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will

work in progress

【短文】「批鬥校長」和「講人話啦」

大約在7月底以後,內地微博、 自媒體之類經常有人轉載香港記者在記者會咄咄逼人的、不顧規則的質問以至起哄場面,視之為「沒禮貌」、「沒質素」甚至「黑記」的表現﹕

好像這種

然而,如果他們有從事情的開端一直追看每一個記者會,便會留意到在某個時間點之前,新聞界、記者在官方記者會整體的「禮貌」程度其實並非向來如此。

按:坦白說,個人認為香港記者在記者會上發問的質素,往往良莠不齊,有的不痛不癢,有的問得不夠精準,有的過分情緒化,甚至有的不著邊際,而且經常一下子問得太多問題,讓回答失去焦點。

不過這點並不影響「講人話」這個話題。

其中一個標誌性的時間點是在721事件後的港府記者會,記者們仿如被「解放」了一般,港台記者利君雅更多次大聲質問林鄭,要求特首和高官「你地唔好咁啦,講人話啦」基本上是自這天以後,記者不停質問和起哄的場面才開始大量出現。

講人話啦

那麼,甚麼叫做「講人話」?


上個星期,中文大學發生了以下這個場面:中大暴徒闖大樓 撒溪錢批鬥校長中大生會議室內灑溪錢阻發言 段崇智一度不滿拍枱

坊間有人以文革中學生造反批鬥校長老師的場面來類比。

我同意這是一種很危險的趨勢。然而我還是得補上一句,即使表象類近,千萬不要太過輕易的用文革來形容香港。別的不說,只論一點足矣:政權扮演的角色

我們再看下去。


中大校長段崇智在10月10日下午五時半與師生舉行對話,無線在晚上10點的報道是這樣的:中大校長與師生及校友對話-對校園被損毀感心痛 

段崇智發言期間有人向他照射鐳射光。
段崇智說:「我希望你不要用綠色的鐳射光,好不好?」
對於有校友關心被捕學生情況,中大指六月至今共有32名中大學生被補,會向他們提供法律、學業等支援。段崇智離開時一度被包圍。

星島日報在晚上10點的報道是這樣的:中大對話會段崇智離開時一度被包圍 學生跪地痛哭

【星島日報報道】中文大學校長段崇智下午在校內與學生、校友及教職員對話,會上有身穿黑衣蒙面人士叫囂抗議,段崇智曾被人用鐳射光。至晚上9時段崇智離開會場時,遭大批學生包圍,要求明確譴責警方使用過度。段崇智在發言時表示,香港社會問題深層次,要時間及智慧解決,政府需要面對問題,全面獨立調查事件起因。
學生聲稱,有被捕人士曾經被警員施以性侵犯及暴力。段崇智重申譴責一切人士包括警方暴力,回答引起學生不滿。段崇智,指曾與被捕學生會面,強調如果遇到不合理對待,一定會保障同學的法律權利。
段崇智表示,近日有校園地方被破壞和塗鴉,有關人士沒有考慮持不同意見人士感受,令他們不安,妄顧其他校園使用者權利,期間有在場人士拍手,亦有人起哄。
有校友發表意見,認為有中大學生進行一連串有損校譽、和侮辱校長的行為,有違中大校訓,感到痛心。段崇智希望,年輕人多認識及尊重國家,現場支持示威的人士起哄,高唱反修例的歌曲。
有內地學生認為,民主與自由是建基於法治,問段崇智有何措施處理有內地生被攻擊的問題。現場人士又再起哄,指罵內地學生。到晚上段崇智離場時,學生上前包圍,要求校長譴責警察暴力,有學生情緒激動跪地痛哭要求段崇智發聲明,情況混亂。有人阻止校長上車離開。

照此看來,到此為止,氣氛還是劍拔弩張,跟上個星期一樣。


香港電台在晚上11點的報道是這樣的:段崇智對話後欲離開未理會下跪學生 及後折返私下談話

中大校長段崇智晚上與學生對話後,被在場人士圍堵,要求他發出聲明譴責警方暴力,有學生下跪痛哭。
段崇智最初未有理會下跪的學生,一度上車嘗試離開,被大批學生攔阻,副校長協調下,段崇智落車返回邵逸夫堂與有關學生私下談話。
場外仍然有大批學生留守等候。

