弓玄王

一个人的烟火是孤单 一群人的烟火是麻木 (公众号:新迷因)

缪可馨事件的家长们,盲从会毁掉别人孩子,也会毁掉自己的孩子

發布於


1.

因为作文一直没法过关,两节作文课后,小学五年级学生缪可馨翻过教室外栏杆,从四楼坠楼身亡。

这实在是一个极度让人悲伤的结局。

小学五年级的学生,已经具备非常强的自我意识。要知道,缪可馨的作文在班里一直是公认的第一,而现在面临的是反复修改,反复不过关,反复否定受批评,反复的人格撕裂。

我不是搞教育的,不清楚所谓的教辅大纲对小学生作文的具体要求。但是看到这样的文字,无论从描述情节,还是最后总结观感,对于一个五年级的小学生来说,已经无懈可击了。

这说明一个客观的事实,缪可馨具备这个年龄段孩子正常的三观和认知。任何一个思想作风端正的教育工作者,我想都会以有这样能明辨是非的学生而欣慰。

而这样最基本的三观和认知,却让班主任袁老师十分气闷。上面那些被勾选要求删除的文字,怎么看怎么都是鲜活生动的描写,但是在她的眼里,这些文字都犯了跟正能量相冲的五行大忌。

这位袁老师基本的语文教学能力应该不容怀疑,但是这样鲜明正确的读后感却别她判为“负能量”,这让正负能量又有了更多的曲解。

多年前遍布国内的山木培训,它的创始人宋山木诱奸女学员时,常用的口头禅便是,"你现在身体里充满了负能量,要不我吃点亏,给你注入一点正能量吧",这应该算是对正负能量最无底线的曲解了。

而今,借由正负能量之名,歪曲其真实含义,将其武器化,行不苟之事可谓甚嚣尘上。就如法国大革命时期罗兰夫人临刑前那句话:

“自由啊,多少罪恶假汝之名以行。”

而这一次,这场假借正负能量为名的猎巫套索最终套向了孩子的脖子。

不要被表面的样子,虚情假意、伪善的一面所蒙骗。在如今的社会里,有人表面看着善良,可内心却是阴暗的。他们会利用各种各样的卑鄙手段和阴谋诡计,来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

这是缪可馨被老师判定为不是正能量的句子。多好的读后感总结,很多成年人未必能有这么深刻的理解,要不,保健品卖给谁?P2P忽悠谁?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所谓教育,教是方法,核心在育。我认为,教师最重要的教育使命就是要让学生学会判断,明辨是非,这远比叫他识字,计算等基础教育更为重要。

而后根据缪可馨家人的反馈,这位袁老师违反规定,自己开办了作文辅导班,而恰恰,缪可馨却没有上她开办的作文班。

事情似乎一下有些明朗了,难道是袁老师借传递正能量为虚,行未输送银两报复为实?我从来不愿意阴谋论揣度别人的行为意图,因为人性的黑暗根本经不起揣度,一揣一个准。

尤为玩味的是,缪可馨的作文一开篇就出现的错误,而这种错误对于缪可馨而言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但是对于这位袁老师来说,四大名著作者著作权张冠李戴未被发现,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是咬碎银牙揪辫子的冲动导致心不在此?还是根本就不太熟悉罗贯中和吴承恩的业务领域?

如今可以明确的是,在袁老师所奉为经义要旨的正能量,最终却被自己一竿子捅漏,彻底搞砸,目前正以负能量的形式在全国急剧扩散。


2.

最让我气愤的不是这位刷新教师底线的袁老师。毕竟,她的问题已经不是简单的道德问题了,违规开办补习班,粗暴对待学生,在校监护不力,导致悲剧发生。这已经明确构成刑事犯罪了。

我气愤的是,缪可馨跳楼身亡后,躺在冰冷的太平间,尸骨未寒,而她生前所在班级的微信群里,竟然有家长发起投票说“袁老师没有错,大家点赞”。

于是,在这个名为“505一家人”的家长群里,家长们纷纷竖起了大拇指,整齐划一,像是纳粹齐刷刷伸手向希特勒献礼一样。

这实在毁人三观,我不禁感叹,这到底是什么样的一群奇葩家长呵?

