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衲
老衲

火力強大的奶媽,隨性寫點黑色幽默。 但多有反政府言論。 這裡噴出的毒奶都可以隨意轉載。 毒奶噴出率大約就是不定期不定時不定量,一切隨大宇宙意志流動。

《我只想靜靜看你裝逼》第一話 冰魄營養針

《我只想靜靜看你裝逼》

   作者:佚名


「砰」敲擊響聲急遽結束,隨之是「刷刷」的摩擦草坪聲緩慢傳出,很快,「噹」清脆的物體撞擊聲後,是一波拍手鼓掌的讚揚聲。沐浴在掌聲中心的,是素衣白褲,頭掛遮陽米色小帽,戴著古董白手套,握著亮白握柄金屬推桿的中年婦人。

中年婦人一臉淡漠,彷彿這記果嶺邊上的推桿,能一趕進洞稀鬆平常,不足以勾動她一絲情緒,更加襯托出她不食人間煙火的氣質。中年婦人不緊不慢地把推桿交給桿弟,頭髮一甩,踏步坐回高爾夫球車上。桿弟也很識相三步併兩步,搶先一步收好球桿,跳上駕駛座,直奔休息區而去。

旁邊跟著打球的球友們則在目送她離去後,很自然地打完自己的推桿,心中毫無芥蒂--因為中年婦人是他們老闆。

她正是這一代穀苜環球食品股份有限公司繼承人,也是總經理,名叫王女。

王女回到休息區,沐浴更衣後,來到了包場的餐廳。伺候她就坐的仍是方才的桿弟。也是王女的特別助理,年紀比王女稍長,名叫楊忋知。其他球友則在楊忋知的安排下,早已坐在各自的席次上等著王女就坐敬酒。

這時啤酒的溫度還是冰涼的,冷盤正好上桌,冰鎮龍蝦鮑魚鮪魚的生鮮切片,佐以法國主廚手製沾料。從擺盤的手筆和沾料的特色來看,不難猜出這是自己所請御廚親臨所做。王女瞥了一眼楊忋知,臉上漠無悲喜,就微微點了點頭,接著用蓮花指端起了酒杯。

「辛苦了。用餐吧。」

表面上,這是很平常的開席禮儀,但對這些老球友、老幹部來說,這是王女慣常表示商業吹捧該開始了的信號。

如果她心情不好,開場白是沒有的,酒杯端著停頓一下,就開動了。

王女的好心情當然其來有自,她好不容易來到總桿數99桿,正式成為玩票性質的優秀級。

換言之,剛剛的一桿進洞是可遇不可求。而她一直以來波瀾不驚,一派淡然的模樣,是裝出來的。她心裡其實還爽得沸騰。如果硬要形容得比較神之水滴一點,那麼中年婦人的心裡是這樣的:

微風吹過矮樹林蔭,捎上了林子裡的雀鳥,鬧騰地直上九天。餘悅的歌聲跟著陽光一起灑落臉上。光直映射在汗水珠滴上,帶出七彩光芒,我伸手一抹,把這一切握在手中,這是我的勝利,我的第五使徒--成就感。

她極需要一波商業吹捧。

王女的要求真的很簡單,不需要什麼高深精妙華麗詞藻堆砌,直白通俗無妨,快點誇我誇我!她的下屬當然深諳這層道理,不需開場不要鋪墊不用伏筆,直接就是,王女高瞻遠矚、英明睿智、神機妙算、熟知深淺、德沛天地、孝感動天、文成武德、一統江湖,一套連招迎面就撲了上去。當然,實際的用字遣詞會相當白話好懂,修正成高爾夫界的當用詞彙。

王女滿心舒坦,卻不表現在臉上,只是喝酒的節奏稍稍快上了一分。但這群老部屬個個心裡有數,這次連招有打到點子上。

主廚料理還在上,連招還在打,酒酣耳熱之際,卻見,王女本無煙火習氣的眉心,出現了細緻的縐折。

糟糕!

不妙!

要完!