我在此引用其後閉門對話會的一篇文字分享

中大閉門對話會文字分享
(校長落淚、眾人向校長道歉)
- 段崇智離開對話會後上車,學生圍堵校長車,兩位副校長落車嘗試調停,而段校長仍然坐係車。
- 其後副校長向同學承諾會連同校長返對話會現場探望崩潰同學。當副校長嘗試上車與段校長商量時,段校長不願開門,副校長透過車窗與校長討論,並叫同學退後,校長其後於保安組護送下行出車。
- 校長決定與崩潰學生閉門會議,請所有記者離場,而一眾學生與校長及其他職員繼續係會場對話。
- 校長坐下安慰崩潰嘅一名同學,同學哭訴自己曾被警察用鐵鏈鎖手、被警棍打、被十名防暴上門查屋。段校長抱住哭訴同學。
- 校長承諾會譴責所有警察行施嘅暴力,而且唔會再有中大學生係中大範圍被捕。
- 有校友指中大校長地位比一般學生同校友高得多,指如果校長願意到警局陪伴學生,或陪同學生上庭,警暴情況便會大大減少。
- 校長指自己不知道學生幾時上庭,指反送中運動係新挑戰,自己同管理層仍一直學習如何處理。
- 校友指普通人都可以上網睇被捕人士嘅上庭時間。另一名學生重申警察早前係大學站無故拘捕被地盤工人打嘅兩名中大學生,當時如果校長在場,警察就會知學生有人保護,該兩名學生就唔會被捕。
- 校長承諾未來會上庭聽聆訊。
- 數名學生其後逐一表示自己已經睇唔到未來。
2300 ——————-
- 校長指自己今晚會瞓唔著,因為發現自己有好多工作要做,指自己今日了解咗好多嘢。
- 段校長指一日中大人一生中大人,不論在何地都係中大人,而佢指不論大家點笑,佢都真心地視大家為家人。
- 段指未來會新增緊急task force,增加人手幫助學生,並會邀請學生加入task force。段指佢地呢種年長人士不及年輕人敏感,希望大家願意通知佢地。學生問校長知唔知咩係連登Telegram,吳副校指雖然知道,但執行層面上真係無時間睇。
——————-
- 有職員一邊流淚一邊指自己之前俾咗私人電話學生,指就算係凌晨三點打俾佢幫手都得,甚至曾私人借錢提供經濟援助。
- 吳副校指認為自己過去十四年做得好好,但今次自己仍然處理得非常不完善。而段校長亦同時落淚,指自己非常希望幫助學生,而認為呢種小型對話比千人對話直接得多。段指自己都係人,當學生大叫佢唔配做校長時,佢都會嬲。隨即有學生躹躬向校長講:「校長,我代表大家同你講聲對唔住。」眾人紛紛向校長道歉。
2318 ———————-
- 學生要求校長承諾當再有防暴到大學站,校長會到現場。
- 職員指中大自七月開始已經請咗廿四小時律師,指如果有同學致電,或者防暴到校園,律師便會立即幫忙。
- 同學指香港有個結界叫「警處」,而且警察會濫權阻止被捕人尋找律師。亦有校友質疑點解校方而家講咗咁多措施但無人知。職員重申佢地一直努力緊。
2325 ————————
- 學生指:「如果校長你出嚟,你就係手足!我話嘅!如果有人敢打你,我實幫你擋!」其他學生紛紛和應:「我都幫你擋!」校長回應:「多謝你地。」學生紛紛指無人真係「憎恨」校長,只係想校長做到「與學生同行」。
- 有學生發言:「我自己家父係退休警察,經常話我哋係曱甴,但當我返屋企時,我爸爸會幫我按摩,同我講:『你有咩事,我實去保釋你。』校長,我覺得呢啲就係愛。」同學指唔會要求大學表明支持示威者,但即使政見不同,如果校長真係視學生為家人,應該要陪伴學生。
————————
- 吳副校長總結指,第一,校方將會出聲明譴責警方暴力,第二,成立緊急task force,集中研究如何提供到即時幫助,同埋俾同學知道有大學援助。但強調人手不足,始終需要保安組幫助,自己唔能夠24小時on call。
- 段校長強調如果警方真係強行闖入校園,一定會要24小時on call嘅律師團幫手。
- 校長指今次對話除咗與受警暴同學嘅對話係private之外,所有嘢都可以同其他同學share。其他同學指新聞已經寫咗「段校長冷血回應」,但事實唔係咁,希望可以為校長正名。
- 吳校長指時間不早,希望開門俾其他同學進入會場。現場同學與校長副校各人組成數個小圈作「小組對話」。現場氣氛非常輕鬆及融洽。
- 眾人移師到會場門口,校長正向剛到場學生交代剛才小型對話會嘅內容,稱自己十分感動,詳情請看各大媒體直播。
<完>

即使這種溝通只是一時間的表面功夫,只說不做;或者受現實所限,只能說不能做;或者說雙方分岐仍然巨大:起碼在一定程度上,雙方,尤其是身在高位者,用「人話」展開了溝通

而段校長亦同時落淚,指自己非常希望幫助學生,而認為呢種小型對話比千人對話直接得多。段指自己都係人,當學生大叫佢唔配做校長時,佢都會嬲。隨即有學生躹躬向校長講:「校長,我代表大家同你講聲對唔住。」眾人紛紛向校長道歉。

某些人眼中的黑衛兵,在「人話」之下,重新變回了一羣絕望的學生;某些人眼中的無恥之徒,重新變回了一位學生的校長。

本應如此。

是甚麼地方出了錯?


在這些年來的香港,聽到「人話」已經是非常奢侈的事情了。如果林鄭不是一個公務員,是一個政治家,也許她的政府,最少在表面上,這些月來會說多一點「人話」。如果她或者她的官員們有魄力有空間能做到這一點,今日局勢不至於此。

「講人話啦。」

可惜他們說不了。

可惜我們都知道,他們不會說,也說不了。

中大校長與學生對話 - 用聲音蓋過別人的本地學生

【拋磚引玉(1)】 雞同鴨講—Morey—港人很容易管—怎麼樣才不算港獨—董生—英國埋的雷—FAKE NEWS!

香港羅生門 (1) - 從「牆」和「心牆」說起

登入發表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