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uralman

枯葉餘輝

學習語言經驗談(一)...我的葡語是怎樣煉成的?

發布於

我懂三文四語,包括葡文、英文和中文(國語和粵語),葡文是我以前用來幹活的謀生工具,英文是現在每天生活的「必需品」,而中文則是為結交來自五湖四海的朋友用的。

首先,談談我學葡萄牙文的心路歷程吧!

葡萄牙語是拉丁語系的其中一種,它跟西班牙文、意大利文和法文來自同一個老祖宗,他們的語法結構比較複雜,光是動詞這一塊,對時態、人身和語態都分得非常清楚,不同時間、不同的人說話都有不同的規則,甚至連名詞都有性別區分,桌子(mesa)是女性,外套(casaco)是男性,使用時必須先有性別冠詞(a/o)在前面開路,不能搞亂,例句:請幫我把桌子和外套賣掉=Por favor me ajude a vender a mesa e o casaco.

所以對於一些從未學過外語的人來說,葡文就好像是從外星來的語言。我學習葡語的歷史是在大學畢業後才開始,我參加了一個里斯本大學文學院的葡萄牙語言暨文學課程,我明白要學好一種語言,必須要把語言生活化才可以有進步,所以從踏入文學院第一步,除了上課以外,我盡量避免和同班的中國人走在一起,大部分時間想辦法去接觸葡國人,主動進入他們的世界,雖然開始的時候大家的溝通的確有點困難,但隨著日子的累積,障礙便逐漸減少。

我最好的老師不是在大學的課堂裡,而是一個在學生宿舍當內務的葡國大媽,她叫Margarida,是一個郷下人,雖然文化不多,但是她的友善和耐性卻是那些一板一眼的葡文老師無法比擬,每次當我聽不懂她說什麽的時候,她總是用盡各種方法要讓我明白,有一次她來問我有沒有衣服要送洗,我分不清camisa(衬衫)和 camisola(毛衣)的意思,雖然她用了很長時間跟我說明,我還是不懂,最後她乾脆把自己的外衣脫掉露出毛衣,然後再把毛衣脫掉,用手拍拍身上白色衬衫蓋著的豐滿胸懷,我終於懂了。還好我沒問到Calcinhas(內褲)是什麽,否則她可能會把褲子也脫下來教我呢﹗

葡國人的生活方式十分悠閒,他們很喜歡喝咖啡bica,一天必來個三、四趟,每次不會少於30分鐘,加上每隔一段時間又鬧個罷工罷課,所以除了上課以外,我有很多時間找著各種機會去接觸當地人,這種方法可以學到課堂裡學不到的東西,尤其是日常生活的每一件事,實際的用詞比課本教的豐富很多。

有一次我看到很多人在玩滾軸溜冰,為了豐富我的學習生活,特意去買了一雙溜冰鞋,請他們來教我溜冰,很快我不單學會溜冰,還令我的葡語能力邁進了一大步。另一個很有效的方法,是參加了一家教會的宿營活動,節目內容有遊戲、集體聚會,也有小組討論等等,不一而足,雖然我不像其他人可以滔滔不絕,至少我已經不是那個初來葡國的呆子,一言不發了。

最令我自豪的體驗,是一個非常大膽的計劃,為了考驗自己的葡語能力和深入認識葡國不同地方的文化,我計劃了一個旅程從里斯本出發,往東走直搗西班牙的邊境城市Badajoz,全程230公里,我不坐火車、不坐巴士,從頭到尾用走路加上搭便車方式,自己一個人背著小行李而行,沿途經過很多小鎮、河渡、小山丘和田野,其中有一幅令我終生難忘,至今我還未忘懷的景色,向日葵花田在午後太陽的照射底下一望無際,隨著微風而動掀起了一波又一波金黃色海浪,向著我迎面而來。

當然我的收獲不只有美景,還有路途上與各種人的接觸,在七天的行程中,我遇上不少好心為我停下而送我一程的車主,他們當中有些是一家大小五、六個人的黑人家庭,有些是農夫,還有一個令我感激不盡的軍人,他對我說他剛下班,但今天他在這條路上已來回兩趟,當太陽快要下山了,然而還看到我一個人在田野間默默地走著,所以他不忍心駕車在我身邊呼嘯而過,的確那天我挺倒霉,雖然不停地擺手,卻沒有一個司機肯停下來載我一程。

我發現在葡國境內是很容易搭上便車,但越是靠近西班牙成功的機率就越低,是否葡國人的人情味比西班牙人濃一點?不得而知,但最後我終於抵達了Badajoz,當我跨過葡、西兩國之間的Puente de la Palmas大橋,看到下面河水奔流不息的瓜地亞納河時,整個人興奮得不其然在橋上跳了起來,我終於完成了難苦的挑戰,我不只考驗了自己的毅力,同時也吸收了不少葡國風土文化。

經過一年零八個月完成了課程,葡語為我打開了進入職場的大門,在二十年的職場生涯中,葡文我用著了,除了用來與上司溝通之外,還有寫企劃方案,為近百名同工做年度業績評核,到各學校開會,全部一一派上用場,如果沒有葡國這個學習歷程,相信我用葡語跟別人打個招呼都有困難!


Badajoz的歷史地標 Puerta de Palmas

语言学习

语言的力量

學習語文都要贏在起跑線上?

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