「幾乎」所有人冷汗直流,心裡恍如蒙上了一層某國首都來的霧霾,臉上雖裝得鎮定,但眼神不斷遊走交流,似在無聲交換訊息。很快,他們在楊忋知臉上找到了提示。

楊忋知正目不轉睛地看著電視。王女則是若有意似無意地偶而掃了電視畫面一眼。

莫非……

所有人心頭一緊,千萬不要又是那個殺千刀的。淺淺的咒罵聲中,他們齊齊望向餐廳的電視報導。

果然,就是那個殺千刀的。該死的穀莯環球食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所有人的心聲皆是如此。

電視上播的,是穀莯環球營養食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新品發表會,其總經理李茉紬女士正在接受專訪,她每謙虛一句,王女的眉毛就跳動一次。主持人每誇一句,餐桌上的人眼皮就跳一次。

「您這麼年輕又是女兒身,有這個地位真了不起。」

我也是女總經理,難道我不年輕嗎?

「您身材保養真好啊。」

小騷蹄子。

「看您就知道產品效果驚人了。」

是主刀醫師手法驚人。

「能想到這個產品真是冰雪聰明。」

我開發的多她兩倍啊!

「不愧是國內首府大學畢業。」

我可是英國留學博士!

「你們市佔率越來越高了。」

我還占了五成呢!

王女在心裡幾乎每一句都能吐槽回去,但看報導時的臉色半分不改,但目光中蘊含的寒冽澈骨的殺意,只要沒瞎的人都看得出來。

整個餐廳裡,除了電視的報導聲,還清晰可聞的就只有沉重的呼吸聲。所有人的動作都是凝固的,包含場邊服務生。

在氣氛如此冰結凝重下,唯獨只有一人還是笑容可掬,如春風和煦。

「這專訪做得不錯啊,條理很好,功課作得不錯。」戴著眼鏡的春風中年如是說。

糟糕,不妙,要完!

楊忋知一個人把整桌人上次的心聲在心裡喊完了。

但是在春風中年發話之後同桌的幹部顯然是鬆了一口氣。

王女的聲音是灑脫的,「他對產品和這間公司的瞭解確實是不錯的。」

在王女的字典裡,不錯的意思,就是還沒有達到「對」的境界。

「就是啊,那等等應該也會提到我們吧。」春風中年接著說,「畢竟我們可是提供了不少幫助。」

春風中年這話一出,就如和風吹過,吹得王女和同桌幹部心花都快開了;卻只有楊忋知心裡開出了一朵冰花。

「哪裡的話,都是應該做的而已。」

從名稱上看,其實就能知道其間有千絲萬縷的關係,說是姊妹公司也有人信。但實際上,這兩間公司關係並沒有那麼深,只有原料與原料的連結;不過兩間公司的負責人關係就很深。而且是水很深的那種深。

這兩位負責人她們可是扎扎實實的姊妹關係。王女是姐姐,李茉紬是妹妹。但兩個人沒有一處是相像的,別說姓氏不一樣就連面孔、身材、性格都不一樣--李茉紬是直接爽朗的,王女是矯揉造作的;李茉紬的身材是曲線的,王女是直線的。或許王女總是反應過當,是真的有理由的,而且這個理由很可能顯而易見。

「總經理總是太過謙虛了。」春風中年接話始終非常有溫度,可是沒什麼內容,就好像聖光一樣,不太熱,但有光。

「岑副總說得對啊。」

春風中年就是這間公司的副總--岑佼擎。他開了頭,後面的中間幹部就馬上跟著前仆後繼,立刻又是一套商業吹捧連上跟上,只是中間的詞彙改成了自己公司作為優質原料商所扮演的角色是如何居功闕偉。

這些話語對王女自然很是受用,可是楊忋知卻越聽越趨陰沉。

副總經理的光芒,雖然是聖光,但是王女可是阿薩斯。照著聖光的時候正氣凜然,聖光停了以後就是巫妖王了,思路特別清「奇」,什麼事都做得出來。

「請問對於將來公司版圖經營有什麼想法嗎?」

「最近多元化經營特別流行,我們公司也會嘗試著異業結盟或跨足不同產業試試。」

電視專訪的對話在這個節骨眼冷不防殺出。

「這次的冰魄營養針就是我們在異業結盟上的嘗試,從過去的營養補充液,改成提供肌膚活化養分的醫美型營養液,而且比傳統面霜型的濃度要高,注射吸收效果也比擦服效果來得快十倍。」

