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化監察

反對富豪瓜分世界.全球資源人民共享。People Before Profit!

狼性文化 ——華為如何控制它的歐洲員工(上)

發布於
修訂於

日期:2021年1月13日

來源:Netzpolitik.org

節譯:全球化監察

華為前員工提出了遭受歧視的指控。網路政策網(Netzpolitik.org)及信號網(Signals Network)的媒體夥伴通過分析華為內部檔及秘密錄音資料,揭露了這間公司怎樣大幅干涉和管束員工的私人生活。

在杜塞爾多夫,華為有2400名員工。根據其前員工所言,公司裡有一種準軍事化的集體精神。 (圖片來源:丹尼爾·勞弗)

攜帶相機的記者引起了緊張感。去年十一月,記者在華為位於杜塞爾多夫的歐洲總部門口現身幾分鐘後,敦實的保安及另一名女員工就衝上前來。大樓前的街道是公共空間,但該公司似乎也認為地盤遭侵犯。「你在這裡想得到甚麼?」女員工問完記者後說:「刪去相片。」


這家具有爭議性的中國手機企業的內部運作方式到底如何,很少有深入報導。華為自稱在全球約有20萬名員工,在德國則大概為2400名。華為在歐洲的總部設於杜塞爾多夫。「我們是最佳的僱主﹗」——入口處寫著這樣的標語,下方的接待桌則以蘭花裝飾。走廊掛著一群員工遠足時在山頂擺姿勢和揮手的照片。


另一方面,一些來自內部的描述則與這種氛圍友善的印象相悖。這些描述指出,這間科技公司似乎首先將員工視為原材料——用來打造公司的成功。公司將中國員工當成棋子調動,隨意願解僱員工,同時間一種準軍事化的集體精神盛行。在德國,華為有時會違反勞工法的精神甚至具體條文。

「刪除照片。」當記者出現在位於杜塞爾多夫的總部外時,華為認為其地盤遭到侵犯。 (圖片來源:丹尼爾·勞弗)

本篇文章是網路政策網及信號網的媒體夥伴(包括英國《每日電訊報》、西班牙《世界報》和瑞士《共和國報》)多月調查的成果。我們讀過的檔案顯示了華為如何透過掌握員工的生活來達到其目的。


我們訪談了曾在歐洲不同國家工作的華為前員工。他們主要來自中國,也有些來自德國——這些人曾在不同的子公司和部門工作。有些前員工為華為說好話,另一些則嚴厲控訴。為了保護我們的線人,在大部分個案中我們都避免提及他們的姓名及其他可能使其暴露的資訊。


華為的狼性文化

他們的記述描繪出這間公司在公眾中馳名的管理哲學——看似現代,但同時間將僱員推向極限。前員工還談到公司管理層推動有毒的企業文化。而追求成功帶來的巨大壓力也在其中扮演著角色。


作為獎勵,任何參與其中的人均會得到與公司股票相關的特別獎勵。一些由網路政策網及其媒體夥伴取得的內部電郵、秘密錄音資料和不同國家的法院案件顯示,員工拒絕完全將生活投入工作則會有另一種遭遇。這些法院案件處理的是法律不允許的歧視和解僱。


任何人細聽華為創辦人任正非的言辭並注意他那強硬且帶著戰爭意味的用語,便會發現華為毫不掩飾其真正的企業文化。任正非的言論充滿軍事化的比喻,並自豪地宣稱這種粗暴的領導風格為狼性文化。在華為的歐洲公司,這種狼性文化也佔統治地位。

華為創辦人任正非(中)喜以軍事化的比喻來激勵他的員工。 (圖片來源:丹尼爾·格拉瑪奇/EC視聽服務)

頂層職位只讓中國員工擔任

在華為嚴密的等級制中,所有人都不是平等的。這間公司的員工地位可以比喻成分為兩層,非華裔員工只能處於下層——不管他們在正式的公司架構圖中屬哪個級別。公司的頂層則專屬於深圳總部派遣至世界各地子公司的中國人。


一名前員工說,歐洲員工被無形限制,難以在職場上升遷。「當你走過走廊,很明顯就會發現管理層中百分之九十九都是中國人。」這大概有點誇張,但也確實反映出部分關鍵事實。


這間國際集團在170個國家運作,而管理層多由中國人壟斷。華為的董事會有17名成員,全部都是中國人。在德國的華為公司,主管也是中國人,由擔任總技術主管的德國人簇擁。本地人擔當的管理職位似乎只是裝點門面的。「每一位德國經理背後都有一位來自中國的幕後經理。」一名華為歐洲總部的前員工這樣說。


華為的發言人駁斥這說法。他指出並沒有中國主管緊盯德國經理,亦沒限制非中國籍的員工「玻璃天花板」。他還說管理層中只有百分五十九的職員是由中國調來。


該發言人同時還說,部分部門「已證實實行雙重領導的架構,並有清晰及合理的分工」。據這位發言人所言,來自當地的經理負責當地顧客、市場發展及保證公司遵守當地法律;另一方面,中國管理人員則負責與中國的管理層對接。


我們的調查清晰顯示出有不同的規定應用於在華為工作的非華裔員工。我們的線人報稱,後者獲取資訊的途徑較少,也被排除在重要的內部決定之外。在會議的關鍵時刻,管理人員有時會換成中國員工。


在回應我們的質詢時,華為強調公司在歐洲的官方工作語言為英語——根據公司的內部規定,有不同國家員工參與的會議需以英語進行。然而,我們的一些線人抱怨說有些來自中國的員工英文能力很差。


塞爾多夫的小型中國大使館

烏爾裡克·薩伯(Ulrike Saaber)是工會會員,她說在歐洲工作的中國員工過著與外界隔離的生活。 (圖片來源:丹尼爾·勞弗)

一名線人將華為設於杜塞爾多夫的歐洲總部比喻為一家「小型中國大使館」,而中國員工也在裡面建立了他們的世界。前員工說,專責的範圍不同決定了多數時候中國員工和非中國員工較少接觸。即使在工作以外,華為的中國和非中國員工也身處兩個不同的世界。


一名前德國員工說,白天工作時,歐洲員工很少意識到公司裡正發生甚麼事。晚間,中國同事偶爾會問他們是否願意一起吃晚飯。「喝了幾杯啤酒後,才發現公司裡發生了什麼和沒發生什麼。」不過,很多外國員工不願參與其中,更傾向於下班就回家。


烏爾裡克·薩伯是歐洲最大工會組織「五金工會」(IG Metall)的會員,她和幾名華為前員工建立了聯繫。她向網路政策網及其媒體夥伴描述了來自中國的員工生活的狹窄世界。「他們的家人都在中國,他們到這裡來只是工作,完全與外界隔離。」


她說,來自中國的員工不瞭解德國法律,因此很少會維護自身權益。「大多數情況下,他們閒餘時間也會和僱主代表聚到一起。」她補充說,還有一些非正式會議,內容是讓中國員工「熟悉」公司方針。對於這種質詢,華為回應稱集體閒暇活動是感興趣的同事自行組織的。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