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衲
老衲

火力強大的奶媽,隨性寫點黑色幽默。 但多有反政府言論。 這裡噴出的毒奶都可以隨意轉載。 毒奶噴出率大約就是不定期不定時不定量,一切隨大宇宙意志流動。

《我只想靜靜看你裝逼》第三話 漁樵耕毒組

我只想靜靜看你裝逼

   作者:佚名


一夜無夢也是一夜無眠的鞠邶侯,打完了兩個女人的戰爭,側腰已經隱隱作痛。以他體力而言,原本不會有這種後遺症。畢竟他是職業渣男,夜夜笙歌到天亮算是基本功。只不過這次他遇到的對手太強大,強到他完全受不了。因為童女是從他的專業外面進攻的。

為了讓鞠邶侯少花心一點,童女這次下了重本--下符水。她下的不是普通的符水,而是透過祖傳倚天桃木劍,化開屠龍刀型符,並降神借來靈力下了一道符水,符名鎮腥。這種使用法器的祖傳手法,可以把符力濃度直接提升三倍,是一劑包管可以鎮得你偷不了腥的三倍鎮腥符水。

鞠邶侯真的撐不住,生理上的撐不住。一口喝完三倍濃度的符水,正常人都撐不住。他急需救治靈藥。然而是藥三分毒,他很擔心自己在生理上撐不住更多的毒,所以退而求其次,打算靠食補。說起了食補,他只能想起一個人:昊逸梅。

食品界的第一把交椅。

所以大清晨的,他已經到了門口有個大大T字的實驗室。

昊逸梅掛名顧問的天羅科技檢驗中心的實驗室--Tenlow Technical Testing center.

昊逸梅當然也已經在實驗室。不能免俗地,他也是一六八工時法的愛用者。只不過有那麼一點點不太樣,一六和八兩個主詞不太一樣,實驗室員工工作一六小時,他工作八小時。在實驗室的時候,他是不工作的,他負責叫人工作,因為這是他掛顧問的實驗室。他生活最大的樂趣,就是看實驗室的結果。大部分時間,他只是說完工作計畫,研究方針,定下時間,然後助理就會傳達出去,然後他就輕鬆愜意過日子看專科書等結果而已。