楊忋知重重嘆了口氣,他知道該來的已經來了。

「我們公司的發展已經相當成熟,業績也很穩定,我想也是時候該試試多元化經營的時候了,各位幹部覺得如何?」

王女徵詢著一眾球友--也是老幹部--的意見。

這些老幹部可都是真正的「老」幹部,一輩子都浸淫在食品業裡,要他們跨足異業,各個心裡都慌得緊。心底想法脫口而出。

「目前收入穩定,不過……」

「現階段業務銷售能力都不錯,然而……」

「我們硬體設施一應俱全,可是……」

「策略上這絕對可行,只是……」

各個幹部同時開口,講述的內容或許各有不同,但是絕對都是同一個意思:「臣惶恐」,「臣萬死」,「臣力有未逮」。

王女對此毫無反應,只是喝了口酒。

很大一口酒。一口就喝完了杯內的酒。然後將杯子放回原本的地方。原原本本的地方,沒有毫釐之差。

這時所有的人話都停了。

只有楊忋知還在動,拿起了杯子,擦得很是乾淨,彷彿就跟沒用過似的。然後放回原本的地方。接著收起了還沒倒空的酒瓶,放進酒籃,然後抽起了一瓶新的金牌。

開瓶倒酒。

直到跟剛剛一樣的高度,也是絲毫未差。

然後王女才又開口。

「我們公司的發展已經相當成熟,業績也很穩定,我想也是時候該試試多元化經營的時候了,各位幹部覺得如何?」

一切彷彿未曾發生,又如時空顛倒重置。

這種裝聾推倒重來的作法,就是王女表達情緒的基本方式。與會的眾人都很熟悉了,他們私底下都稱呼這種模式為小聾女狀態。

「目前收入穩定,不過要跨足新的產業還需要業務部在營銷上多努力一點。」

「現階段業務銷售能力都不錯,然而要提升業績賺取額外的資金還需要人事總務提供人手和設備。」

「我們硬體設施一應俱全,可是要把人才培訓到獨當一面,需要經營策略部設計課程和方向。」

「策略上這絕對可行,只是新的戰略方向納入多元化經營需要財務部多規劃些預算進行嘗試調整。」

老幹部也就是老人精,把話吞回去雖然不可能,但是隨時進行滾動式調整還是很容易的。整段話依然還是沒什麼重點,具體來說也都還是「臣妾做不到」的白話版,不過加入了甩鍋大法。用文言一點的說法就是「狀懷碎骨死誌報國心,奈何孤臣無力可回天。」

王女還是沒有接話。依然喝乾了酒,放回了杯子。

楊忋知心裡重重又嘆了口氣,也重複了動作。

然後王女還是那句話。

「我們公司的發展已經相當成熟,業績也很穩定,我想也是時候該試試多元化經營的時候了,各位幹部覺得如何?」

王女也不是傻子,相反還很精明幹練,她不是不知道事情的難度,她只是不喜歡被拒絕,不喜歡被否定,這會讓她很不開心。尤其在照射完聖光以後,這情況尤其嚴重。而且思路會很清「奇」:

是啊,孤臣無力可回天。

那群臣呢?

所以她的立場異常堅定。

可是老人精們這次開口全都慢了,他們不敢立刻接話。他們擅長的是滾動式組織語言,不是把話吞回去,重講整套相反的。他們只是老人精,不是老司機,迴旋髮夾彎是過不去的。

只有聖光副總例外。

聖光副總永遠是例外的。

「我覺得可行。」然後他輕鬆灑脫洋溢春風的微笑又充盈臉上。「是吧,室長。」

是的,他只發光,不發熱。只出嘴,不出力。所以他永遠可以是例外的。

這句話講完,在其他老人精眼裡,岑佼擎背後,是真的出現了佛光光輪,照出了一條康莊大道。

所以老人精這次也懂話要怎麼接了,異口同聲直說:

