代考,好意思說自己寫書無數?是幽靈作家無數吧!你自己親手寫的也不過就一本!

還好意思用「貧僧」?別說佛門了,連道家和三靈一體的神教,這三個宗門加在一起都沒你的家財多,你真的好意思用「貧僧」?你就不能用老衲嗎!

楊忋知深吸了一口氣,壓下了滿滿吐槽的心思。冷靜下來之後,當然也意會了文懺住持之所以用「貧僧」自稱,是因為他要人「布施」的意思。

「大師,我需要記載能攻破所有外鬼邪思,讓魔心出現破口法門的那本。」

「唉,施主你來得不巧,那本拙作,現下,現下……唉。」文懺滿臉為難,欲言又止。

現下如何你倒是說啊!楊忋知在世界的中心大喊幹!

但是卻用非常平靜的聲音詢問:「大師有何難處?」

「也不是什麼難處,敢問施主,為何需要此書。」

「實不相瞞,因為我亟需烤雞。」

「處長,你需要考績應該以天下蒼鬼為念,做出實績,方可爭取上司青睞。」文懺口宣佛號後:「用左道旁門之術,實不可取啊。」

取你老木啊!少了陰魂沉穩持重的性質,楊忋知情緒特別容易爆發跳脫,隨時可以出口成髒,一反常態。但這也怪不得他。因為他面對的,就是最擅長旁門左道升遷的住持。從掛單到沙彌到法師到住持,用的全是暗招,故升遷也像搭了直昇機一樣。被捷徑王說不要抄捷徑,這其中諷刺之意,真是孰可忍,孰不可忍!

也要忍……

因為楊忋知有求於他。

「我需要的不是那個考績,那個考績本官很優秀,就算不夠優秀,本官也還有滿盆滿缽的冥界價值可以換考績。」楊忋知幾乎是要渾身發抖地說。

「那施主所需的是何種考績?」

「不是何種考績,就是烤雞,佳節團圓時廚房常見的火烤美味。」

「啊,施主所求是那個烤雞喔。」

「正是。」

「這……此處終歸是佛寺,給施主烤雞實在……不合適。」

文懺所說確實有理,不論如何,到佛寺求烤雞實在太跳脫,到佛寺求考績反倒容易理解多了。然而楊忋知的選擇倒是毫無問題,因為文懺住持出家之前,確實是烤雞界一等一的高手,烤出來的雞,可以破人心防,誘使佛門高僧跳出牆外,趕來偷吃雞。

「住持不用親自出手,只需借我那本書一觀其中手法就好。」楊忋知真的很需要烤雞。

原因無他,要進襄雞城買雞,首先必須證明你會料理雞。襄雞城的老闆從不把自己的心血販售給不懂的人,他認為那是暴殄天物。

而楊忋知的廚藝不過一般,最理想是委請畢仕麟出手,那就十拿九穩,可惜畢仕麟要在漁市穩住皋政勉,不然讓皋政勉毫無節制剛正面,可能連鯧魚都拿不到……

所以他只能靠雕蟲小技來博取青睞。

「如果只是想一觀,那貧僧倒也不是如何為難,只是現下……」

「現下如何?」

「這本書嘛……」

「書怎麼了?」

「在敏感時期,真的不方便。」

「是什麼敏感時期這麼不方便?」

「實話說了吧,其實是本寺正逢禮遇三寶的大節日,禮佛淨法愛僧期間,大小經書都在藏經閣,不外借、不得閱。焚香淨化七七四十九天後,才開放閱覽啊。」

「敢問現在是第幾天?」

「這……」文懺住持遲遲不說。

「住持請講。」

「第一天。」

「敢問這節慶舉辦是……」

「第一次。」

楊忋知幾乎就要翻臉拍桌,再傻都知道是這老禿驢要坑他。

「可有例外?」楊忋知耐著性子,弦外之音是問他價碼幾何。

「沒有例外。」

「請住持再想想,戒律之中可有解方?」楊忋知亮出了生死簿筆記型電腦,一方面是展露權威,另一方面這也是交易冥界價值的官方管道--掃碼雲端交易。

「真沒有。」文懺住持視若未睹,嚴詞拒絕。

「住持莫要逼我!」楊忋知已經忍到極限。

「貧僧真不是故意為難施主。實在是……」

大家都知道,正確的詞是:實在是還想抬抬價碼。只是大家都不說。

有人抬價,就有人壓價。楊忋知現在就很想壓價,而且是狠狠地壓價那種。

所以他當場暴起,點開程式,召喚出遠在辦公室裡的商畝鎂奶奶--小白頭鵰。

接著馬上輸入密碼解鎖。一瞬間電腦畫面直接呈現斜向丁字三分割,然後出現三份貼圖:

