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blin3357

简中流浪姐,配圈键政家,故事半真假,时间没处花

法律意识淡漠的当下,姜广涛被抓事件可以避免吗?

(edited)
7 月 19 日,网友在豆瓣爆料光合积木配音演员姜广涛疑似被警察带走,事情迅速在网络发酵。墙内吃瓜三天,被网友的天真和自己的无聊打败,决定把内部传阅的推测公开。有缘人随意搬运。本故事纯属推测,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作者按:这篇梳理基于我对商业社会以及人性的理解,从法律和财税角度给大家剖析一些非常基础的常识盲区。从商业角度,这是个经典的案例,我自己也从中思考很多。但推测终究是推测,公开资料整理,没有内部消息,无实锤,如果结局与实际大相径庭也属寻常,望周知。

7 月 19 日,某网友在豆瓣句号小组照片爆料国内知名配音工作室光合积木姜广涛疑似于 7 月 13 日被抓。“出动警察十多人”,犯罪嫌疑人被反手铐走。(原帖作者主动删帖,转帖指路:https://www.douban.com/group/topic/271127811/?_i=8470538b8QyCD_)

事件当天冲上微博热搜,各路营销号跟进,网友吃瓜。我于当晚梳理了我对事件的认知,小范围传阅。截至 7 月 22 日午间,公开渠道都没有类似的推测。

被抓事件梳理:

7 月 11 日,光合积木宝木中阳发布最后一篇微博,后失联。姜广涛通过手机发布最后一篇微博,后续微博均为网页发布。

7 月 13 日,姜广涛微博网页版转发数个 7 月自己本应出席的漫展,表示身体抱恙,无法出席。京圈几个配音老师转发一条 5 月份@浪里赤条小粗林 搬运自抖音 cctvnews 的反洗钱宣传视频(https://weibo.com/tv/show/1034:4769100887687199?from=old_pc_videoshow)并评论,疑似阴阳姜广涛被抓事件。

7 月 15 日,未定事件簿 2 周年直播照常播出。后被网友证实实际为录播。

7 月 19 日,豆瓣网友照片爆料,评论区有网友推测姜广涛合伙人张凯由于经济纠纷报警。另有网友推测姜广涛疑似职务侵占。同时,部分网友反映宝木中阳疑似失联。当日下午 3 点左右,事件相关方光合积木用 3 句话回应网络舆论,声称姜广涛由于经济纠纷在接受调查。(https://weibo.com/5296628024/LD0eT0HPG)

7 月 20 日,部分网友开始在豆瓣爆料姜广涛过往做派与网络形象不符,一时间人设崩塌。

……

事件后续发酵放缓,但网络各路猜测总结如下:

  1. 张凯与姜广涛存在经济纠纷,曾于 2019 年诉讼姜广涛和光合积木侵犯其股东权益。报警人系张凯。
  2. 姜广涛存在职务侵占,同工作室的宝木中阳是吼浪工作室的股东,两人涉嫌经济犯罪。报警人系另一股东 Ask 动画。
  3. 光合积木起诉成都某公司,报警人系该被告。
  4. 光合积木过往离职人员报警。

我的结论:

我本人仅考虑了前两种可能性。并且倾向于第二种。

7 月 5 日天眼查推送宝木中阳申请财产保全

由于职业习惯,我曾经在 2020 年起陆续在天眼查平台订阅了各个配音工作室及其主要人员的变动信息,相关风险警示会通过邮件和 APP push 推送到我的手机。7 月 5 日,我收到 push 称宝木中阳对 Ask 动画发起财产保全,涉案金额 3000+ 万。我在内部频道与朋友讨论,这部分系为光合积木的收入,且收入区间在 18 年 - 21 年之间,不超过 3 年间的收入。考虑光合积木的员工构成和行业人员工资调研,我判断光合积木本身利润不低。但讨论属于我单方面输出,大家并不理解什么是财产保全,以及为什么要保全。因此 7 月 19 日爆料出现的时候,我便大致梳理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一图读懂姜广涛被抓

我的第一反应是宝木中阳被害惨了,并且这两个人大概率要铁窗泪了。

基本假设(如不接受,后续不必阅读):

