弓玄王

一个人的烟火是孤单 一群人的烟火是麻木 (公众号:新迷因)

徐晓冬打假和杨丽萍被嘲:面对骗子与脑残公害化,直接干就完了!

發布於

1.传武,扶不起的阿斗

5月13号,徐晓冬单枪匹马,到郑州玉米大厦楼下,亲自找一龙应战。

起因是徐晓冬爆料传武造假内幕,揭穿一龙靠打假拳疯狂捞金,而所谓的KO金腰带称号,本质上连娱乐裤腰带都算不上。

按照武林规矩,这就叫踢馆,何况战书是一龙自己下的。如今人家亲自登门来应战了,不但不敢露面,最终还是使出了连普罗大众所不齿的卑鄙绝学:进击吧!110。

这不是警民一家,维护社会治安,这叫缩头乌龟,河南话叫鳖孙。

 其实觉得干不过徐晓冬,完全可以下楼找徐晓冬私下勾兑,诚恳说声:大哥我错了。

别看徐晓冬外表彪悍,长得像匈奴骑兵似的,但是三观端正,重情重义,绝对讲道理的人,不会不给台阶下的。以后你一龙开播挣钱,财源广进,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多好。

 可惜事后,一龙竟然在视频里,构陷徐晓冬是借机炒作。这就让一众瓜友有些纳闷了,现实中你龟缩不敢见天,一上网,打开视频你就像是发了水,一下舒展开,闹腾欢了,这人生啊,自己把自己折腾地像是脱了水的黑木耳。

 类似的传武大师自己把自己作死的还有两个,20秒郎雷雷,只接不发马保国。

 比起一龙,这两人就显得十分清奇了。一龙虽下作,但是智商还在线,知道真打干不过,就动用嘴炮功夫。而这两人,简直就是上天造物弄人下的两朵奇葩。

 大概长期生活在牛逼哄哄的个人虚幻中,慢慢整个人就跟着感觉涅槃了,幻化成一种只在卡通片中才能存在的超能物种,感觉自己就是具备了开启宇宙能量的克苏鲁巨兽。

 这算是自欺欺人的巅峰了吧。

 雷公太极自从被徐晓冬20秒KO以后,人生一下疲如老狗,这次总算在疫情期间逮到方方,想要借助民族主义这股风潮咸鱼翻身。

 这里有一个前提,不管方方做了什么,也轮不到你用武力来教训。中国是法治社会,随便乱行私刑可是要蹲班房的。

 况且,人家方方是六十多岁老太太,你才四十出头,按辈分都可以当你妈了,有你这样孝敬老妈的吗?

至于马保国,黄土都埋到鼻梁骨了,还敢跟高一个头的练家子玩,这心眼缺到,女娲娘娘拿着都为难……唉,还是算了,你们去看视频吧,我都懒得说他了。

这几个人一系列的骚操作,让大多数明辨是非的人,深刻认识到一个终极真理,作为一个传武骗子,要维持基本的智商在线,是多么艰难的一件事啊!

 从100多年前高喊“刀枪不入”的义和团,再到如今的雷雷马保国,感觉这两个人就是100多年前那批大师兄反复投胎,折腾到现在,迭代出来的一样。

 其实,这种人的存在受伤最深的是整个社会,因为他们用群氓主义的强盗手段扭曲了正常的社会规范,拉底了正常人格的道德底线,让好人的艰辛付出在社会上得不到公正回报,而坏人机关算尽,却处处得偿所愿。

 对这种人的批驳反映的依旧是社会公正的问题。这样的问题在历史上总是在不断重演轮回。

 黑格尔早就一语道破: 

人类从历史中唯一学到的,就是人类没有从历史中吸取任何教训。

如今,满大街各行业骗子如百鬼夜行,充分证明了人类始终逃脱不了反复轮回的宿命。

2.反智,脑残的精神家园

前两天,舞蹈女神杨丽萍竟然因为一条个人生活视频,就让人送上了热搜。

要知道,杨丽萍从来都是远离喧嚣,特立独行的人生状态。即使这样也能踩到某些人的尾巴,招致了这样的反唇相讥:

一个女人最大的失败是没一个儿女,所谓活出了自己都是蒙人的,让你再年轻30年,到了100岁,你的容颜难道还能保护30岁样子,即使你再美再优秀都是逃不过岁月的摧残,到了90岁,儿孙满堂那种天伦之乐。

就这样一条评论,竟然收获数万点赞,大多数跟评竟然充满了偏见,酸溜溜的,就像是山西老瓮坛里沤出来的一样。

这让人有些毛骨悚然,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艺术家随手一拍,竟然能引发如此大的价值观反弹。

 其实,跟评中认同的这些人根本不明白,衡量一个女人的一生是否成功,是其内在的精神是否富足,以及自内而外所展现出的精神风貌,并不由他人评说,更不是如母鸡下蛋,沦为生育机器。

 认真想一想,持唱和观点的这些人,不就是我上一篇文章(《为什么步步妥协,大多数年轻人依然活得如此沉重?》)中所说在信息茧房中沉沦的这代人吗?