小白雕的是球型靈貼圖。

楊忋知的是大鐵劍貼圖。

系統畫面是請儲值貼圖。

附身合體!

神鵰大俠超靈體!

你想漫天開價是吧?老子用我奶奶的名譽發誓,一定打得你落地還錢!

神鵰合體之後,楊忋知背生六翅,聖光燦然,手捧生死簿筆記型電腦,劍指直指文懺,處長威嚴盡顯。此時的他能施展所有法術(需扣冥界價值)作戰,是為超靈體狀態。

冥界法術是採用某東洋遊戲系統法術為藍本發展,為求方便記憶書寫,冥界通用法術翻譯如下。礙於成本考量,所請譯者品質不會太高,若有突兀譯文實乃難免,請自行補漏更正。若有改版追加資料片,請靜待後續追補。

ファイア/ファイラ/ファイガ。

Fire/ Fire 16/Fire 16 C/D。

鬼火/鬼火16/鬼火16改。

プロテク/リフレク/サモン。

Protect/Reflect/Summon

切割/甩鍋/叫魍軍

這次楊忋知一出手就放出了魍軍。

其實這招本來可以放出魑魅魍魎,只是礙於冥界價值消耗問題,楊忋知捨不得練全套,所以都只單練魍魎的半身,故稱魍軍。

魍軍一出妖水氾濫,鬼哭狼嗥,聲勢駭人。文懺不驚不懼,雙手合什低宣佛號,自身法相顯露,一身甲冑,手持琵琶,貴氣自顯,赫然是東方持國天王。

楊忋知彷彿早已知道文懺法相厲害,不讓叫出的魍軍直接撲上,只是圍繞一旁,僅使妖說邪唱,只作干擾之用。

然而對著大佛舞小鬼,其結果不言可喻。文懺住持怒眼一睜,佛光四射,頓時眾魍軍聲勢受挫,一時噤聲。這時楊忋知手印翻飛變化,指揮眾魍軍改換陣勢,群起疊加如蓋樓築牆,凝化妖力,變淫圖幻思,種種不堪入目圖像與圖解充塞天地;饒是文懺定性驚人,也不禁受圖文影響,一時佛心動搖。

圖貌不住變幻,不住勾動文懺心中貪嗔癡三昧,肝火上昇,天王法相頓成紅眼修羅,手上阮琴狂奏,法力音波共鳴,震碎虛空圖文,一舉滅去魍軍。同時餘勢未盡,音波化龍,直取楊忋知而去。

楊忋知忍不住一聲大笑。

他終於等到文懺還手了。其實身為處長,他的攻擊法術是受到很大限制的。在一般情況下,是很難主動出手攻擊一般鬼民,畢竟規則上不允許,除非是遇上現行犯。

所以他慣例都是魍軍先出手,只做騷擾不准撲咬。直到對方出手,他才會正式還手。此時,面對聲波化龍攻擊,原本筆記型電腦畫面上呈現灰黑色的攻擊法術已經全部點亮,隨時可以使用。

楊忋知笑歸笑,防守的反應也是一點也沒落下,信手揮灑,一道切割術馬上豎立身前。這切割術對應上的正確譯文應該是護盾,效果是防禦,然而譯作切割卻是一點也不能算是翻譯的鍋。因為切割的防守方式,還真是切割。就看一個動態光幕如提刀上揮,直直劃開天際,所有攻擊都被這一刀給割斷中止。刀前刀後,有如兩個世界被從中切開,彼此再無聯繫。

切割術,不愧為冥界當今第一防守要義。

「處長果然深諳切割之道。」文懺大喝一聲,又出聲提示,「再接我此刀!」

這儼然是要和楊忋知比比誰的刀更利。文懺舉掌砍下,修羅怒相也抽出配刀配合劈落,刀勢有如翻江破浪而來;楊忋知不做避讓,靈力催動,生死簿筆記型電腦轉化成錶型,數個已經解鎖的法術從錶的螢幕投影出來,靜候選擇。

楊忋知也不猶豫,徑直選取了威力最大的一招。他只想速戰速決,不想再拖。因為他的心很痛。今天批量審案賺來的冥界價值都快虧空了。

就在他點選法術以後,十六道鬼火於他身前點燃迴旋纏繞,凝成球體,接著一頭紫火鳳凰從中撲出,展翼高飛。正是鬼火十六!