對鞠邶侯的來訪,昊逸梅並不意外,這不是鞠邶侯第一次來了。只是昊逸梅並不喜歡鞠邶侯來。他不喜歡鞠邶侯來的原因和鞠邶侯常來的原因是一樣的。

「我今天不是來泡你助理的。」所以鞠邶侯按門鈴就直接自清了。

「我知道,你是來準備泡她的。」不得不說,昊逸梅的文字功力也很強,他玩文字遊戲的時候,連衛福部的人員都不是他的對手,何況是區區鞠邶侯。

但昊逸梅還是讓他進屋了。

「不,這次真的不是。」鞠邶侯堅定地說,「難道我像那種人嗎?」

「不,你不像。」昊逸梅也堅定地說,「你就是。」

「像」的先決條件就必須是「不是」,昊逸梅沒有留給他操作的空間。

昊逸梅其實並不關心助理有沒有被泡走,他關心的是助理被他泡走很快就要辦交接,工作效率會降低。

「我這次真的不是。」

「不可能。」昊逸梅確實非常瞭解自己的同事。

「我已經泡過了。」鞠邶侯拋出了震撼彈。

「怎麼可能,她才來三天。」

「她畢業於天龍市圊崋大學。」

「我懂你意思了。那你還能來幹嘛?」

「我想要你開發的那款純食物提煉濃縮、天然發酵的補腎養肝精力湯--勥昆菿奣。」

「你要八字靈藥?喔,已經操壞了啊。」因為精力湯的名字很難發音,所以坊間給的暱稱就是八字靈藥,至於是哪八個字,就需要一點想像力。

「沒壞。只是要補補。」

「沒壞怎麼需要補?」

「我喝了鎮腥符水 。」

「這你也敢喝。」昊逸梅當場吸了一口涼氣。「五倍的嗎?」

「三倍,」鞠邶侯直覺回應後,愣了一下,「這還有五倍的嗎!」

「中央研究院國藥部民俗療法組組長昨天剛推出的理論實驗內測品。」

這次換鞠邶侯倒吸了一口涼氣。五倍的符水,只讓他想起了一句歌訣:五行之氣調陰陽,損心傷肺摧肝腸。藏離精失意恍惚,三焦齊逆兮魂魄飛揚。保證一口七傷啊。

「而且這次的內測品會免費提供給各大寺廟申請試用。」

鞠邶侯暗自決定以後只要跟童女見面,就只喝無色透明、現場開瓶的礦泉水。

鞠邶侯愁雲慘淡地說:「我可能不只需要一瓶。」

「員工價七五折。」昊逸梅秉公處理,「要膏狀的還是粉狀的?」

「哪個效果比較快?」

「粉狀的。」

「那我要膏狀的。」鞠邶侯斬釘截鐵地說。

鞠邶侯的選擇法是很明智的。昊逸梅的食品,是不可以亂吃的。尤其是實驗室出品的。理由很簡單,他實驗室出產的食品,都是為企業服務的。這點可以從實驗室門口的標語看出來:為實驗立新,為公司賣命,為加工創絕學,為營收鋪太平。他自稱這是現代版橫取四句。

如果非要濃縮成一句話就是:

IN是要錢。

進門就收費。

而見效越快的,表示收益越好,另一個意思就是--比較有害。

「你等等,我去倉庫看看剩幾包。」

「要停產了?」

「嗯,要改配方了。」

「那我全要了。」鞠邶侯毫不猶豫。

一般而言,改配方的意思就是要換掉不賺錢的高級材料,加入很賺錢的低級材料,但是廣告上只會說新增了什麼更有效濃度更高的化工成分。

鞠邶侯的肝腎已經禁不起更多戕害了。

昊逸梅點點頭,就起身離開。

鞠邶侯百般無聊,就開始在實驗室打轉潛行,做他最擅長的老本行,走後背位看著人家做實驗,俗稱收集情報,或者八卦。很快,他就發現了這個實驗室充滿了各種黑科技,很黑很黑的科技。第一個就讓他嚇出一身冷汗。

那個黑科技是一個魚頭。魚頭本身很平凡很普通,除了在培養水槽裡面漂以外。如果只是單純在水槽裡漂,鞠邶侯還不覺得有什麼,讓他覺得害怕的是,水槽外面標示著製造日期,二零二二年十二月。而現在才是二零二一年八月。

這是什麼未來魚頭!

在他震驚的同時,他赫然發現,魚頭的細胞似乎是活的,隱隱約約有蠕動。而管理魚頭的實驗人員,則是很興奮地又添加了幾根營養液進去。隱約間,他似乎看見了營養液是綠色的。但是他不能確定,因為魚頭吸收的速度實在太快,色彩還沒擴散就被吸收殆盡。吸收了營養液的魚頭似乎很滿足,眼睛隱約有著神采。

是活體的嗎?鞠邶侯很識相地沒有問出口,畢竟這是實驗室的機密。他只是安靜地想著,究竟那個日期是什麼意思。未來的製造日期,是不是表示那是這條魚的完工日期?

他不敢想,所以他往下一個實驗室潛行過去。

而第二個發現,讓他差點不堪負荷。他發現的第二個黑科技,上面寫的是:起源。寫著起源的透明觀察箱裡面的,只有一顆小小的泡芙。一顆小小的泡芙有什麼好查起源的?

鞠邶侯不懂,所以他一直駐足在觀察箱前面,想看出個究竟。他仔仔細細地觀察起來,發現這是一個真空觀察箱。觀察箱旁邊還有產地證明書。純國產的證明書。

證明書旁邊的處理流程。鞠邶侯一時好奇,隨手翻閱了一陣。發現每個用來生產泡芙的原料,從製粉、發酵、填充、醬料、塑形,各個環節都鉅細靡遺地紀錄在案,每個工序都一絲不苟地做好檢驗和除菌,同時也嚴格控管在絕對無塵無菌環境下進行製造,可以說是用電子業製造晶圓層級的方式,在製造這顆泡芙。

然而在下一秒,他就四肢冰冷了。讓他四肢冰冷的,不是寫在末尾的造價,而是他眼前的那顆泡芙。那顆泡芙,那顆無菌生產的泡芙,竟然鑽出了一頭蟑螂!