这让人不由联想到二战时,纳粹德国建造了许多集中营来囚禁犹太人。当数以千万计的犹太人在集中营被毒害与虐待时,集中营中参与维护这个暴力机器的技术工人,党卫军士兵,他们是否也一样为灭绝罪承担罪责?

我没有杀人,我只负责按下毒气按钮,我只不过听从元首的命令。

这就是汉娜阿伦特所说的“平庸之恶”。

同样的道理,我没有加害缪可馨,我只是对袁老师点了个赞,认为她做得对。

要知道,你们每一次违心地竖了大拇指,违心地表达自己混淆是非的认知,都是在为这种卑鄙可耻的行为助长气焰。直到某一天,这种狂妄无知的气焰达到肆意妄为的地步,最后,你们所包庇纵容的,必然会转头反噬你。

教育学家杜威曾这样告诫他的学生:

“要使人生的行为,受知识支配,不要做无意识的盲从。”

这位赫赫有名,曾经是胡适,蒋梦麟,陶行知等民国大师的老师并不知道。如今,群体性的无意识盲从已经从自我伤害到互害,再从互害上升到群体伤害,如今更甚,从群体伤害升级为伤害我们的下一代。

纪伯伦在《先知》中这样告诫所有为人父母者:

”你们的孩子其实不是你们的孩子,他们是生命对自身渴求的儿女,他们借你们而生,却并非从你们而来。“

就这样一张照片,对于我们每一个家长而言,无论照片上的孩子是谁,都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那不就是我们自己的儿女吗?如今照片上的孩子不在了,为人父母者,谁的心里不会感到痛?

这场悲剧发生后,这些家长齐刷刷站在了袁老师周围,像是无形中构建了一道黑漆漆的高墙。而作为受害者的缪可馨家人,显然就是这场博弈对抗中的鸡蛋。

“在一堵坚硬的高墙和一只撞向它的鸡蛋之间,我会永远站在鸡蛋这一边。”

村上春树曾经这样强调,无论高墙多么正确,鸡蛋多么错误,他都要站在鸡蛋一边。

同样,我想大多数为人父母的“我们“,都会毫不犹豫的选择站在鸡蛋的一边。

 

3.

我小的时候,鸡仅仅是家禽,只会下蛋打鸣,还没有衍生成一种职业。同志也只会在老电影中才有,是真的有共同革命理想的一群人,还没有发展到指代一种特殊人群。菜地里的萝卜,拔出来擦擦泥就能吃,清甜无比,也不用担心农药残留。去同学家留宿一周,没手机没微信,最后回家挨顿打就没事了,根本不需要报警和重金寻人。

现在,看看我们周围,有很多无情的黑手已经伸向我们的孩子。很多次的极端事件中,总会有那么几起,受到最大伤害的就是无辜的孩子。

孩子,在和大人主导的每一次极端事件的零和博弈中,注定是永远的输家。

很多人都读到过这样的鸡汤:从来都没有岁月静好,而是有人在为你负重前行。

现在我想在这鸡汤中狠狠地再加一把盐:现如今不只是为你负重前行,而是特么众多无辜在为你挡枪送死。

但是千万别侥幸,因为谁也无法保证,你不会成为下一个为别人挡枪送死的无辜!

缪可馨已经离开了,这个如我家姑娘一般大的女孩,此刻正静静躺在冰冷的太平间里,脸上也许血迹犹存。而我的女儿此刻正在书房看书做作业,两个相似的女孩,命运却走向了截然不同。

她原本有无限可能的人生,却从此定格在了11岁,定格在这燥热而多事的六月。

最后,不管针对这件事有多少不同的观点,一旦你有了孩子,你一定会认为我说的都是对的。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