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化監察

反對富豪瓜分世界.全球資源人民共享。People Before Profit!

新冠肺炎大流行讓湄公河區域弱勢群體更為脆弱(二):有償勞動的性別分工——婦女感染風險和財政壓力的雙重增加

繼上集討論疫情下婦女承擔了較多家政勞動的無償責任,本集為讀者介紹女性在有償勞動中面對的壓力和風險。
圖片來源:UNICEF

在湄公河區域,大多數女性主要的就業狀況通常是兼職、工資較低、非正規且不穩定。因政府採取的遏制新冠疫情蔓延措施,這些就業形式受到行業關閉和出行限制等嚴重打擊。由於婦女和女童所從事的工作類型,她們還面臨感染的風險。


在全球,70%的衛生工作人員是婦女。她們也佔衛生機構服務人員的大多數——通常受僱為清潔工、洗衣工或餐飲業服務員,因此更有可能接觸到病毒。在東南亞,80%的護士是婦女,越來越多的婦女也獲得了需要更高技能的職位,如醫生和藥劑師。在老撾,大約三分之二的護士是女性,在衛生部門擔任管理職務的男女比例則持平。作為護士,她們需要與病人特別密切和長時間地接觸,這增加了她們感染病毒的風險。


在老撾接受採訪的醫護人員提到了疫情帶來的一些問題,包括擔憂自身和同伴的身心健康。醫護人員也談到了感染病毒帶來的壓力和焦慮,並提到缺乏防護裝備使他們面臨更大的感染風險。一位受訪者解釋說:「(我們)擔心我們的安全,因為我們沒有防護工具包,而且有很多人進入社區門診。」


婦女和年輕女性的工作高度集中在可能接觸新冠病毒的行業。在全球範圍內,大多數娛樂場所的工作者為女性。緬甸的娛樂場所工作者發現,由於政府實施宵禁,她們和客人無法離開家,賺取收入越來越難。在快速性別分析期間,接受採訪的14名在娛樂場所工作的女性都表示,新冠肺炎對她們的生活和生計產生了重大影響。卡拉OK、酒吧、俱樂部、按摩院和餐館都關門了,而且實行宵禁,工作起來極其困難。


一些人根本沒有收入;而另一些人則繼續工作,但人數更少,個人風險更大。現在她們在街上工作和/ 或去客人家裡。


一個仰光的女性娛樂場所工作者表示:「因為賓館都關門了,我上班的時候就得跟著顧客去他朋友家。他的朋友也加入了我們,但只支付了一個人的費用。如果我抱怨,我可能會挨打,所以我不得不接受他們的價錢。如果我報警,我就是那個被逮捕的人。」


在泰國,由於步行街、酒吧、按摩院和其他娛樂場所關閉,估計有30萬娛樂場所工作者失業。在曼谷、芭堤雅和丹坤托 (Dannok)進行的一項由社區主導的快速評估發現,75%的受訪者不再有足夠的錢來支付日常開支,66%的受訪者不再能夠支付住房費用。儘管泰國政府宣佈了一項580億美元的刺激計畫,以幫助工人、小企業和其他企業,但娛樂場所工作者無法獲得這種支援,因為她們缺乏證明自僱身份的文件。


 這場疫情也影響了許多製衣廠工人的工作保障,因為她們受到出口訂單取消的影響。有些製衣廠工人在工廠外舉行抗議,抗議拖欠工資。在柬埔寨,製衣廠女工的工資較低(約是男性收入的81%),接受的教育和培訓也比男性少。她們的貢獻得不到承認,還更有可能在工作場所受到剝削和騷擾。


在越南,估計78%的製衣工人遭遇停職或解僱。70萬製衣工人中有50%面臨因騷亂而停薪或永久失業的風險。許多受訪的緬甸製衣工人稱,他們的基本需求難以得到滿足,包括食品和醫療保健。他們稱現在的狀況為:需要削減開支、借錢和出售家居用品以求生存。


在老撾,受訪者證實,許多製衣廠已經關閉,90%的受訪者當時沒有工作。受訪者的經濟狀況喜憂參半,只有37.5%的人獲得全額收入,7.5%的人收入減半,15%的人沒有收入。40%的受訪者不確定工廠是否會按計劃支付他們工資,也不確定將獲得全額、部分還是拿不到工資。在越南也發現了類似的結果,那裡的工廠男女工人工作時間都減少了,工資下降了20%到50%。