鞠邶侯差點被嚇尿了。這種作法怎麼還可能孕育出蟑螂!

鞠邶侯不信,卻不由得他不信。因為他看見了實驗人員回頭調出了縮時錄影在檢查問題。而從多項工序的縮時錄影中,他們都沒發現任何問題。唯一有可能的破口,就是填充的機械臂上有一根意外附著的鐵絲,不慎插入過泡芙。但是那根鐵絲事後也經過嚴密盤查,證實沒有任何異物附著其上。

鞠邶侯默默帶著涼透的身子走回座位,再也不想去看他們的實驗內容了。他害怕自己的三觀會被刷新到另一個境界去。

無知才是幸福的。

尤其是在昊逸梅的實驗室。

他現在才徹底醒悟,為什麼昊逸梅是食品界的第一人,也被稱為鎮守食品界最後的良心。那不是指他有食品業碩果僅存的良心;而是以良心來排名,他肯定是食品業裡最後的。


在鞠邶侯嚇呆的同時,畢仕麟也正好結束了晨練,回到家中。在他家裡的,還有皋政勉。皋政勉手裡正拿著一杯熱牛奶,療癒他受驚的心。他和畢仕麟相遇的時候,正是他在書店看到神書失神的時候,也是楊忋知傳輸(托夢)資料的時候。

如果是僅僅一次的傳輸,皋政勉或許不會如此虛弱,但是皋政勉終歸是個阿宅,不是全方位的天才。所以一次傳輸(托夢),是不可能讓他記全配方資料的。楊忋知還需要第二次傳輸的機會。而皋政勉也沒有讓楊忋知失望,很快就給了他第二次機會。

因為他忍不住翻閱了神書的封面。剎時他的情緒沸騰到了極點,頗有白日飛昇的感覺。

所以當時的皋政勉的臉色是非常蒼白的,被精神攻擊了兩次,又被高強度傳輸(托夢)了兩次,他已經幾近虛脫。虛脫到足以激起畢仕麟的母性發作,於是晨跑中的畢仕麟就將皋政勉給扛回家了。

而畢仕麟之所以出現晨跑在書局前,自然也是因為他是一六八工時法的愛用者。只是也有那麼一點點不同。他是比較接近抗戰的那種感覺:一小時鍛鍊,六小時美容,八小時工作的一六八工時法。至於那缺失的九小時,牽扯到了太多禁書的內容,那些不能表的特殊交友情事相信大家能夠自己琢磨出來。

皋政勉一口一口緩緩喝下畢仕麟親手特製的一泡熱(無添加物)牛奶,臉上正一點一點恢復血色。

「真好喝。」

好喝是應該的。畢仕麟那不可表的九小時,有很多是用在交通移動、異地玩樂上。

以他自己的話說,就是他是一個熱愛自由的無政府國界組織者,自然也是一個無拘無束的自助旅遊背包客,能自行打理一切生活所需。同時有一身完美的廚藝是他心目中的男神之必備技能。所以兼營自身男神,產銷一條龍的他,廚藝自然也很完美。哪怕僅僅只是一泡熱牛奶,美味指數也是很高的;更別說他其實很擅長做一泡熱牛奶。

「好點了嗎?」畢仕麟用充滿慈愛的聲線關心著他。

「好多了。」

「你怎麼了?」

皋政勉拿出了書讓畢仕麟看了封面。

封面是這樣的:

