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匠

文字構築的教育、日劇、電影與雜談

校安人員不該成為教官的壟斷事業-你所不知道的學校(20)

發布於


新竹高工近日傳出教官與學生因服儀規定發生爭執,讓教官退出校園的問題再度引起關注

新竹高工服儀規範爭議

到底,教官該不該退出校園?又是什麼時候才會完全退出校園?

先來看看這次新竹高工的爭議事由-學生服儀規範,這是另一個討論了幾百年的校園老議題,筆者也曾在之前的文章討論過,嚴格來說,新竹高工教官的發言:「照著學校規定走,依照民主程序改規定,若要依照教育部的規定,請去教育部上課!」前半段並沒有太大問題,因為教育部在許多場合及官方新聞稿確實都曾經提及:「各校必須按校園民主、校務會議等合法程序去訂定學生服儀規定。」問題在於,目前各校所謂的民主程序,都是以校務會議之決議為依歸,而多數學校校務會議的組成,學生占比可能連百分之五都不到,有些學生代表甚至還不具表決權,這就好像公司股東們投票決定員工領多少薪水一樣荒謬,穿制服的是學生,擁有投票權的卻是穿著便服、負責管理服儀的老師、教官,這是哪門子的民主?

其實,教育部的服儀規範明確提及:「學生可選擇合宜混合穿著制服、運動服及學校認可之其他服裝(例如班服、社團服裝)。」且明令各校所訂的學生服儀規定,可以比該原則更寬鬆,但不能更嚴格,這次新竹高工教官制止學生穿帽T,是不是等同於牴觸教育部母法,訂立了一個更嚴格的服儀規範呢?

有趣的是,新聞引起討論後,新竹高工學務主任出面澄清道:「要求學生少穿帽T,是為避免操作機器時發生危險,但天冷時,不會真的禁止。」換言之,制止學生穿帽T是教官自己的想法囉?

其實比起服儀規範爭議,教官回應學生的態度問題更大,讓我們撇開服儀問題,將討論的重點回到教官身上。

「…若要依照教育部的規定,請去教育部上課!」身為教育者,適合用這種嗆聲式的發言模式對學生說話嗎?

誰管你規定合不合理、為什麼有這條規定,反正我收到的命令就是這樣,你不爽就去找上面的人申冤!

這種無條件服從上級命令、不顧命令合理與否的思維邏輯,正是軍人最重要的特徵之一,新竹高工的服儀規範爭議,恰恰突顯出軍人完全不適合成為教育者之一員,而正這是教官應該退出校園的最重要原因!

學校不該成為軍人的依歸

許多人認為教官退出校園,是代表威權遺毒之退散,關於這點,筆者反倒難以認同,眾所皆知,隨著時代的演進,國軍早已不是當初那個政黨色彩濃厚的國軍,假輔導之名行監控之實,更是無稽之談,在資訊爆炸的現在,絕對不是安插幾個資訊應用能力遠不如學生的教官,就能達到思想監控的目的,若要進一步談到有灌輸學生黨國思想之疑慮,那就更可笑了,許多教官本身都沒有特定政治立場了,又要幫哪個政黨洗腦學生呢?

說白了,教官退出校園等同於威權退出校園這種理由,形式上的象徵遠大於實質上的意義,台灣社會的自由開放風氣,早就讓昔日威權在校園中煙消雲散了!

必須先聲明,前面提到軍人不適合成為教育者之一員,並不是說軍人思想都不正常、腦袋都有毛病,軍人之所以會與一般人有思想上的落差,係因國軍單位本就是一個特殊的工作環境,大大有別於社會上各公司行號的職場生態,軍人要適應這樣的環境和生態,就必須演化出特異的思考邏輯和待人處事模式,如檯面上對長官的絕對服從、下屬不得有任何的自我想法、家醜打死不可外揚等等。

不正常的…是國軍那早已病入膏肓的職場文化與生態!

對身心成長尚未成熟、正處人格發展關鍵期的國、高中生及大學生,絕對不適合由擁有上述特異想法者進行教育輔導!

軍人非為教育而生,其所受訓練亦非教育相關知能,本就不該要求每個教官都能達成,連受過專業訓練的教師都未必能達成之教育職責,教官出現在校園有其歷史背景及原因,現在那些原因消滅了,教官當然也應該退出校園!

現在各校教官主要負責的工作包含學生生活輔導、出缺勤管理、突發狀況及意外事件之處理等,其中有許多是老師不願意去碰的麻煩事,故出現了不少支持教官留在學校中、或轉任校安人員的聲音。

但這些事非教官不能完成嗎?

千萬別忘記,社會上還有一批因教育政策及少子化而找不到正式教職的流浪教師,他們的歷練或許不如在軍中服役過相當時間的教官,但他們受過最正統的教育訓練,更成功考取相關教師資格,難道由他們來處理前述工作,不會比教官更妥適嗎?

學生輔導還是應該交由具專業教育知能的教師來負責!

教育部目前打算由校安人員取代教官之工作,而校安人員培訓之規劃,包含培訓人員幾乎全為國軍體系人員、培訓課程皆為現任教官已通過之課程、要求參加培訓者具備學校學務相關工作經驗等等,可說完全是針對現任教官量身打造,無論是流浪教師或一般求職者,根本難與其競爭,這樣的規劃合理嗎?更別提教官退休本就有軍方提供之退休俸,校安人員的薪水對他們來說只是錦上添花,但對那些流浪教師而言,那可能是能否養家糊口的關鍵收入!

社會大眾到底希望教官實質退出校園?還是「教官」這個名詞退出校園?如果只是讓同一批人卸下軍服,戴上「校安人員」的面具續留在校園中,「教官」退出校園還有意義嗎?

衷心建議教育部重新審視校安人員任用資格及培訓內容,明訂校安人員業務及職責,予專業教育人員有更多進入校園奉獻之機會,讓教育回歸教育,切勿因民代、軍方壓力等非教育因素,將不適宜人員以換湯不換藥的方式續留校園中。

換個角度想,若讓完成教育學程、具備教師證之流浪教師以校安人員身分進入校園,可分攤部分課程,舒緩現在各校教師負擔節數過多之窘境,不也是兩全其美之策嗎?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為什麼制服外不能加上保暖衣物?

學生該穿制服嗎?-你所不知道的學校(12)

【時事】校服外能不能穿外套是屁點大的事情

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