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blin3357

简中流浪姐,配圈键政家,故事半真假,时间没处花

《剧本》、精神内耗以及圣母心

耳朵经济不性感,我不感性。

最近“精神内耗”、“祛魅”反复出现在文章和播客里,尤其是精神内耗,正常的碎碎念都让人觉得仿佛有精神内耗之嫌。而这个反复内省的动作本身又造成了新的内耗。

免俗是注定徒劳的事。所以我开始想办法去缓解这种焦虑。那天下午拆开《剧本》的时候,我还在想要不要先看《故事》,但只是稍稍犹豫了一下,就一头扎进书里。


在看书之前,我刚刚完成了一个短篇小说。书写或者说打字让我平静,那些短期内无法解决的问题会因此先沉入心识宇宙的底层,安静地等我写完。他们会格外安静,像我的狗子,静静趴在那里。我知道它有自己的时间表,在什么时间应该去按下哪个开关好让事情运行下去。然而沉迷码字的当下,我就只需要思考我的故事,故事里的他们,如何展开一段剧情,或者看到了怎样的画面。

但是敲下“The end”的时候,巨大的焦虑和空虚就又会填满整颗脑子,让周末变成醒来就会难受的日子。

于是在那个天光大亮的午后,我从柜子里抽出《剧本》,粗鲁地撕掉它的封皮,开始尝试和自己和解。

我喜欢这类书,半传记半说教,但充满真实感。有点儿像看百年前我们的文学作品。比如作家们磨磨蹭蹭不想动笔所以望着窗外发呆,削铅笔、打扫卫生以逃避写作。在绝望和抓狂中内心柔软地渴求家人的理解,以及根本不会找个与世隔绝的地方创作这件事。不用上价值,满满的烟火气,让我一个外行人仿佛身临其境感同身受。

我不爱鸡汤,因为写鸡汤的人怼给我一个碗,他都吝于放个勺子。没人在乎我是不是叼着碗沿狼狈不堪。

第二天我干脆一口气看到了 200 多页到凌晨两点半,突然就 get 了 juben.in 的精妙之处。这是一个开源的剧本创作应用,网页打开,写剧本只需要考虑剧本的内容,最后格式及排版会自动调整。它那么简洁易用,感谢我刚开始看广播剧剧本的时候就用上了专业的排版。

我记得当时向开发者 leeyupeng 请教为什么没有第一页的页码,为什么要在台词那里有那么大的留白,为什么行距这么大……这么费纸。这些问题当然是外行的、不专业的,但是我从来没有从哪里下载过正经的剧本。好像排版根本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仪式感是什么?浪费纸!为什么不区分颜色?爱pia戏上都是花花绿绿的区分角色的台词。甚至我们听广播剧扒的剧本都是。

曾经一位知音在我的周记边评论,“我也经常在小说里写一段标注,怕读者看不懂。”但它们其实都是庸人自扰,读者从来都很睿智,甚至剧本里 80% 的动作和情绪语气提示都是画蛇添足。我们的编剧真的太爱干导演和后期的事情了。

进而去年排练多人小品的时候,我假模假式地做了一版标准的剧本,删掉了所有的那种括弧哭、括弧叉腰笑这类的标注,最后 10 分钟的台词量却有 20 多页,我都不好意思掏出来。

虽然我不遗余力安利了半天,可只有我自己很兴奋地用着。每次在棚里看到那种单倍行距窄页边距的剧本,为了纸张循环利用而双面打印,我都有种幻灭感。

就像当年有个法国的 auditor 皱着眉头让我用干净的白纸粘贴发票的时候,他说:“有文字这面画了叉叉,但还是会让人以为这是凭证的一部分。”

“但这样环保。”我说。

但现在我好像理解他了。那种对待自己所从事的事业的郑重其事的心态。仪式感怎么可能无关紧要?那是他们的精神与这个世界连接的锚。他们已经开始去追求精神满足,因为物质是自由的,可还有一群精神理想丰满的艺术家,他们是“贫困潦倒”的。


过去两年,我用行业研究的方式冷静甚至冷漠地审视国内的耳朵经济赛道,它不性感,所有的经济模型都丑到让人绝望。可无论我怎样劝自己不是一个感性的人,还是会一边说配娱完了,一边有所期待。互联网底层长尾创作者讨生活的问题,我总可以做点什么,比如无偿提供战略咨询。这当然是圣母心泛滥的典型表现。但我不能说这个过程里我就没有收益,免费的都是最贵的。

我有私心,我私心用心的艺术创作可以一直陪我到生命的终点,我希望未来的十年、二十年甚至五十年,惊艳的文艺作品不断涌现,不断有新鲜的演员走心给我看。我想看艺术家们传承和突破,就算我不是主流审美,我依然可以欣赏到超越时代的经典。我想看到好的内容和作品搭配用心的表演。我想什么时候或者谁可以跟我说,“嘿,他们一直在,他们的学生也在,重要的是,这种精神一直都在。”

用作品祛魅,用上一代人引以为傲的一切给浮躁的配圈祛魅。哪怕只有一小撮人,只要还在用心出作品,就有希望。而我愿尽我所能去推动、实现这个使命。

当然,我害怕这种短暂的兴奋,它过后总会带来巨大的失望和迷茫。那群神采奕奕的当我试图用互联网思维去重构艺术家的作品推广,就将它的完整性和核心表达抛之计划外了。多年来,资本从未停止渗透艺术圈,但它们带来的是浮躁和空洞。原本艺术家们都很穷,但现在伪艺术家让用心创作的人显得更穷了。

在和这群感性的艺术家沟通的几个小时,我差点儿忘记底层逻辑的巨大差异。如果完全不考虑行业巨大的壁垒,仅从我粗浅的上帝视角去审视,显然就忘记了战略落地的巨大挑战。多少聪明人失败都是以为自己说得很明白,以为自己拆得足够细,下面的人“完全可以理解”,并且执行到位。但理性思维占据主导的群体从来没有感性的作家群体更能让多数人理解,所以失败总是重复,然后无尽地相互指责。人确实无法赚到认知之外的钱,影响不了频段差距过大的人。

我实在是不够感性,也感受不到这条赛道的性感。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