一身素白長衣袖袍翩翩的、身材呈直筒型的中年婦女,手持一管印著高端字樣的針筒,直指獨臂中年男子;那名男子以前弓後箭的姿勢勉力支撐著不跪,狀似不敵;同時一隻體型只有老鷹大小的白頭鵰展開雙翼,在兩人背後凝視著戰鬥;在白頭鵰的背後豎立著一面網條旗,網條旗旁,是一張古典的西洋木頭辦公桌,桌面墊著黑色的桌墊,還擺著插著鋼筆的筆筒;辦公桌的桌腳稜線,是白色的,有很明顯的對比。由於角度的關係,只能看見其中一角,呈現出一個丅(音同下)字,而無巧不巧的是,針管的針頭就重疊在丅的橫線上。

簡直可以說一頁封面就畫出了無數梗啊,一紙道盡天下事,濃縮了多少書本中的精華在其上。莫怪有神人說,輕小說的主體其實就是封面,文字只是附錄。

畢仕麟也差點看到恍神。

這封面果真非常美麗。他覺得美麗的並不是封面的畫工,而是構圖。衣袍飄飄的直筒中年女子,甩出針筒的手和踏出的腳和飄在頭頂的絲帶,恰似一個E字。

半跪的獨臂男子,身姿就像一個A字。

兩人中間展翼的白頭鵰,仿若一個U字。

這三者之間恰好形成一個三角形,一個黃金比例的完美三角形。實在太美了。

是的,對畢仕麟來說,所有的畫功、配色都不重要,他是一個純粹的理科,只有這種數列上的完美,才能打動他,讓他神馳嚮往。

但強大的母性收住了他的神往。

「這封面跟你的虛弱有什麼關係?」

「我不知道,」皋政勉也無法解釋,只得從頭道來。「我看了這張封面,就突然得到了很可怕的靈感,腦海裡浮現了很多資料和數據,好像是一個方程式。」

「方程式?」畢仕麟重新回看封面,他還是只能讀懂EUA三者的黃金比例。

「我看不出來。」

皋政勉也只能搖頭,然後又喝了一口熱牛奶溫養神識。但他的表情,隱約透了些許自豪和中二感。

是的,這就是楊忋知挑上皋政勉和鞠邶侯的理由。托夢並不是人人都可行的。譬如畢仕麟和昊逸梅,就沒有成功的可能性。因為他們根本不信這一套,在精神上有強烈的抵觸,尤其是畢仕麟這個標準的只有數理化的無神論者,精神論根本不值一提。

鞠邶侯就不同,因為他身邊有童女,乩童(女)。就算他不信,楊忋知也能用起乩的方式傳輸資料(降神)。

皋政勉則是因為他夠宅夠中二。乍聽之下,這點根本不能成為理由。但其實它是最好的理由。不然你找另一個理由說服人信托夢試試。除了迷信,最好的藉口就是中二:

我得到了高人夢中傳功,我就是主角要開掛裝逼啦!

我有前世穿越來的神秘知識,後宮在等我,我的命運要起飛啦!

我體內的隱藏技能終於生效了,升級系統知識將使我成為勇者,拯救世界捨我其誰!