  1. 姜广涛把钱看得很重,为人抠门,不愿与人分润。
  2. 张凯 19 年起诉姜广涛案并未走入判决或二审,且张凯证据不足,法院初步不支持张凯的主张。
  3. 配音圈全员法盲。

案件梳理:

  1. Ask 动画作为老牌动画公司,与各个配音工作室合作已久,从各种渠道了解到光合积木的姜广涛与张凯紧张的关系,准备趁虚而入、内部瓦解。2017 年底至 2018 年初,Ask 动画以”帮忙过账“为诱惑,邀请姜广涛接受其”投资“,合作探索虚拟偶像(2017 年为 B 站 vtuber 井喷的一年),这解决了姜广涛的燃眉之急。Ask 动画通过宝木中阳设计新的股权结构,使得宝木中阳变成 Ask 动画的股东,宝木中阳得以以内部人员的名义将光合积木的收入合同都签到 Ask 动画。而姜广涛与宝木中阳疑似存在股权代持协议。
  2. 2019 年,张凯诉讼姜广涛和光合积木侵害其股东权益。由于自 2018 年起,光合积木的收入已经转移至 Ask 动画,因此即使张凯打赢官司,光合积木账面也是亏损状态,使得无钱可执行,该案目前搁置。
  3. 由于宝木中阳和姜广涛无权置喙 Ask 动画的经营。使得光合积木的利润回收出现问题。2020 年年中之前,姜广涛与 Ask 动画沟通,Ask 动画要求其推进虚拟偶像的业务,并提出共同设立新的法律实体(公司)做执行,以解光合积木无法提取利润的问题。
  4. 2020 年 8 月,宝木中阳与 Ask 动画购买绍兴一家壳公司(此处不确定),准备开展新人配音演员招募并开发课程,做知识付费业务以及线下/线上职业培训业务。同时,姜广涛以该公司为容器签署收入合同,继续转移光合积木真实的收入。
  5. 2020 年底,吼浪招收线下培训班。2021 年 1 月,吼浪拿到营业性演出牌照和演艺经纪牌照。学员毕业后选出部分签约为练习生,签约主体为吼浪工作室。通过吼浪的招生简章,推测部分当时的助教,也就是光合的新人,经纪约也在吼浪。推测姜广涛担心过去放在 Ask 动画的收入无法兑现,因此想出增加吼浪成本的方式,将更多的成本放进吼浪。同时,光合积木也搬到 Ask 动画所在的园区,设置了新的录音棚。
  6. 由于虚拟偶像的培训并不顺利,配音行业的性质使得新人配音演员并不具备做虚拟偶像的作息条件。姜广涛与 Ask 动画正面闹僵。21 年底,宝木中阳被吼浪撤职。2022 年初,宝木中阳以穿透股东的身份申请冻结 Ask 动画的资产。
  7. 3 月,法院初步接收了宝木中阳的财产保全申请,同时将法律文书推送给 Ask 动画。最晚 7 月 5 日那一周,Ask 动画报警。

整件事下来,我只有一个感觉:两个法盲被一个女流氓耍得团团转,最后还被她送进去了。

违法行为分析:

首先,通过其他公司走账是违规行为,会触发税务稽查,但说违法还是事实不清的。姜广涛最先侵害的是张凯的股东利益。当然,这里面有个法律上的界定,就是宝木中阳与其他人成立合伙企业并投资动画公司,从事与就职的光合积木相同的业务,是否有竞业责任。用人话说就是,作为光合的员工,你不能在职期间自己又拉一个公司做一样的事情。但在法律上制裁这个行为需要一份叫做《竞业限制协议》的东西。我不认为光合有这个玩意。所以这件事,张凯只能在道德上谴责宝木中阳,不能通过法律途径维权。同时,所有的合同都是宝木中阳签字或者 Ask 那边的人签字,与姜广涛无关,也就与光合无关。因此,即使在 18 年到 20 年有数千万的合同款从 Ask 动画签署并收进来,只要姜广涛不签字,都不违法。通过豆瓣一些聊天截图,我们知道后来吼浪的商务也是 Ask 动画的人,因此仅就收入合同而言,从头到尾,光合都没有追回的权利。