 因为资本和技术的力量,他们生存在一种特定的信息屏障中。在这里,他们只能从无数同质的,毫无价值的信息中获取有限认知,最终构建成一种畸形的价值观认同。

 这话翻译一下,那就是因为无法形成健全的价值观,以及无法进行阶层跃迁,他们在社畜群体中,面对一切自身无法达到的人生状态和认知高度,所能做的就是进行彻底的拒绝和诋毁。

 这不就是网络喷子的本质所在吗?动不动就小心肝受刺激,滋生羡慕嫉妒恨,时不时就醋坛子打翻,酸水乱冒。

 这样的反智脑残与前面的骗子无赖完全可以归为一类。因为他们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不是蠢,就是坏,或者二者兼具。而且,这些人都有强烈的欺骗性人格,并且所有人都心照不宣,但积极维护这样的共通人格,只因为他们需要通过欺下媚上,欺世盗名来获得社会认同。

 勒庞在《乌合之众》中对这样的群体做出过精确论断:

一个人精神失常,是极容易被识别的;一群人的精神失常,却很难被发觉。而最先发现并且指出的人,通常会被认为是精神病。


3.宋朝,玩得是心跳

中国几千年文明史,同时也是奸贼小人顽强存在和不断壮大的发展史。

前段时间,电视剧《清平乐》大火,里面讲宋朝仁宗年间的一段鼎盛时期,唐宋八大家中除韩愈柳宗元外,其他六位都在这一时期轮番上场,但是都逃不过被奸贼小人构陷干翻的命运。

历史上真正的宋朝,无论从朝野到民间,都是坏人多于好人的时代。在平话和小说描述里,那可是相当的野蛮凶险,是片林子,必逢土匪,路遇庄子,必遭黑店。几乎所有贩夫走卒都有收过或者被收过买路钱的经历,也几乎所有客栈酒肆后堂都有一根剥皮凳,动不动就把人心醒酒汤端到你面前,拿着刀问你喝不喝?

而庙堂之上就更为恐怖,可谓人人卑鄙,个个下流。朝堂上彼此还笑脸呵呵,个个装得像圣诞老人,一转身就下死手。山呼万岁后,众爱卿平身抬头,放眼观去,官帽下每一个脑门上都刻着一个大大的“坏”字。

就如司马光和王安石两大派系,党争之乱无所不用其极。今天构陷你小弟苏东坡,就是要让他全家死光光,明天罗织你幕僚章惇,也一定要他全家死光光。

今天司马光下课,明天王安石遭殃,两个人所代表的利益集团就像坐跷跷板举高高一样,你方唱罢我登场。(注:在这里,并非对司马光和王安石个人品行有诟病,相反,这二人都是具备家国情怀的能臣志士,针对的是其后隐藏的利益集团)

最后,新政旧政朝令夕改,轮番更替,百姓莫衷一是,无所适从,而整个宋朝的国运,也在这你来我往的斗争较量中日渐衰退。

 这就是历史,就是一部小人与小人较量的斗争史。而真正的正义之士,总是在进入决赛之前就被放翻在赛场外了。

毕竟,纵观五千年世界历史,那些开局豪迈结局悲凉的能臣志士,哪个上面不是站着一群奸贼脓包。


4.坏人公害化

现在似乎小人都已经有些灾害化了。

感觉以每个人为圆心,方圆50个朋友圈半径范围内,无论网上还是线下,不管你做了什么,事后发到网上,总会像发豆芽菜一样,顽强地冒出几个缺乏判断力的小丑,对你的行为进行指责或者批判。

就像疫情期间有些喷子对张文宏老师”粥论”的围攻一样,这种事情也能跟民族大义牵扯在一起。想想看,还有什么不能被这些祸害当武器的。

 更为恶劣的是有一种价值观在慢慢滋长壮大,那就是老实人处处碰壁,处处受嘲笑歧视,而坏人以骗为傲,甚至把骗包装成公然宣扬的本事,而整个社会似乎也乐意为这种价值观背书,助长其盛行。

 为什么有那么多反智脑残,因为这符合这一类群体的现实需求,毕竟在网上发布言论没有束缚,机会成本极低,但是效用却是极大,既能收获精神上的成就感,成为喷子界的大师,意见领袖,还可以发家致富。之前引导批判张文宏“粥论“的几个微博大V,哪一个不是百万粉丝,一年带货就是几十万回报。

 为什么有那么多骗子无赖,回看我上一篇文章(见《为什么步步妥协,大多数年轻人依然活得如此沉重?》),因为实现阶层跃迁需要大量的金钱,而积累财富是个漫长曲折的过程,于是社会上催生了许多快速致富的门道,任何事情一旦求快,就必然陷入浮皮潦草,弄虚作假。

 要知道,骗子们从来不会错过反智脑残们创造的收割机会。理想中的社会分工应该是这样的,骗子骗脑残,脑残骂骗子,骗完开骂,骂完再骗,首尾完美衔接,跟人体蜈蚣一样,正好形成互害闭环。

 但现实却很残酷,骗子和脑残不但互相残害,也互相成全,他们结成同盟,或者身兼二职,向正常人发难,一起危害正常的社会秩序,一起败坏整个社会的公序良俗。


5. 傻逼就要打

网上有很多很糟糕的毒鸡汤,什么碰到烂人要绕道走,别跟烂人计较,什么要学会与黑暗和解等等。

但是实际情况是,一旦你被烂人缠上,那就是一生的噩梦。一旦你被黑暗笼罩,你将遭受更大的不公。

非常佩服徐晓冬,要知道跟这样一群坏人周旋,每时每刻都会面临坏人各种下三滥的诋毁打击,得有多强的毅力才能坚持到现在。

想想之前揭露鸿茅药酒的谭秦东医生吧,因为某些超现实手法,生生被折磨成PTSD。

写到最后,援引徐晓冬的一句至理口号,我一度认为,这句话简直就是应对这类社会公害的终极策略。那就是:

傻逼,就要打!

这是一个朴实无比的战士呼号,但却是这个时代的最强呐喊。

而徐晓冬,正是那个跨越栏杆,向坏蛋抡起拳头的战士。

如今,没有敌人,只有傻逼。

傻逼,就要打!

为什么步步妥协,大多数年轻人依然活得如此沉重?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