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uralman

Natural living in the world, nothing rather than enjoy the life whether in good or bad time.

【我的第一次】我第一次遇到鬼

有些人有陰陽眼,可以隨時看到鬼魂,但肯定自己不屬於這類人,我也是一個不怕黑的人,從小就習慣在工廠的黑夜裡呆著等媽媽下班,可卻從來沒有見過鬼,所以我不曾有過撞鬼的經驗,直至那次出外旅遊之後,挑戰了我對世上是否有鬼的想法。

若干年前,我和老婆回台灣旅遊,兩個小孩請家裡的老人家看著,那趟旅遊重點在台北和台中,行程五天。由於要坐火車去台中,選擇了台北火車站附近的酒店做落腳點,最後我們選擇了許昌街上的一家飯店,那是一家由宗教團體經營的酒店,他們經營酒店、旅館或青年旅舍很有經驗,是一個國際品牌。

許昌街雖然不是一條大街,但地點四周有很多商店、食肆和車站,交通非常方便,街上路過的人有從補習班下來的學生、有趕回家的上班族、超商進出的客人,還有計程車穿梭來回,一片忙碌,好不熱鬧!我到達大堂辦住宿手續剛好是黃昏,櫃台為我們安排了高層的一個房間,由於曾經是澳門相關團體的幹事(義務),他們特意禮待給我的房間,是酒店裡最頂級的客房。

這個房間蛮大,窗靠大街可看到對面有髮廊、補習班、便利店、西餐廳和車機專門店等營業場所,而房中間放了一張King size的大床,其他如梳妝台(與大床對望靠牆放著)、寫字台、衣櫉和電視機等也一應俱存,奇怪的是浴室,浴室是長方形,中間先要經過盥洗室和馬桶,然後才能走進浴缸洗涼,好像是另外的一個獨立空間。

從桃園機場一路下來都沒有吃過東西,肚子雖有點咕嚕作響,但老婆很怕熱,她說一身汗味要先洗個澡才有胃口出去用餐,便不由分說衝進浴室沖身,我只好整理一下行李來等「老闆」沐浴完畢,我在大床上坐著,忽然想起兩個小朋友來,想看看他們有沒有在家裡頑皮搗蛋,讓兩老生氣。

遠處傳來的shower聲音,老婆還在享受著她的熱水浴,我乘著空來個視訊電聯,電話一通女兒很快就接了,在電屏上看到她嘴巴不停的動,正在吃著黃昏小點,我還來不及問哥哥在哪?她把我的話攔住,很好奇地問我:「爸爸,坐在你後面的人是誰?他(她)正在看著我」,這一問讓我征著,房間裡那有第三者,老婆還在洗澡,看著梳妝台鏡中的我,後方空無一「人」!

就在征著那一刻,聽到老婆洗完澡快要出來,我應酬了女兒兩句便怱忙把線掛了,因為我怕嚇到她,老婆的膽子很小,她不但怕黑,連狗、小昆蟲、陌生人、玩機動遊戲都怕,更遑論鬼魂這東西,如果給她聽到女兒的問題,肯定她晚上睡不了覺,還要馬上要搬離這間酒店,有時候不說出來反而對她好一些,況且我也不確定是否真的有鬼。

晚飯後我們還在附近逛了一回,買了點小食便回酒店,睡覺前我往浴室洗澡去,當我來到盥洗室的時候,浴缸那邊的花灑蓮蓬頭突然不停地滴水,然後感覺有一陣風似的在我身邊經過,在酷熱的夏夜裡這種涼風的感覺是特別真實,雖然心裡有一點寒懾,無奈還是要把澡洗完。

洗完澡出來,老婆已躺在床上呼呼大睡,心想像老婆一樣先好好睡上一覺,什麽事情得留待明天再來處理,就這樣留下一盞小燈蓋頭大睡,睡到大半夜我給涼風吹醒,發現蓋在身上的薄床單掉在離床頗遠的地方,理論上在「爛瞓」(重睡)情況下床單最多只會掉在床沿的地板上,為何床單會「飄」得那麽遠?這個問號那夜我沒有去想,只用自己的外套代替床單蓋頭再睡,但還是沒睡好,輾轉反側一直到天亮。

第二天,吃完了早點,我向櫃台要求換了另一間客房,雖然是小一點,但進去的感覺十分安寧舒泰,老婆問起換房的原因,我扯了一個謊話,說:「發現房間有蟑螂」。一直到今天我都沒有跟她說出那次換房的真正原因,如果她知道了真相,晚上她會不敢一個人留在家裡,那是一件比撞鬼還要麻煩的事!

Matters第二季社區活動提案:我的生活記事

Matters第二季社區活動提案 - 我的第一次

包天撞鬼記(3):鬼壓床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