其次,身为股东却主张损害公司的权利,给公司造成资产冻结,是违法行为。《公司法》第二十条规定“公司股东应当遵守法律、行政法规和公司章程,依法行使股东权利,不得滥用股东权利损害公司或者其他股东的利益;不得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损害公司债权人的利益。”这里要提的是宝木中阳,他在虎鲸光影持股 51.31%,表面上是虎鲸光影的实控人,而虎鲸光影又持有 Ask 动画的股份是 Ask 动画的法人股东,因此宝木是 Ask 动画的间接股东。他对 Ask 动画发起财产保全,并且冻结了虎鲸光影的股权,本身就损害了 Ask 动画以及虎鲸光影的利益。我们假设宝木中阳要退股,主张让 Ask 动画退回其投资款和股份溢价,没有问题,但前提是董事会和股东会同意。宝木中阳虽然是虎鲸光影的大股东,但虎鲸光影只持有 Ask 动画 12.76% 的股份,因此他要求任意股东购买虎鲸光影的股份,都必须获得同意。这显然不会有人同意。所以于法于理他的财产保全主张都是失当的。另外,我们假设宝木中阳的股权不存在溢价,那么 3000 多万的现金是否实缴入股?假设真的如此,那现金理论上是从光合来的(这里我就不再证明什么了,懂的都懂),那么姜广涛就要说明,宝木中阳如何获得这个 3000 万的现金,这就是个连环套,两个人谁都跑不了。

第三,财产保全需要提供证据,保全成功,证据几乎不可撤销。宝木中阳需要证明 Ask 动画的 3000 多万所得属于虎鲸动画或者宝木或者其他什么明目,反正不该属于 Ask 动画。那么问题就来了,这 3000 多万究竟是什么?如果证据是收入的内容和配音项目有关,且成本支出都在光合,那等于告诉了 Ask 动画和光合,他宝木中阳在外搞私活,并且由人民法院背书证明。这个锤,把自己的行为锤得死死的。我还通过网络了解到,合同上大多写的宝木中阳的名字,而不是 Ask 动画的人的名字。由于我国法律并未规定合同签署必须签字,只要有公章或者合同章就会生效,合同联系人是否签字不构成合同生效的要件,所以宝木百口莫辩。这时候,无论是张凯主张权利还是 Ask 动画主张权利,都会获得法院支持,而宝木中阳申请财产保全这个过程,其实帮 Ask 动画和张凯梳理了实际金额,确定了违法侵害公司权益的金额巨大,已经涉嫌经济犯罪,那他们任何一方报警,都没问题。

Ask 动画是如何设计宝木中阳的?

我们分析一下 Ask 动画与宝木中阳合伙并投资 Ask 的这个股权结构。这个非常牛逼,把宝木绑得死死的。宝木是虎鲸光影的大股东,但他不是法人。因此虎鲸光影除了注册公司时需要宝木提供身份证(照片就行)和验证(扫脸就行),后面所有的操作都与他无关。虎鲸光影的经营层面,宝木根本插不了手。但实际股权穿透,宝木的表面实控人地位还是“稳的”,所以他做出任何伤害虎鲸光影或者 Ask 动画的行为,都是严重的行为。其实公众可以从任何一个平台获得这几家公司的股权穿透图,那让宝木直接持股 Ask 动画 51.31%*12.76% = 6.55% 的股份不就可以了么?为什么 Ask 动画要把自己的老股东和宝木一起装进虎鲸光影呢?因为要绑住宝木,避免宝木说服任何一个单独股东从而进行股权转让。

要知道,国内的非上市公司,股权转让前置的董事会议和股东会议很多都是形式,相对容易两个人私下协议就转让了。但通过一堆股东和宝木绑定,哪怕虎鲸光影大股东同意,法人不同意,也别想走完流程。假如法人疏忽没守住股权转让这一层,那宝木想从虎鲸光影把钱拿走,也会被其他小股东起诉。别说宝木中阳没有被资本按在地上摩擦过,他不懂这些,就算是稍微被摩擦过的,我也得说这个捆绑看准了姜广涛的贪,做得又准又狠。

Ask 动画是如何设计捆绑宝木中阳的?