其他行業也面臨著類似的挑戰,例如漁業和水產加工。在泰國,接受採訪的漁民中,50%的人說他們的工資減少了;20%的人稱工資沒有變化;其他人或是由於工廠關閉而失業,或是停工沒有收入,或者改變了班次。一名漁民指出,自從疫情爆發以來,由於暫停捕魚,他的收入從每月12000-13000泰銖(約合390-420美元)減少到6000泰銖(約合195美元)。


在泰國,受訪者分享了他們的經驗。這些經驗表明,在水產加工業中,男女在工資、收入保障和福利方面都有差別。一名受訪者指出,女工的工資是按完成的工作量(按公斤)支付的;但男工有穩定的收入,並且得到承諾,如果身體不適將獲得健康福利,而且無論完成多少工作量都可以領取固定月薪。其中兩名海鮮加工女工說,她們每週的工作日減少了1至2天,導致收入損失。


在泰國,大多數接受採訪的移民工表示,他們暫停向家人匯款,儘管收入較高是外出打工的主要原因。在柬埔寨,一名工廠工人表示,沒有加班、工資較低和停職限制了他們向家人匯款的能力。他們還說,由於價格上漲和封鎖期間進入市場的時間限制,他們很難獲得足夠的食物。一些受訪者報告說,為了購買食物和必需品,他們需要使用儲蓄和出售物品。


在老撾,經濟困難是返鄉務工人員提到的最普遍問題。雖然有些人帶著少量儲蓄返回老撾,但許多人返回時沒有任何資源。一些人報告說,14天的隔離期增加了壓力,他們認為是「浪費時間」,因為在這段時間裡他們無法找其他工作。一些返鄉移民工在尋找替代工作形式的同時,恢復了以前的工作形式,如在家務農作或製作手工藝品。返鄉移民工家庭正遭受雙重經濟打擊:一是匯款減少,二是返鄉者對家庭資源需求增加。一些人從家庭、村莊基金或銀行借錢,造成了進一步的壓力。


 在越南,來自少數民族農村地區的村民注意到了出行限制造成的影響——村民無法將他們的農產品帶到中部地區銷售。北𣴓(Bắc Kạn)省香蕉生產合作社一名男負責人說:「我們的主要分銷管道是汽車站,但公車出行的次數減少了……因此,我們不能在那裡賣香蕉片和香蕉幹。與此同時,賣給貿易商的青香蕉(未加工的香蕉)雖然價格已經降至每公斤2500越南盾,但因為中越邊境關閉,他們無法來收購。目前,我們仍有大約400-500公斤的香蕉幹庫存,在接下來的幾個月內就會過期。合作社成員的收入減少了。」


在老撾,近70%的人口生活在農村,許多婦女通過務農創造收入。老撾的受訪者指出,男女都受到失去工作和收入的影響。對婦女的具體影響包括,市場關閉限制了農作物、手工藝品和木炭等非糧食產品的售賣,使婦女和她們的家庭陷入財務困境。


許多務農的農村婦女要麼沒有收入,要麼收入減少:「女性……從外部經銷商那裡得到黃瓜收購報價,但黃瓜成熟後,沒有人像承諾的那樣來購買。如果賣給村裡的人,也沒人來買。」


受訪者還提出了農產品產量下降、進入農地的限制增加、農產品價格下降、其他收入來源減少以及缺乏儲蓄等問題。這一切都導致「婦女(需要)比以前更加努力地工作」。與老撾的婦女相比,男性有更大的出行自由,他們傾向於去更遠的地方尋找其他形式的工作和收入,但同時也增加了他們感染新冠病毒的風險。


摘譯自國際關懷組織(CARE)、聯合國婦女署、聯合國兒童基金會,“Rapid Gender Analysis during COVID-19 Pandemic: Mekong Sub-Regional Report: Cambodia, Lao People's Democratic Republic, Myanmar, Thailand and Viet Nam”, September 2020.

https://www.unicef.org/eap/reports/gender-analysis-inform-covid-19-response.


--

關注 #全球化監察 發布的內容

🔎 網頁 www.globalmon.org.hk/

💡 香港獨立媒體 bit.ly/357BJjG

🗂️ Facebook bit.ly/3dVlfQN

🐦 Twitter bit.ly/3aIz8Qm

📱 WeChat ID: globalmon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新冠肺炎大流行 湄公河區域弱勢群體更為脆弱(一):婦女承擔較多無償責任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