臣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這麼忠君愛國的話,他們當然講不出來,所以他們講的是「臣」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有室長領導,我認為可以。」

「臣」就是那條灑滿陽光的康莊大道的盡頭所佇立的人--楊忋知,總經理特別助理,同時也是戰略指揮室室長。

糟糕,不妙,要完!已經不足以道盡楊忋知的心聲。即使他早知結果如此。所以他能說的其實也只有一句話。

「我盡力。」

王女沒接話,還是先喝了口酒。

一小口酒。

「我相信你。」

然後舉杯,一眼望盡同桌所有幹部,「你們可以的。」

孤臣無力可回天,那群臣呢?

無力也要有力。

「對方的冰魄營養針,還是試驗品,品質不夠,他們一定可以的。」聖光閃耀依然。

「我們財務部採購組會負責原料調度,會保證最好的品質可以留給戰指室嘗試。」

「只要一有成品出來,我們業務部有信心在最短時間推銷出去。」

「開發人力我們立即招募,保證募集足夠學識經歷的人員。」

「相關專利我們法務組會處理好,不但能節省前期開發時間,也保證絕無後顧之憂。」

他們也舉杯相應。

楊忋知知道,其實這些都是空話,他也是老經驗了,在餐桌上決定的事情,是不會沒有會議記錄的,開完了誰也不會認帳。王女的脾氣,也只會認最後交給「誰」去做這件事,「誰」有沒有做好而已。

那個「誰」,多數時候是自己。

「我們的冰魄營養針,一定會比他們的更好。」

「那要叫什麼名字好呢。」

會議內容已經完全此時偏向空談,回到酒酣耳熱的狀態。

「這麼有紀念價值的新產品,自然要總經理來命名的。」副總又打出一道聖光術。

「是啊,王總,你取個名字吧。」眾人馬上跟隨聖光指引。

「我們才疏學淺,頂多取個冰魄EX,冰魄強化針什麼的,只有王總才能取出一個千秋傳頌的名字啊。」

王女自然很是樂意。

「我們做的產品終歸不是穀莯環食那種低檔次的只著重CP值的劣等貨。」

王女站起迴身,翹首斜仰。

「就叫冰魄高端營養針吧。」語罷,就邁步離開。楊忋知也徑直跟上。(後略為冰高營)

王女身後眾人也很識相,直直高呼「臣等定不辱使命」之類的空話現代版。


王女會和名字這麼相近的公司合作,又競爭意識這麼濃烈,是有一個很合理的背景的。

一個很合理的家庭背景。

關於他們兩姊妹的家庭背景其實有點說來話長。

妹妹對姐姐的公司絲毫沒有敵意和不滿,充滿致敬感的公司名稱其實是媽媽取的;姐姐的公司名稱也是媽媽取的。

一家人就要整整齊齊是孫媽媽的信條,何況都是自己開創的公司,名字也該整整齊齊。

但是王爸爸意見就很多了。

可是王爸爸不說。

穀苜環球食品有限公司,縮寫為穀苜食,是脫胎於王爸爸的全真食品。王爸爸年輕時是個醫科生,生長在民生凋蔽的年代,某日讀了英國報紙以後,胸中莫名一股熱忱,也就是中二病上腦,冒出了很中二的口號:上醫醫國!

然後就投筆從農了。

乍看之下很跳脫,但其實很合理。一個民生凋蔽的年代,沒多少人能吃一口飽飯,餓死的人多那國力當然不行。所以要救國就要提高農產量,不但要提高農產量,還要提高農質量,要讓全國人民吃純天然的有機無添加農產品。全部都是真的食品,全真食品。

絲毫不跳脫,只是中二而已。

中二通常跟成功只有一絲之隔。

所以王爸爸是失敗的。

因為隔著他的是天蠶金絲,哪扯得斷呢。縱然天蠶金絲韌性驚人,但王爸爸韌性也不差,屢戰屢敗,屢敗屢戰,在連連失敗中,他終於摸到了成功的方向。他明白了自己沒有務農的天分,不應該蠻幹,要有技巧,所以他用上了自己最擅長的技巧,嘴炮,拐到有個務農滿天賦的來就好了。

