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匠

文字構築的教育、日劇、電影與雜談

偽碩士產生系統-你所不知道的學校(14)


代表合法政黨參與國家選舉,竟然能選到學歷降階,從碩士變學士,台灣的政治圈帶給大家的娛樂跟話題果然永遠不會少!

甫落幕的高雄市長補選,國民黨候選人李眉蓁在競選過程中爆出論文抄襲爭議,最終其就讀的中山大學社科院在召開兩次審定會後,認定李眉蓁論文抄襲情節嚴重,將撤銷其碩士學位,李眉蓁本人表示尊重,也對指導教授及校方造成困擾感到抱歉。

李眉蓁的狀況是特殊個案嗎?當然不是!所以筆者特地等到補選結束才發文,就是不願讓人覺得這是一篇政治文,這裡要說的是教育,要說的是那上下交相賊的偽碩士產出系統。

台灣許多政客出身自地方派系、草根勢力,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這些人不是讀書的料,但他們卻都還是擁有漂亮的碩士學歷,不只政客,各組織、團體代表人、公司老闆、主管等,也都有類似情況,這些人有的是大字讀不懂幾個,有的則根本無心讀書、寫論文,但依然能拿到碩士學位,為什麼呢?

因為學校需要學生,學生就等於學費,指導教授需要人脈,人脈就等於利益,而那些政客、老闆則需要一個搬得上檯面的碩士學歷,碩士學歷等於面子,三方自然而然形成一個供需平衡的偽碩士產出系統。

偽碩士產出系統的存在,只要念過研究所或曾於大專院校任職者全都知道,這樣的人在台灣少說也有上百萬,卻沒有一個人願意戳破,甚至李眉蓁出事時,政客們還裝出一副驚訝模樣,彷彿我們美麗的寶島絕不可能存在如此醜陋之事!我想這就是為什麼台灣多數人對政客如此厭惡,也從不會把他們的話當真的原因。

對了!提醒一下,不要以為這種投機行為,只有毫無誠信的政客、老闆那類人在做,不少高中職、國中小老師、校長的碩士頭銜也來自這個系統!因為老師薪資跟學歷有直接關係,多一個碩士頭銜,增加的薪水可以抵上好幾年年資,所以老師去念碩士在職專班在各級學校中都是常態。

如果連為人師表的老師都這樣混學歷,還能說不是「教育」問題嗎?

你的碩士學位貨真價實嗎?

必須說句公道話,不是所有人都坐在被竹竿打翻的那條髒船上,部分系所的碩士在職進修班,對學生的產出還是相當要求的,甚至也有教授明言:「在職進修專班學生具社會歷練,應可寫出比一般研究生更有深度之論文」,因而對在職專班學生要求反而嚴格,但畢竟不是每個教授都如此有職業道德,少數以「為己謀利」為出發點的教授,對在職專班學生寬容到不可思議的程度:找司機幫忙到課堂上點名,讓特助負責論文討論撰寫事宜,甚至要求教授找一般碩士班學生、研究助理幫忙完成論文,指導教授全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講難聽點,抄襲只是其中一種比較粗糙的投機樣態,而無論哪種投機樣態,獲得碩士學位者都和讀書、寫論文這些事都沒有任何關聯!

各取所需嘛!學校賺了學費、當事人拿了學位、教授擴展了人脈,大家都獲益,又何必這麼認真計較?

正因為存在這樣的偽碩士產生系統,才讓台灣的學位如此不值錢!有錢有勢者花點對其來說微不足道的小錢,就可以抵銷許多學生2至4年的努力,公平嗎?更糟的是,不是只有中、後段大專院校,或人們口中所謂的私立學店在做這樣的事,像這次捲入爭議的中山大學,其實就屬台灣排名前段的國立大學,由此可見這樣的醜事有多普及,單從畢業證書上的校名、學系,根本無法分辨學位的含金量到底有多純。

有人會說這是教授個人行為,與校內其他教授、系所無涉,但單一研究室每年產出十來名碩士,其他教授能不知情嗎?學校能不知情嗎?說穿了,就是學校為了增加學費收入默許這一切,在學校的政策壓力下,其他教授樂得有人幫忙承接這燙手山芋,又何必去當那白目的吹哨者?

碩士頭銜或許不是什麼了不起的東西,但它是衡量一個人對學業、專業知識投入程度最客觀的認證,絕不該因為金錢等其他因素,去歪曲這個認證,筆者本身也是碩士,雖不敢說自己多認真,但至少敢大聲說自己的碩士學位是靠努力和投入換來的,就業後,看著身旁少數同事、主管、廠商老闆,閉著眼睛都能在碩士在職專班混到畢業證書,筆者就深深感受到自己身上那張碩士畢業證書一點價值都沒有!

政治人物們善於交際協調,老闆們善於經營管理,老師們善於訓導教學,確實代表他們應該獲得更高職務、更多商機、更好待遇,但不代表學術上就必須放水讓他們取得認證,好協助他們擁有資格去獲取各自更大的利益!

讓教育回歸教育吧!教育部應該訂定相關措施確實把關,遏止偽碩士產出系統這樣的投機行為,不能讓大專院校為了招生、為了學費,而賤賣自己的碩士學位證書,也別再讓認真投入的一般碩士生,除了搞定自己的論文外,還要整天幫在職專班的老學長複製、貼上了!

罷免一個市長以後,希望高雄有一天能讓北漂的孩子在自己的家鄉工作!

教育出错?

孩子需要線上開學嗎?-你所不知道的學校(八)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