回到这场交易最初,为什么姜广涛会答应这件事?要知道股东赚钱的核心是分红,张凯起诉姜广涛就是因为自己没拿到那份分红。但是张凯在 19 年只是起诉,(推测)却没有获得足够的证据报警。难道这就给了姜广涛侥幸心理的心理支点,认为 Ask 动画也一样可以类似操作?或许在他心里,Ask 动画远没有张凯那么“丧心病狂”。

还有一种可能,姜广涛是真的相信了 Ask 动画关于业务相互 charge ,后面可以把收入结算回光合的说法——收入放在 Ask 动画,成本放在光合,然后哪天张凯的案子结了,她被迫净身退股,光合再以配音成本结算的方式把钱从 Ask 动画拿回来。但是这一切前提都是在交易最初签署《独家配音协议》以及《限期成本结算协议》,并且一定一定要光合自己的律师看过。

姜广涛和宝木中阳的操作是什么性质?他们会怎么样?

洗钱、隐匿或转移收入、(疑似)职务侵占。触犯《刑法》,违反《公司法》、《经济法》,违反会计准则,涉嫌偷逃税款。总之,经济犯罪,事实清楚,金额巨大。

民事责任,需要弥补被害人张凯及 Ask 动画的损失并缴纳罚款。

刑事责任,被提起公诉,判刑蹲大牢。

姜广涛做错了什么?

  1. 错误地以影响力来衡量股东应该分多少润。无论姜广涛行业地位如何,法律上,剩余利润分配以股东出资比例为准。
  2. 法律意识淡薄,未接受足够的反洗钱教育。
  3. 财税知识匮乏,对财务及税务风险一无所知。
  4. 由于又蠢又坏,葬送了忠诚下属宝木中阳的未来。
  5. 抠门到重要的融资与合作都不咨询律师。这个交易开始之前律师费 30 万人民币封顶,至少免 2 人坐牢。

宝木中阳做错了什么?

  1. 法律意识淡薄,对股东责任和公司高管责任一无所知;不看合同条款。
  2. 保密意识差,对身份证的使用和肖像的使用没有足够的警惕。
  3. 瞎。
  4. 愚忠。

法律意识淡薄的从业人员如何避免被投资人设计?(爹味说教)

首先我要说明,并不是所有的投资人都会设计被投公司,但前提是你不要过分贪婪自私。

>>如果你是配音圈老板、合伙人:

  1. 远离 Ask 动画,不要接受他们的投资,对于沺及其关联公司仅做业务合作。
  2. 签合同之前确保你看懂每一句话。看不懂的不要签。
  3. 手机设置锁屏并随身带,身份证不外借,对拍摄你肖像视频的人严格限制其使用你的身份证照片以及手机。
  4. 招个靠谱的会计,聘请一位靠谱的律师。
  5. 不要用个人银行卡收配音培训费、合同款。
  6. 不要从公司账户给自己打钱!
  7. 非必要不要从公司借钱,如果必须借,不要超过 6 万元人民币,当年 12 月 31 日要还。如果是出差使用了,把发票交给会计。
  8. 不要让你的员工看到我写的东西。
  9. 哦,你们什么时候能真的变成”一支队伍“?搞个协会吧,不然岂不是葫芦娃救爷爷,一个一个人设崩塌甚至坐牢?

>>如果你是配音演员、打工人:

  1. 投资人不会设计你,但会访谈你,甚至分裂你和老板的关系,你要清醒。
  2. 搞清楚上面给老板的 8 条,但别用它敲诈你老板,不然你老板会扮演吴秀波,你就只能扮演陈昱霖。
  3. 经纪合约找个律师朋友看看,卖身契别轻易签;合约在每一页的右下角签字,并且自己手里留一份。
  4. 要求工资从签署合同的公司银行账号打到你的个人银行账户。微信转账、支付宝转账尽量避免。
  5. 跑棚收入 20% 的税到年底会重新计算,年收入 6 万元人民币,个人所得税为 0。每年 4 月份打开个人所得税 APP 看一眼,根据提示操作,没准你可以获得一大笔退税。
  6. 多认识几个懂法懂税的朋友。你还吃不起的饭的时候,可能无法拒绝工作室 PUA,但是你的律师朋友会教你如何收集证据。
  7. 年轻从业者不要在人失意的时候上去踩。


最后,我本局外人,喜欢键政配音圈,是个脑残的吃瓜网友,欢迎评论区交流或与我邮件交流,[email protected]

吃瓜愉快,感谢阅读!

2022 年 7 月 22 日 16:44 於帝都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