不論你選哪一條,其中心思想都是中二。中二的介質就是宅。論起宅,絕對沒人可以出皋政勉之其右。

「那你得到了什麼方程式?」畢仕麟追問。

「我想不起來。」皋政勉心痛地說。

這也是楊忋知第一時間不選擇他的理由。基本上,皋政勉就是個學渣。都特地為了保險起見傳輸(托夢)了兩次,他還是只能記得無關緊要的零星瑣碎的內容。

「沒關係,記得多少算多少,我幫你湊。」有強大的母性光輝和求知慾的畢仕麟,拿出了身為學霸的英氣。就算你只記得一堆鐵渣,我也能試著拼出一台車。

然後這個新時代的百戰天龍就慘遭滑鐵盧了。

事實證明,並不是所有的學渣都可以被學霸挽救。即使這次的失敗並不能完全歸因於學渣自身的問題。這次,學霸自己也很有問題。

因為他們這個組合遇上了很多不可抗力的問題。

皋政勉很努力把還能記得的內容一五一十地輸入電腦。然後畢仕麟接過電腦閱讀並分析資料。當他要紀錄並推演所得結果時,一隻鴿子撞斷了門口的電線,使電腦斷電了。

所以畢仕麟只拼出了一隻烤乳鴿(焦),但車輪連一個螺帽都沒湊出來。

畢仕麟顯然是很習慣這個例行慘劇,只見他毫不懊惱地拿出了筆電,憑他強大的記憶力,重新輸入了皋政勉的斷簡殘章,然後再一字一句地補上自己推測的諸多可能算式。

不料,或者說意料之中,筆電的變壓器饋線出現異常,直接把主機板給燒了,所有成果又付諸一矩。

進度:螺帽:零;烤乳鴿(焦):壹;火把(熄):壹。

畢仕麟心理素質非常強大,神色如常,他改用口訴,讓皋政勉拿出手機輸入資料。效率雖然低下,中間還必須對皋政勉解釋一些學術用語和計算過程,否則滿頭霧水的他根本不知從何鍵入資料,但進度條還是有在增長的。

憑著畢仕麟強大的母性光輝和耐性支撐,這次的進度條終於快要達到九成的時候,皋政勉滑著椅子去包包拿行動電源時,被地上的延長線絆住滑倒,手機脫手而出,扶搖直上九萬里,回首心遺塵蝕中。

進度:螺帽:零;烤乳鴿(焦):壹;火把(熄):壹;玻璃心(碎):壹。

他們倆同時得出了一個結論,勉強沒有幸福,我們之間不會有結果的。


這天,戰指室的每個人都是晦暗的,臉色陰鬱異常。楊忋知是絕望的;皋政勉是遺憾的;鞠邶侯是膽寒的;畢仕麟是失落的;昊逸梅則是惆悵的。

楊忋知的絕望自不待言,他耗費工時輾轉傳送的配方所托非人,付諸東流;皋政勉的遺憾可想而知,他的主角光環再一次亮不起來;鞠邶侯的膽寒其來有自,揣著的黑科技精力湯不知當喝不當喝;畢仕麟的失落不難瞭解,一個神秘的方程式他解不開;那昊逸梅呢?昊逸梅的惆悵從何而來?

卻原來又是皋政勉的鍋。

昊逸梅本來是他們之間唯一一個心態沒崩的人,所以他本來可以莫管他人瓦上霜地做他的鯧魚研究,可是就壞在皋政勉是個藏不住話,只會剛正面的人。所以他在聽到畢仕麟推測說這可能是食品方面的方程式時,他就去剛了昊逸梅的正面。

「逸梅,我有一個關於神秘的食品配方方程式。」

「這怎麼可能!」他的潛台詞是學渣怎麼可能開發得出方程式。「說來聽聽。」

「我忘了。」

「你來亂的嗎!」食品獨霸對他嗤之以鼻。

「畢仕麟可以作證。」

獨霸望向學霸,學霸竟然點了頭。

「什麼方程式?」

「有毒的那種,你不要問了。」自己剛正面,撩正面,再正面拒絕,就是皋政勉的強烈個人特色。簡略地說,就是愛作死。

「有毒的最好,我可以破解。」獨霸的霸氣四射。何況他本身就擅長做有毒的,不然怎麼當獨(毒)霸。

「不,你不行。」他又一次正面剛了獨霸的臉。

「你憑什麼說我不行!」男人最怕被說不行,尤其是獨霸這種男人。

「因為畢仕麟也不行。」

畢仕麟無奈點頭。

「就算他不行,但我一定可以。」昊逸梅拍胸脯保證,頗有一種七海獨霸的豪氣。

「我有一票實驗室可以。」還有壕氣。

然後畢仕麟只好幫皋政勉把還記得起來的內容告訴昊逸梅。

接著昊逸梅就蔫了。他真心不行,尤其是聽完畢仕麟的遭遇以後,這個方程式大概誰都不行。縱然子不語怪力亂神,縱然這很可能是畢仕麟的酋長體質發作,但是一小時之內連出三個意外,這麼毒的內容,他也不敢輕易嘗試。

