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螺絲釘

社會就像臺機器,人民是機械的零件,而我是...其中之一 大家好,我就是小小螺絲釘。現任高三生,還是個正在打磨的螺絲,因此發文頻率不固定 喜歡寫故事和一些螺絲的日常(ps:我不姓羅😎) 現正連載末日類小說《掠食者》

我過去的浮躁使當時的自己受苦..

發布於
這是我以前的經歷,在很多人眼裡只是不重要的牢騷,但我就是想打這篇,抒發一下心情,也想向大家傳達一些簡單的事。

最近和朋友聊天時,突然想到小時候的一些事,想和大家分享一下~

我記得我小時候就是個小皮蛋,把小凳子疊起來當鞍馬跳、畫牆壁、學怪叔叔的笑聲,這些蠢事都是我以前常常做的,聽起來真的十分荒誕,但我以前超愛。直到國小之前,我都還會做這些事。

上國小時,我嘗試得到老師和各位同學的喜愛,但我用了現在看來十分很愚笨、拙劣的方法。

對老師,我在數學課上完後和老師說自己會心算,老師點了頭,我卻繼續和老師吵,一直和她說我有珠心算能力,想以此獲得誇獎,但結果令當時的我大失所望,她把我痛罵了一頓,叫我面牆罰站。在那之後,當我有和同學發生衝突或犯錯時,老師對我的態度和其他同學相比就非常糟糕,常常用一種「你就是有問題,不要跟我辯」的口氣罵我。甚至把我帶去資源班,打給我爸媽,和他們說我的有先天性的「脾氣控管疾病」。小時候不懂,現在想起來覺得很不可思議,資源班老師和一個國小低年級班導能診斷一個學生是否有心理疾病?真荒謬..

而對同學,我嘗試和他們一塊玩,但隨著我和老師的關係鬧不好,同學們對我的態度也變得十分奇怪。和他們玩鬼抓人時,特別喜歡挑釁我,嫌我跑步連老人家都跑不過。除了跑步速度之外,他們也常說一些如同子彈般傷害我內心的話。例如一天,有個矮個子同學挑釁了我,對於當時浮躁又不懂隱藏情緒的我來說自然是咽不下這口氣,與他發生了激烈的口角糾紛。雖然有句話叫童言無忌,但他當時罵了我「你就是個沒用的敗類」這句話。我忍無可忍,衝上去,對著他的左眼就是一拳,雖然沒有明顯外傷,但這一拳還是把他打哭了,回教室後,我們都含著淚水向老師告狀,雖然老師也有責備矮子同學不該罵這種不雅字彙,但動手打人的我罪更重,除了被罵的狗血淋頭之外,還被罰抄好幾次的課文,這件事也被當笑話被其他同學笑了好一段時間。

三年級對我來說是校園生活的一個小小轉捩點,我的個性得到了改善,在不知不覺中習得了「包容」、「與人和善」這兩個對社交很有幫助的重點。分班後,老師和同學都重新換了一輪,新老師不再低估、針對我,而曾經的排擠狀況在分班後改善了一些,但有時還是能感受到同學對我的刻板印象。例如:玩遊戲時。那個遊戲要拿玩具錢幣去買東西,我拿著我拿到的錢幣去找一個女同學買東西,但女同學拒絕,我詢問原因,因為我的錢十分足夠,可以買下她的東西,她回我:「就是不給你!你就是不行!」,我當時就隱隱約約感覺同學對我的排擠還是存在,只是變得更少,更不明目張膽而已。高年級時,我有和同學吵架了,他和我說:「激動哥又生氣了!」,激動哥?啥?他們居然在我不知道的情況下取了這個綽號!即便當時老師有制止他們,但他們居然還一直說:「他本來就是激動哥,還在那邊辯!」那天之後,這個帶著嘲諷和輕蔑的綽號三不五時就會從一些討厭我的同學口中出現,把我惹怒,但我也只能默默忍受,畢竟再生氣就正中那些人的下懷了。

聊著聊著,我發現以前的暴躁和不懂事帶給了那時的我痛苦。人際問題使那時的我常常窩在自己的座位上,沒有朋友支持,就像一個完美圓形上的一支角,是不必要的存在。國中之後,換了學校,全新的環境,讓我擺脫了難聽的稱號和有些感傷的回憶。我的個性也在國小六年的打磨後變得拘謹,暴躁的性格也消失殆盡。

打了這麼多,相信大家都會覺得「這個人在講山小」、「可悲仔刷存在感」等,但我除了抒發感情之外,也希望大家不要因為衝突而和自己身邊的人疏遠,有時退一步,便能海闊天空





(當然如果對方太跋扈也要懂得反擊,(可以當好人但不要好到讓人家覺得你好欺負😇)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