他感覺到自己離成功終於只有一步之遙了。

於是他又失敗了。

因為他所差的是阿姆斯壯那一小步,那一小步何止是他的一大步,他連太空梭都沒有要怎麼跨步。於是他痛定思痛,調整了方向。在第十次公司破產後,終於讓他找到了孫婆婆。

腰纏萬貫的孫婆婆。

凡打賞最少是一台太空梭的孫婆婆。

太空梭有了,王爸爸當然就可以跨過那一步了,所以王爸爸就成功了。

全真食品免於第十一次破產重建了。

王爸爸當時當然沒有說:婆婆,我不想努力了。

他是讓孫婆婆的孫女委婉轉達這份意思。這個孫女就是孫媽媽。後來生了王女和李茉紬的孫媽媽。

大刀闊斧改革了全真食品,走向嶄新道路,開發了無數膾炙人口食品。而這些商品成功的秘訣就是炸和鹽和澱粉。食物原料也全部都是真的,不衝突,沒毛病,不過再也不是全真食品了,是穀苜食品,上市後改為穀苜環球食品。

全真食品第十一次的成功,堅持得一點都不久。免於破產重建,免不了內部改革分裂。

這讓王爸爸很不開心。

所以孫媽媽就走了,帶著志同道合的朋友和小李走了。再然後就是穀莯環食科創立了。

所以王女只要聽到穀莯環食科就會心煩氣躁。不是穀莯環食科不好,是小李不好。因為小李被罵不要臉的小王時,她們家也要躺槍。


所以王女那口氣,只能出在同母異父的妹妹,李茉紬身上。

可是當王女想出氣的時候,倒楣的就是楊忋知,政策面的實際執行者。那群人老成精的高階幹部除了故步自封,抱殘守缺兩套經營功法練得還不錯以外,其餘最強的就是逢迎拍馬,栽贓嫁禍,爭權奪利,排擠卡位,四大人事心法,指望他們有所貢獻那跟指望母豬上樹差不多。再加上那個只會放聖光術春風中年副總岑佼擎,楊忋知是真的覺得自己的左膀右臂被砍斷其一了--而且不是左臂膀、右臂膀這種斷法,而是左膀和右臂這種斷法--沒一處完整沒一條可用的。所以楊忋知都戲稱自己比獨臂大俠還要殘。

王女也不是不知道這個狀況,可她也沒奈何,因為她需要聽話和懂得商業吹捧的下屬。這點楊忋知做不到,楊忋知只是貼心而已。所以她特准楊忋知在公司內設立了王女直屬辦公室,戰略指揮室,特准代行總經理職權。


現在,楊忋知回到了戰略指揮室。所謂的現在,指得是星期三下午兩點時分。也是高階幹部們溜班陪總經理打完高爾夫的下午兩點時分。地點在精華地段的高樓層落地窗邊間,隔出的小辦公室裡面。