鬼火十六不愧為當今首席戰雞,嗯,戰鳳,真可謂當者披靡,百兵折毀。一個照面就將文懺的修羅刀熔斷,並破其修羅法身,燒得文懺全身灼傷,滿地打滾。

對此,楊忋知非常不滿。因為他放的技能是鬼火十六改。或者正確一點地說,他放的技能消耗的冥界價值是鬼火十六改的程度,但威力卻只有鬼火十六水準。

這點與他合體中,心靈相通的商畝鎂奶奶有很好的解釋。

因為楊忋知放技能是透過商畝鎂奶奶的陰魂中轉施放,中間會有一些熱轉換消耗是非常合理的。

楊忋知在心中暗算,這熱轉換的功率好像非常高啊!

對此,商畝鎂奶奶也還是有非常好的解釋。

因為這招轉換了兩次。陰魂把冥界價值還給楊忋知,消耗一次,楊忋知選招之後,冥界價值回存,再透過她施放,又消耗一次。所以用貴一點的冥界價值,換次一些的鬼火十六,完全是很合邏輯的。

確實是很合理,很合邏輯,但總覺得哪裡有毛病……

不過楊忋知也沒深究。為了避免不必要的多餘消耗,他立刻解除了超靈狀態,生死簿也變回筆記本樣態。

「大師,書可以借本處長一觀了嗎?」此時的楊忋知官架子直接拉抬至最高。

「可以,當然可以。」

「呈上吧。」

文懺啞然。

「莫不是還要本官親自去取?」楊忋知單眉一挑。

「怎敢勞煩處長。」文懺登時一跪再拜,拜完起身就走,「貧僧去去就來。」

楊忋知冷哼一聲。未多久,他就拿著一本小冊,到了郭湘府邸,跟她共同參閱。


郭湘緩緩合上小冊,深深慨嘆,「真不愧是當世第一破防專書。郭哥哥,你有何感想?」

一旁化名郭勁的楊忋知回道:「確實是名實相符,也不知道文懺是得了什麼大氣運,有幸得寫此書。」

「光是破心一章,要是傳出去,恐怕立刻鬼鬼爭搶,遍地血流成河啊。」

「郭哥哥,你說什麼呢?咱冥界本就處處血河啊。」

「哈哈,湘兒說得對,是我還帶著太多陽間思想,說錯了。」

「不過這三魔口述的書,如果命格不夠,確實也無力寫成著述。」楊忋知(郭勁)繼續感慨:「也虧了這文懺住持生前是皇室嫡出,有真龍之血,卻吃成三高早夭,落入冥界,趕上三魔說法,不然這本書也沒有機會面世了。」

說起此書那可又真是有歷-史滴。

在前處長用納須彌於芥子封禁地獄,自成一界時,同時也把冥界三巨頭一視同仁地吸入此界封禁,永世不得再出。

天猛星拉達梵雲斯,天雄星愛亞機師,天貴星克拉克司,這冥界三巨頭的倒數永遠停留在一上,任誰也趕不了它們出冥界。而為了避免這三魔再出亂世,前處長也很佛心地留他們三個一起在崑崙山(冥)內修行;為了讓它們能快速向佛,前處長又很佛心地改變時間流速,山中一年,世已百年;為了讓它們能專心致志地修行,前處長仍然很佛心地只留下了一副麻將給它們,它們每天除了慨嘆三缺一怎麼打以外,還真就只能修行。