而蔫了的人,不只是昊逸梅,還有楊忋知。他是唯一一個知道真相的人。是的,這個配方是真的有毒。或者說,從冥界翻牆出來的配方當然必須有毒。他只能讓被直接傳輸到的人自行記錄出來,假手任何外力都會遭逢最扯的意外而失敗。當然也會有不那麼扯現實生活中發生過的意外來充數--譬如跳電。即使跳電本身的理由很扯。

這就是天道修正系統的規矩。對此楊忋知也莫可奈何。


山不轉,路轉。楊忋知決定用另一個途徑解決開發的難關。他決定讓昊逸梅去米都尋找適合的專利,再發揮鞠邶侯的專長,「說服」財務部的女課長撥款購買。他自己則利用時間,領著皋政勉和畢仕麟南下天水市養殖場解決鯧魚難關。

他也很清楚王女絕對不會靜靜等太久,她的性子本來就不愛等,很快就會來討進度,然後拿著硬討來的進展到處去人前顯聖。

想到此處,楊忋知又一陣心累。


傍晚,楊忋知等人已經來到天雷市漁場。天雷市是天都五市中農產最豐饒的都市,天羅是政商合一、天龍工業大港、天罡是國際門戶,天愁則是科技園區,各有擅長。穀苜食這個以食品製造為本業的公司,自然也落力深耕於天雷市,在天雷市,他們共有四個小組,漁樵耕毒。漁市養殖,樵林木產,耕耘果菜,毒理檢測。

戰指室最熟的,自然是毒理檢測組,昊逸梅就是從這裡調來的。最疏遠的,嗯,其他三個都很疏遠,因為他們都直屬財務部汪梅華部長--郭芙董事長派系的大將所管理。

這也是他為什麼要帶著皋政勉來漁市養殖組所轄漁場的理由。讓他正面剛組長的臉。所以他讓皋政勉和畢仕麟兩個人獨自去見組長,他則去找另一項原料。

「我們要驗貨。」見面第一句就剛,可以,這很皋政勉。

一名過了天命之年且打算安養天命的高齡人士眉毛一跳,「跟我來吧。」

說完就領路帶他們到隔壁的養殖場去。養殖場說大也不大,不過就幾甲地大而已,如果光算淡水養殖區的話。

「數量太少。」說話不剛不要錢的皋政勉,看了養殖池裡的數量以後,很快給出了剛剛好的結論,或者說好剛剛的結論。

「湊合著用唄。」人老臉皮就厚,被人怎麼剛都不痛。

「能湊合就不嫌你太少了。」一次剛不夠,皋政勉肯定是直接剛第二次的。

「什麼少,高級的魚這量算多了!」不痛和不還手是有區別的。

「賣剩的殘次品還有臉提高級。」被剛不痛的前提是剛他的不是皋政勉。

「褚組長,你這鯧魚養得不錯啊。」畢仕麟終究是有女人心軟的一面,出聲救了被話噎住褚萬里組長。

「是啊,你看看這銀色鱗片的光澤,表示牠們健康品質又好,富含膠質的。」過了天命的褚組長當然算是個老人,意思是也是個人精,有話題可以轉不會不轉。

「可是賣不出去。」

褚組長斜睨了皋政勉一眼,決定不理他,繼續自顧自地說:「要養這麼大不容易的啊。」

接著開始自我吹噓:「你們也知道鯧魚養殖的飼料換肉率一直不是很高。」

「是啊,吃的飼料又好生長得又慢,養起來很不划算。」常常謹慎勇者上身的畢仕麟自然是做過功課的。「但是我們報表卻顯示我們的利潤高出其他養殖場很多。」

「那是當然的。」褚組長自豪地挺起胸膛,「因為我們更新了養殖技術。」

「喔?」畢仕麟饒有興味,而一旁的皋政勉還是死魚眼。

「我們引了天雷南港的水,水質並非一般普通淡水。」褚組長放著精光的雙眼完全沒有老人樣態。

「這南港的水,上起中山富含礦物質,中過內湖經過一番沉澱,最後在淡水海水接口處接引過來,故水中兼有兩者的特性和大量浮游生物。」

「南港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返。」皋政勉吟詩的意思就是:你裝啊,我也很能裝。

「為此我們還特地改變南港地形,重劃引水道的位置,還耗時滋養土地養分。」接著他一指水池連接處,那處正好有個專業技術員戴著手套檢查機件和水質,「而最最重要的就是那個新設計--旋轉水門。」

