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九公

玩音樂是興趣,寫作是修行,讀神學是天職。最近出了一本半自傳《道成搖滾》,好像是華文神學界唯一談搖滾樂與神學的巨著。《號外》音樂專欄作家。現於英國伯明讀博士,研究神學、搖滾樂與冰島樂團Sigur Rós,同時化身King Zausage創作宗教系電子音樂。

【伯明翰神搖之旅】 做一個稱職的音樂評論人

發布於
攝於初埗到達 University of Birmingham

文:文化九公

聽音樂最緊要去聽Live,相信不會有太多人反對,但一場Live Show同樣是一把雙刃劍,分分鐘會因小失大。Live Show沒有Take two,不再是在錄音室可以無限NG;Live Show可以是表演者的墳墓,稍有不慎,功夫未夠,強行滿足自己在台上的表演慾望,結果表演者令到整場表演變得尷尬,樂迷禮貌地給予掌聲,隨時賠了夫人又折兵,倒不如還是獨自聽串流平台的音樂。如果要準確地說怎樣是一場真正好睇的Live Show,除了表演者的音樂功夫外,何時現場需要安靜時間讓音樂流動,何時表演者與樂迷即場互動,幾時大家一起手舞足蹈,一切都需要被計算出來。或者你不喜歡被計算出來的現場Live Show,但音樂正好是操控人心靈最佳媒介。除非你是某歌手與樂團的死忠粉絲,音樂有幾差勁,唱得有幾難聽,你都好盲目地追隨唱好,否則聽音樂本身就是一場聽覺訓練,讓你分辨甚麼是好與壞的音樂。

分辨好與壞音樂是音樂評論人的天職。你不一定要接受甚麼專業音樂培訓,亦未必要懂得音樂理論,只要是好音樂自然吸引你的耳朵。即使坊間有差勁的音樂推出市面,唱片公司可動用大量資源去宣傳,但久而久之,差勁的音樂只會消逝於音樂世界。為甚麼以上文字要費盡心思去寫下引子呢?因為小弟近來遠征到英國大學修讀博士,主力研究冰島音樂的國寶級樂隊Sigur Rós的神聖同在感,所以當我一邊落力研究,一邊回想自己往日的音樂評論時,發覺自己喜歡所謂好的音樂,主要不是甚麼現場表演者的精湛音樂技巧,而是現場音樂與你當下的同在感。那種即時現場的著迷魔力,令你上癮,更成為你生存的動力。

沒有Sigur Rós的音樂,基本上就不會有我。

正因如此,當你遇到十分一般的音樂,甚至是差勁的音樂時,你絕對不能容忍,甚至妥協去撰寫介紹文章。要成為一名出色的音樂評論人,不能因為朋輩關係,抑或唱片公司給予你某種好處去撰寫相關文章,總之我手寫我心,相信自己的音樂評論。你自己的音樂評論,乃是你自身的個人體驗。假如你將自己的聆聽感覺也出賣,寫的音樂評論文章也不會用心,於是文章變成了矯情文字遊戲。要相信讀者的眼睛是雪亮,寫得出來的音樂評論文章絕不能瞞天過海的。

做得音樂評論人,自然得罪人多,絕對是家常便飯,但寫下的文字要忠於自己的聽覺。在香港,我好久沒有閱讀一篇辛辣的音樂評論,可能是大家都是玩俾面派對,大概我也是其中一員吧!但願今日自己在英國進修終成大器,再寫音樂評論文章充滿霸氣,不需要討好任何人。

文章原刊登於《號外》2020年2月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