裡面有楊忋知特聘的四個下屬,算是他在公司的殘肢,右膀左臂。

皋政勉、鞠邶侯、昊逸梅、畢仕麟,四個各有特色的員工。

這五個北部辦公室甚至說整間公司最有戰力的五大漢,若時間允許的話,總是在下午兩點時分開會。原因無他,吃飽喝足午睡過後,神元氣足心情好,特別適合開會。

「今天的會議開始。室長,請下達目標。」用有氣無力的聲音說生硬的台詞是一個宅男的基本操作,而皋政勉的基本操作無疑是不錯的。

「在佈達業務目標之前,我想先瞭解一下,你們對環食科的那個新產品認識多少?」楊忋知並不喜歡直呼那間公司的全名。戰指室的人也不喜歡。這公司的所有人都不喜歡。

因為他們心理陰影面積很大。

「效果不錯。我幾個女友都試過,特別好摸。」這麼渣的話都能說得這麼自然的,當然是鞠邶侯。

「你哪來的商品可以試?」畢仕麟特別擅長抓漏洞。

「他們業務也有女人的。」鞠邶侯言簡意賅,更順勢裝了個逼。

「也給我來一管。」畢仕麟是想鄙視他的,但忍住了,因為他更愛醫美。

「憑什麼?」對男人,沒有利益糾葛的時候,鞠邶侯是不屑一顧的。

「我也是女的。」畢仕麟說得毫無心理障礙,但聽得鞠邶侯一陣哆嗦。「要不,試試?」

「沒,沒貨了。試用品是有限量的。」鞠邶侯雖然酷愛後背位,但並不是這種後背位。

畢仕麟無一絲贅肉,經科學打煉的肌肉線條無疑是很美的,可惜他只有心理上是女的,而且不穿女裝,一點都不娘。鞠邶侯真心不行。

對此畢仕麟只說,我是女的,但我愛這種體型的男的,所以我自給自足。在邏輯上這完全沒毛病。

「我還有。」昊逸梅冷不防冒了一句。

「你怎麼會有?」所有人同感驚訝。這個食品宅不應該有人脈拿得到內測試用品。

「實驗室的。」他說的實驗室,自然是食藥署外包大學實驗室。「他們看不懂數據,所以拜託我幫忙。」昊逸梅在食品化學的造詣,可說得上是國內外首屈一指,能掛名國內頂尖實驗室顧問等級的。

「那是不能帶出來的。」皋政勉只會剛正面,剛正面,是不需要看人臉色和周遭氣氛的。

「用過的廢棄品可以。」

「還是犯法。」剛正面的人通常是又臭又硬又煩人。

「不會,我走完廢棄品流程,有垃圾場保管的。」昊逸梅精通各種食藥署的後門與漏洞。

「我忽然不想用了。」善變是女人的天性。不過這一次就算是男人也會變。

「那我通知他們銷毀了。」

「所以你本來就是要留給我的?」不得不說,數理邏輯天才就是很能把握重點與漏洞。

「嗯,本來想找你留個活體數據。」昊逸梅果然只關心他的專業範圍。

「他放棄隱私的話是可行的。」剛正面的人接話就是這麼扎心。

「逸梅,他們的數據如何?」楊忋知硬把話題扭回正途。

「室長,這是商業機密,不能問。」

「數據是不能說的,犯法。」昊逸梅也拒絕了。

「但是我們自己也有實驗室,我有過試用品,而且好像給過逸梅。」後背位的王者很快能聽懂所有從後面來的話題。「所以還是可以說這是我們逆向出來的。」

皋政勉無話可說了。

「還是讓實驗室用廢棄品跑一次數據吧,有紙本文件數據保險一點。」畢仕麟喜歡滴水不漏的感覺,因為他的幸運只有E。簡單來說,他就是那個轉蛋要抽到保底,保底要出的時候還會遇上系統漏洞而不出的非洲酋長體質。「然後再把廢棄品拿回去銷毀掉。」

「那我們有可能自己生產嗎?」

這個時候,其他四個人都忽然聽懂這次的業務目標了。

但是也都聽到矇了。

「總經理真的是有病。」首先復活的是畢仕麟,身為非酋他的抗打擊性還是很強的。

「實驗室可以做。」昊逸梅的言外之意就是工廠量產就別想了。

「我去準備文件資料。」皋政勉雖然只會剛正面,但在工作上,手腳還是很勤快的。「順便訂奶茶。」他知道接下來他們的大腦會很需要糖分滋養。

「不急,我們這次不是要致敬製程。」楊忋知揮手打斷,「不過奶茶還是要訂的。」

楊忋知不緊不慢地說:「我們是要超越那個製程。」

大家又矇了。

「而且要量產。她要我們做冰魄高端營養針,效價至少要一倍半。」

你知道要怎樣才能聽到一元硬幣在五百公尺外落地的聲音嗎?