「這水門看起來挺普通的啊。」

「你不懂,這可是取得多項專利,差點可以奪得諾貝爾養殖獎的東西啊!」

「能解釋一下嗎?」畢仕麟的求知慾被整個勾起,並刻意忽略了諾貝爾根本沒有養殖獎的事實。

「商業機密,恕不外傳。」褚組長當然不會洩露機密給敵對勢力,只是想好好裝個逼。並對自己的裝逼鋪墊滿意地笑了。

「就是換錢率不高。」然後他的臉就被剛爆了。

畢仕麟拍了拍皋政勉的肩膀,好像是要他別這麼嗆,又好像是誇獎他嗆得好。

「難怪要戴著手套進行檢查維修,是怕污染吧。」畢仕麟知道老人的逼還沒裝完,趕緊給他台階下。

「那是自然,戴這種手套是有理由的。」褚組長說這句話的口氣,就像帶著濃濃口音的外鄉人,說得彷彿是「這罈酒是有歷--史滴。」的腔調,明顯就是又想裝逼。

「就像賣不好一樣也是有理由的。」聖經說你剛了人家左臉,也要順便剛他右臉。

畢仕麟又用同樣的節奏拍皋政勉的肩膀,眼神是嚴肅的,但是嘴角是有笑容的。

「這手套是特製的,」裝逼的人都有個特色,一旦開始裝了,就一定要裝好裝滿。原因無他,裝逼裝不完,就只是個傻逼,但逼裝完卻裝不好,頂多是演技不好而已。

所以褚組長自己就把話接下去,「這種白色手套,其實是用特殊染絲織成,有試劑功能的白手套。」

「它在特定數值內的水裡面,就會一直維持白色,所以每次檢查旋轉水門,就等同測試了一次水質。」

「那如果不是設定的數值呢?」

「那手套就會變色報示警訊。」

畢仕麟的臉垮了下來,那還不如直接放試紙。

「而且還會自動析出手套背上的濃縮營養劑,緊急調整。」

畢仕麟暗叫好險沒出聲,臉色馬上恢復正常。

「不愧是白手套。」聖經說,如果左右臉都剛過了,別忘了還有正臉可以剛。

畢仕麟很欣喜。

如果他足夠宅的話,一定會幫他配屠龍勇者升級的背景音樂,順便題上「剛正面升級了,獲得了新技能:用酸鹼值很低的詞剛正面」的系統訊息。

褚組長只覺得這個天聊不下去了,逼當然也就更裝不下去了。

而畢仕麟也利用這段看人裝逼的時間好好觀察鯧魚養殖池,大概得出了結論。

看著鯧魚養殖池的面積和水的流速,他發現了異常,如果只有表面那個旋轉水門,兩邊水池水的交換速率是不吻合的。也就是說,旋轉水門不只一個。複數可變式暗流旋轉水門才是真正的技術所在,表面上那個旋轉水門的專利也只是個幌子。

他的求知慾滿足了。

既然弄懂了,那麼就沒有必要繼續聽人裝逼了。所以畢仕麟草草結束了話題。

「那撈起幾條養殖鯧魚吧,我們還有實驗要做。」

褚組長也很識相,隨手撈了幾條,帶著他們去養殖場附近的加工廠。然後就是畢仕麟大展廚藝的時間了。


鯧魚的營養價值頗高,在魚肉上也是如此,而他們主要的目的在膠質和膠原蛋白等美容成分上。這些成份主要分布位置在魚眼、魚骨、魚皮和魚鱗上,但是白白浪費了魚肉就很奢侈,所以畢仕麟就下廚幫大家備餐。刮除了要拿去熬煮萃取的部分,他隨手做了幾道菜,順便用現有的調味料弄了幾款醬汁佐菜,讓大家吃得很是開心滿足。