這種百無聊賴的日子,三大魔頭當然撐不住,所以才會聚在一起聊天說法閒磕牙,聊出了一本能專門破防的魔頭法門。可是常鬼根本記不住聽不完就被破防給幹掉了,直到有了文懺住持來到,才記錄出了這本『山家拾遺』。崑崙「山」的魔頭「家」門口「撿漏」的魔法,當然只能命名為『山家拾遺』。

裡面講述的是破心、攻情、降智、卸防、移焦、洗腦、帶風向,這七大攻招,還有四大守招,甩鍋、切割、銷記錄,設機密。無一不是鞭辟入裡,直指核心。唯一的缺憾就是不能拿來當翻牆的參考,畢竟這三大魔頭所在的年代距今久遠,沒怎麼學到高科技作戰。

郭湘好生悵然。

本來想著這是破防專書,多少也有些翻牆技巧可以「致敬」一番,唉,只餘慨嘆啊。

而楊忋知的黯然又可以再打一套銷魂掌了。

這一個吃貨寫什麼魔法書!也不對,他是三十高齡掛的,還真是個魔法師。不然也不會在冥界化形和尚。

三高害人匪淺啊……這天子血裔要不是藥物副作用,三十早就破身到妻妾成群了。

唉,為什麼一個吃貨寫的這麼農家名稱的『山家拾遺』,裡面連個叫化子雞或醃製香料都沒有。

三大魔頭為什麼沒有想過用食物呢?毒奶粉,重金屬米,萊克多巴胺,哪個不是穿透力驚人!一次滲透就是一條命。再不濟也要有悲酥清風或迷心毒藥啊!

不行,一定要找時間幫冥界三巨頭好好惡補新知識。

楊忋知收起感慨,不再浪費時間,立刻回家(電梯),回陽間去了。


這時,昊逸梅已經談妥了交易,帶著技術移轉文件和技工專員,匆匆回返天都。

只是這裡所謂的匆匆,其實並沒有很匆匆。因為他搭的不是飛機,而是天光號。官股直營的大眾客運。原因當然不是愛用國貨,力挺政府,更深一層的理由相信有上班的人都知道。

不。不是。不是錢。而是因為他有開收據可以打統編。

而且它可以幾乎被稱為地上最速大眾交通工具。因為司機都是從另一間綠色客運公司併購來的。他們開車的時候,腳只有兩種模式,一種是踩油門,另一種是踩油門(輕)。

所以天光號是真的很快。不是很快到,就是很快死。

公司為了鼓勵員工搭乘天光號,特別允許員工來回都搭乘升等成商務艙。如果是紅色豪華座椅客運呢,那只能搭經濟艙,自己貼一半;那如果搭機呢,當然是貨艙。身為堂堂一間國內最大的食品公司,沒幾個能塞員工和走私貨品的艙位那能像話嗎?那不入流的空廚都能把直立細長的香菸塞進去了,我們直立細長的人哪有塞不進去的道理。

所以昊逸梅最後還是選了相對比較快的天光號。貨艙還是免了吧。

在地表最快的棺材,喔,大眾交通工具上,他用打電話分散注意力,再三提醒米都方面,這次派來的技師必須都得是男人,並且是性取向正常的鋼鐵直男,寧折不彎的那種。

原因,相信大家都懂的,肯定不是性別歧視的原因。

只是這次談判過程中有點小小問題。他最想要的技術買不到。不是人家不肯賣,而是自己公司不肯買。而且對方本來想要做技術移轉,但公司堅持有使用權就可以了。最好是那種用了還可以不用付錢,甚至還可以貼錢來的最好。

理由有上過班的人都知道。

所以這次帶回來的技術其實有點太過先進。說得白話一點就是,一切還在實驗中。這讓他非常苦惱。如前所述,能寫出橫取四句的昊逸梅,所有的是絕對的商人思維,商人思維的起點和終點都只有一個字:利。而實驗中在別的業界或許有別的意思,在別人眼中也或許有別的意思,但是在這個業界,在他眼中,實驗中只有一個意思:會賠錢。

實驗等於燒錢。實驗中等於賠錢。因為你不知道東西吃下去實際會出什麼事。不知道會出什麼問題,就表示你沒辦法找好學者,買好合適的學術論文,造出理想的實驗數據,寫好新聞稿,證明那是吃的人本身就有問題。

