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匠

文字構築的教育、日劇、電影與雜談

公立學校師資比較糟?-你所不知道的學校(24)

午休鐘聲剛響,杜老師已經坐在圖書館角落的四人桌前,在她對面是兩位男學生,汗水濕透他們身上單薄的夏季制服,杜老師輕聲要兩人披上外套,以免圖書館冷氣送給兩人一場重感冒。

杜老師語聲溫柔,哪怕眼前的學生在鬆動的木椅上百般躁動,她仍舊不厭其煩,一遍又一遍地講述著課本上的文法結構,就像耐心永遠不會耗盡一樣。

每周都有好幾個中午,杜老師會在這個小巧的角落,替班上學習狀況比較差的學生加強英文,有時是一對一,有時是一對二,要知道,對早上最後一堂與下午第一堂都有排課的老師來說,利用中午時間幫學生加強英文,就意味著她只能在幾分鐘內解決午餐,甚至放棄午餐,然後餓著肚子撐到放學鐘聲響起。

儘管在學校待了這麼多年,筆者還是記得初次見到這畫面的感動,尤其在得知保養得宜的杜老師明年即將退休,而她整個教師生涯都維持這樣的習慣時,那感動又加深了幾分。

還有一位耿老師。

在部分同事眼中,耿老師是個性格隨和的好人,只是有時做事不太細心,甚至可以用脫線來形容,這讓他在兼任行政職的那段時間中,替自己惹了不少麻煩。

但耿老師對學生非常用心。

訓練技藝競賽的學生時,耿老師總是盡可能陪在學生身旁,學生練到晚上十點,他就陪到晚上十點,學生六、日都要到校,他就六、日整天都泡在學校,一來是擔心學生訓練過程中的安全,二來也方便學生遇到問題時可以立即詢問。

帶學生去校外比賽或參訪時,耿老師一定從頭到尾跟在學生身旁,每位學生都拿到便當後他才會開始找自己的便當,每位學生都有地方休息時,他才會找個簡單的角落歇腳。

耿老師同樣擔任老師的老婆,曾不悅地埋怨,耿老師花在學生身上的時間,遠超過花在家庭的時間,而且從結婚到現在快退休了始終如此,惹得在場同事都不知該稱讚耿老師,還是該幫著罵耿老師才對。

但耿老師最讓筆者敬佩的地方,還不只是對學生的盡心盡力,而是當他最重要的家人因心理疾病出現情緒控管問題,耿老師在承擔照護責任而背負沉重心理壓力的情況下,還能保持樂觀正向的態度和情緒面對每一個人!

耿老師不僅是位盡責的老師,更是位值得同事學習的楷模。


介紹完兩位快退休的資深老師,讓我們年輕化一下。

林老師是藝能科老師,大家都知道在台灣偏頗的教育環境中,藝能科目每周最多就是一堂課,即使如此,林老師擔任導師期間,花在班上的時間鐵定比絕大多數教授國、英、數等主科的導師都要多出一截。

幾個同事總會打趣說,林老師的人生,不是正在跟班上的同學一起做些什麼,不然就是在想接下來要跟班上同學一起做些什麼!說實話,如果是她班上的學生,三年下來應該至少會出現一、兩次「老師好煩喔!」的想法,因為林老師總是像媽媽一樣,無所不用其極地融入學生生活的每一個區塊。

交男女朋友也可以聊,晚上追什麼劇也可以聊,打球打到幹架也可以聊,有幾個媽媽可以做到像林老師這樣?還記得有次餐敘時,林老師一臉自責地向我們幾位好朋友懺悔道,自己彙整給班上學生的暑假活動時間表,有幾天因為真的搜尋不到任何有意義的活動,所以欄位呈現空白,若那幾天學生沒事可做,都是她的責任!

從我認識林老師以來,無論擔任導師、行政或是專任,她一直都是這副死樣子,將每位學生都當成自己親生小孩的死樣子。

上述三位都是後段公立學校的老師。

很多人可能會問,為什麼要特地寫這篇沒頭沒尾的老師故事?主因是前陣子適逢升學季節,筆者聽見幾位朋友發表公立學校老師很混、教得很糟之類的埋怨,建議周邊的人千萬別讓小孩就讀公立學校,這讓筆者實在忍不住想替公立學校老師平反一下。

確實,公立學校「少數」老師混得很兇,上課永遠遲到,下課永遠提早,幾十年用同一套講義,上課時間學生吃喝拉撒睡全都無視,但這真的只是「少數」!絕大多數老師還是競競業業地面對自己的工作,不管教了十年、二十年或三十年,從來都沒有改變。

每隔一段時間,或遇有什麼校園事件發生,不適任教師缺乏淘汰機制的問題就會被拿出來討論,筆者站在學校行政人員的旁觀角度原先也相當認同,但對學校事務的瞭解隨著時間逐漸加深,慢慢也開始懷疑這問題是否有正確答案存在?


我們先來看看公務員吧,眾所皆知,公務員(包含學校行政人員)的考績評核制度規定,每年僅有一定比例人員考績能列入最優秀的甲等,而被評為乙等者升遷及獎金皆會受到影響,至於真要到被免職,至少要被評為丙等,甚至丁等,通常來說,除非真的作奸犯科,否則絕難見到後兩者發生。

這看似合理的評核及淘汰機制,其實只是空殼式的平等,最大的問題在於,多數公務員業務皆屬例行性、常態性的工作,根本難以訂定通用且具鑑別度的考績評核內容!在公家機關服務的人都曉得,多數單位都是所有人輪流拿乙等,少數單位則是不懂人情世故的人拿乙等,真的照表現或績效去評比的單位,只能說微乎其微。


要訂定不適任教師淘汰機制時,勢必要面對相同問題,什麼東西才是老師表現優劣的指標?

學生成績?升學率?學生獎懲數量?兼任行政職與否?聽起來似乎都不是那麼適當。

不適任教師當然應該被淘汰,這樣年輕新血才有機會帶著創新的教育元素進入校園,學校也能少幾個耽誤學生一輩子的禍害,但錯誤的評核方式與淘汰機制,恐怕只是徒增老師的壓力,同時讓同事間產生更多無謂的摩擦,而無助於存優汰劣。

按照政府過去的表現推測:找些不食人間煙火的官員、專家學者東拼西湊、然後讓目不識丁的民意代表們閉著眼睛表決通過,台灣就有相當高機率獲得一套問題百出的教師評核及淘汰機制!

教師的評核及淘汰機制需要非常慎重、專業的過程來確立,在教學內容及升學體制不斷改變的情況下,毫無疑問,這是一個非常艱難的任務。


很多家長會有私校教師相對認真盡責,遇到不適任教師風險幾乎為零的刻板印象,其實,無論公立或私立學校都一樣,多數老師都相當認真盡責,也存在極少數不適任教師,但相較私立學校,多數公立學校在資源上有絕對優勢,實在無須因為擔心遇到極少數不適任教師,而將公立學校列入拒絕選項,換個角度想,如果遇到像前述三位那般盡心盡力的老好師,在公立學校豐富的資源挹注下,一定能為學生獻上更多元、更精彩的教學內容。


選擇學校應該從教育資源多寡、學習氛圍、同儕素質等面向全盤考量,而非以刻板印象直接判處公立學校死刑,無論哪個學校都可能有不適任教師的存在,家長在憂心之餘,多關心孩子們的學校生活,才是防範問題發生的最佳解方。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高職畢業要去哪?四技二專多元入學攻略-你所不知道的學校(11)

教師法修法之前...... 你所不知道的學校(一)

今天教師節,我們缺席了,因為⋯⋯⋯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