然後他才問:「我們萃取用的小號實驗用高壓爐在哪?」然後開始收拾起之前刮除的要實驗的原料,手法既細膩又柔和,如果不看肌肉線條和男性外貌,絕對堪當賢慧小女人形象。

褚組長吃了飯配了酒,心情大好戒心也放鬆不少。伸手指了指,「在那。」

順著那方向看過去,畢仕麟疑問,「在那?」

「那不像是高壓爐。」皋政勉直接否認。

「就是那個啊。」褚組長不屑地笑了笑,就像嘲笑劉姥姥一樣,少見多怪。

「看你們訝異的,翁課長,你幫他們介紹介紹吧。」找回場子找到機會,褚組長二話不說又開始裝逼。

他這次可是學到了教訓,點了手下去操作機器,自己不下場,省得過程中又被人找到機會剛正面。心裡暗道:這次別說正面、側面和後面也不給你機會剛。

就看翁課長一通操作後,皓皓白煙就從蓋口裊裊吹出,零到一百的加熱速度只要九秒七。這畫面看得畢仕麟和皋政勉滿心尷尬。想著這東西還真是新式高壓反應爐,可做這種復古造型是為了什麼惡趣味。

也難怪畢仕麟和皋政勉不解,畢竟出現在他們面前,這款用米都科技、陽都製造的急速高壓反應爐,其造型採用的是經典懷舊復古風,不是西洋簡潔工業風。色調,是青銅墨綠色,蓋口,有五爪龍紋奪珠圖,珠子正在蓋口握柄上,環身雕花,是饕餮幾何紋,為求逼真,上面還用鎸刻了篆文:受命於天,既壽永昌。

這是一口滿懷大中華傳統文化經典思想遺毒權貴象徵,所鑄就的浩然巨型超新高端科技九五至尊青銅墨綠鼎。為了避免騙字數的嫌疑,以後取其頭尾簡稱浩鼎。

「速度又快、溫度又高、壓力又大,」褚組長掏出手機打開監控軟體,秀出反應爐數據,驕傲非常地說,「保證符合你們的需求。」

「這造型……」畢仕麟大惑不解。

是的,以他豐富而深入的各項物理化學知識來說,這個造型絕非最有效率,能達到最高功率的設計。耗資鉅大,動用米都科技,陽都工法,竟然拿來鑄鼎?他隨便也能想出三百萬種設計改善傳導功率。

「是不是很高大上。」褚組長顧盼自如,「這種無上尊爵的豪華感才配得上我們食品龍頭的地位啊。」

「而且這種造型我們用起來才順手啊。」這點他倒是沒說錯。

這群人都是公司元老級戰將。換句話說,他們專修的也是跟那群陪打高爾夫老人精,諸位部長、董事長一樣的功法--故步自封、抱殘守缺。

東西太新了怕不會用?那就把新的東西做得跟舊的一樣。無紙化以後不會用檔案?那就說要電子備份會消磁必須有紙本存檔。雲端會議沒有真實感?那就要大家到會議室開攝像頭一起上雲端。

你永遠不會知道上層的老不死是怎麼思考和解決問題的。

如果你知道,那你就不會在下層辦公了。

所以畢仕麟和皋政勉都不說話。

他們都怕自己出口成髒。

這浩鼎,他們不敢碰。鯧魚還是讓他們來吧。

於是他們請翁課長代為投入原材料,看能提取出多少溶液,好估算生產試作型金包銀冰高營需要多少原料。


這時的楊忋知,則已經到了另一處養殖場。農產養殖場。鯧魚固然能提供部分原料,但是有致命性的缺陷--沒有玻尿酸。

所以他一開始就想好要從哪裡補回這方面了。農產養殖場才是他此行最主要的目標。他需要的是雞,確切一點地說,是雞冠。所以他來到了天雷市最大的農產養殖場,襄雞城養殖場。躊躇滿志地站在襄雞城前。

他的下一步,就從這裡開始。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我只想靜靜看你裝逼》 第二話 天羅地網市

《我只想靜靜看你裝逼》第一話 冰魄營養針

Loading...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