所以這就表示,這一定會出事的東西將來出事會讓自己很被動。

昊逸梅不喜歡被動。

於是他在車上繼續打電話給鞠邶侯。不管主動或被動,只要能動就都很喜歡的鞠邶侯。

「你的事情來了。」昊逸梅單刀直入。

「嗯嗯,你說。」鞠邶侯簡潔明了。

「幫我找人。」

「啊,要找什麼人。」

「便宜的、沒人理的、最好有病的。」

「喔喔,這我有,什麼原因。」

「預算問題,只能買先進的高端技術。」在技術前的字眼上,昊逸梅特別加重了語氣。

「欸,我懂了。」鞠邶侯也是聰明人,那些敏感字眼是什麼意思,他秒懂。

「符水不好解,你自己注意點。」

「嗬。」一道長長的吐氣音。「我知道了,今天不做了。」

對話中的那麼多語氣詞,其實都不是鞠邶侯的聲音,所以昊逸梅說起了注意事項,就算是八字靈藥,也不可能一錠搞定,更何況鞠邶侯買的是舊版。

超強效錠狀的是下下次改版的事情。那一版就可以確保一錠搞定,只是搞定的是命還是命根就不好說了。

然後他立刻翻身下馬。沒有錯,就是下馬,沒有任何猶豫。又泡了一劑八字靈藥,然後換上泡夜店專用的衣裝出門了。

不做,和不撩,以及不渣,絕對是三碼不同的事。


看了鯧魚萃取數據的畢仕麟臉色並不好看,各項數字都沒有達到要求,要靠這個天然食材做出不傷身更有效的針劑,恐怕連九州製藥都做不到。

但是他旁邊的皋政勉臉色就好看很多,因為他看不懂。

畢仕麟若有深意地看著皋政勉,又拍了拍他的肩頭。

「走吧。」

「走吧。」

他們的交流非常簡單。

「我開車吧。」移動方面,是畢仕麟強項。

「我看動畫。」移動看手機方面,是皋政勉強項。

「到襄雞城,你少說幾句。」

「好,我追番。」摸魚也可以講得很正面才是真的皋政勉。

畢仕麟他們兩人當然是接到了楊忋知簡訊通知往下個地點而去。要是真讓楊忋知在不作弊的情況下,用自己的廚藝去襄雞城,那很可能只有一個結果。

如果讓皋政勉來做總結,他肯定會跟楊忋知說,自信點,把很可能去掉。

所以他只能讓畢仕麟去襄雞城了。其實在不趕時間的情況下,他用一般般的廚藝也不是買不到雞,只是交貨慢了點,品質差了點,價格貴了點而已。因為那是透過雞苗管理平台統一管理分發的雞隻。

可是他趕時間,還得要求品質。

十六年後爵青股東大會等你的那段視訊,他已經傳給戰指室所有人了。所有人都知道情況有多險惡。沒有人會天真到真的把話原原本本地聽進去。尤其是股東大會這種一年一會的,怎麼可能十六年後才為了聽報告而開?

所以他們也跟楊忋知用了同一套換算公式:一日三秋。

五天又八小時後要有成果報告,這絕對可以直接拉三級警報--必須禁假加班。

可是戰指室官方管道最多只能說是一級警示--建議認真工作。

因為王女表面上說的是完全不急。這麼制式化的官方操作,大家都心知肚明。

信官方說法,不是傻了就是死了。


要在襄雞城搶貨,又快又好的貨,就必須要走城主管道。

而襄雞城的城管不但不是吃素,而且很吃烤雞。喔,是,考績。烤雞的考核成績。所以要搶貨的管道就是參加城主每日舉辦的燴戰襄雞城。照排名順序配貨,還送折扣。

當然,他也特別交代畢仕麟,千萬千萬別讓皋政勉說太多話。只要皋政勉開口,燴戰襄雞城也只有一個結果。關於這點,他很自信,直接就把很可能去掉了。

不多久,就換畢仕麟和皋政勉這意氣風發二人組,站到了襄雞城的入口之前,用的姿勢和眼神,和那天的楊忋知是一模一樣。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我只想靜靜看你裝逼》第一話 冰魄營養針

《我只想靜靜看你裝逼》 第二話 天羅地網市

《我只想靜靜看你裝逼》第三話 漁樵耕毒組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