很簡單,只要讓方圓五百公尺都像辦公室裡現在的狀態一樣就好。

只是一元硬幣落地聲音現在是還沒聽到,但是五顆心落地的聲音倒是聽得很清楚。

「頭兒,你怎麼做到現在還沒辭職的啊?」鞠邶侯提出了大家最想問的問題。

但回答的人是皋政勉。

「因為總經理是室長的姑姑。」

「他們不是年紀差不多嗎?」

「這件事說來話長……」楊忋知滿心無奈。

這件事確實說來話長,而且還有很多辛酸苦楚,但是可以總結成三十五個字。

王爸爸跟其中一個前妻生出了王康,他剛好也找到不用努力的對象,就變楊康了。

「我們董監事好像都是女的。」畢仕麟覺得自己似乎參透了一個公開的秘密。

「老當益壯啊……」鞠邶侯一陣唏噓慨嘆,他覺得自己還遠遠比不上王前董事長。

「現任的郭董事長也是。」剛正面講話是真的從來不看場面的。

現任的郭董事長,單名一個芙字,是楊忋知最討厭的對象,私下都叫她小狐狸精。也是另一個讓楊忋知願意留在王女身邊的理由。因為那些老幹部全是郭董一力硬提拔上來的自己人,也就是說楊忋知如今無人可用,如遭斷臂的慘況就是她做的梗。斷臂之仇不可不報,所以他全力支持王女上位,以逼郭董退休。

「別說這個了。」楊忋知不想再談。

「真的不可能嗎?」他問昊逸梅。

「改良是可以的,量產……」昊逸梅幾經思索,「也不是完全不可能。」

「那就是等於不可能了。」畢仕麟大概可以猜到有多不可能。

「做吧。」皋政勉的另一個特點就是,特別中二。因為他是個宅男,而且還覺得自己特別有主角氣質。

如果他遇到那個經典狀況,女兒和老婆掉進水裡,你會救哪一個?他會直接跳水救兩個,同時也是第三個等待救援的人。有主角氣質、中二病,和有主角光環是截然不同的事情。

「頭兒怎麼想?」油油亮亮,閃閃動人。什麼鍋都不背的就是鞠邶侯。如果是那個經典狀況,他肯定是說,我都有戴,沒有女兒,所以也沒有老婆。

「其實我們沒有選擇。」楊忋知嘆了一口氣。

「頭兒,你確定我們做的那管,是叫冰高營,不是叫金包銀嗎?」

大家都覺得鞠邶侯突破了盲點。

「一次解決一個問題吧。」楊忋知無奈說,「逸梅,要從哪裡開始?」

「膠原蛋白吧。」

「鱘龍魚可以吧?」畢仕麟很快能跟上思路。

「我去下單。」皋政勉手腳真的很快,還連飲料的單都下好了。

但是皋政勉的下一個回應就讓大家很傷神了。

「財務回傳說,我們自己有養殖場,讓我們買魚苗就好。」

「來不及吧。」

「我也說了。」皋政勉比平常更有氣無力,「他說預算不夠,魚苗便宜一點。而且我們肯定不會只需要這一種而已,他要我們省著點。而且要盡量想辦法用我們子公司現有的產品或產線。」

「至少給個應急用的額度吧?」昊逸梅相當不滿。

「有,」皋政勉說得更無力了。「他說我們鯧魚還夠。過年大家不拜了,去年的量還沒消耗完,養著也是浪費,儘管拿。」

「飲料什麼時候會到?」楊忋知已經不想再說了。


就在大家靠子公司旗下的甜飲填補著空虛無力感的同時,終於也有點閒心讓思緒發散。然後鞠邶侯忽然想到一件事:室長的姑姑是總經理,皋政勉是怎麼知道的?

然後鞠邶侯滿是驚慌地看向畢仕麟。

畢仕麟好像也剛好想到同一個問題,遇上了鞠邶侯的視線,一機靈打了個冷顫。

一旁的昊逸梅看到兩個人不對勁,接上了他們求助似的目光,然後也冒出了同樣的想法。

是啊,皋政勉怎麼知道他們的家族秘辛?

他好像是第一個進戰指室的。

他好像是最早進公司的。

他好像跟室長很熟。

他好像特別多限量公仔。

他好像薪水不是特別高。

然後他們都共同得出了一個結論:

難怪他什麼事都可以剛正面。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6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