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化監察

反對富豪瓜分世界.全球資源人民共享。People Before Profit!

彭博簡評:荷蘭法院的裁決於殻牌等石油巨頭意味著什麼

發布於

荷蘭法院的裁決於殻牌等石油巨頭意味著什麼


來源:彭博

作者:迪德里克·巴齊爾,勞拉·米蘭·隆布拉納

原文發表日期:2021年6月4日

翻譯:全球化監察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基於石油巨頭加速全球暖化並侵害人權的理由,荷蘭法庭下令荷蘭皇家殻牌應比原定規劃更快達到減排目標。此裁決之後,氣候律師還準備與更多化石燃料公司展開較量。此次裁決是與氣候有關的法庭案件中的轉捩點,更是自2015年《巴黎協定》達成後一次明顯的好轉。最初,很多案件都只是挑戰政府的計劃,但越來越多提出訴訟的律師將目標轉移到企業。


1.     殻牌裁決是關於什麼的?


5月26日,荷蘭一法庭裁定殻牌需在2030年將其溫室氣體排放量削減45%(與2019年的排放水準相比),這讓殻牌必須作出一些艱難的抉擇。這家石油巨頭預計會上訴。雖然該裁決為殻牌帶來了壓力,但很難將此目標與其之前承諾的在2030年比2016年減少20%的排放強度 (Intensity) 相比較。排放強度度量生產一個單位某物品所需的能量;在殻牌的裁決中,排放強度以每兆焦耳的二氧化碳克數表示。一些非牟利組織——如「碳追蹤」——質疑這樣的判決,因為即使排放量按單位能量下降,大規模的生產增長仍然會導致更高的整體排放量。


2.     殻牌的長期目標是什麼?


某程度上來說,殻牌目前的減排計劃十分依賴一些號稱以自然為本的解決方案——即以植樹、重新造林及恢復土地來抵銷工業排放。殻牌有一個「2050年淨零計劃」,目的便是每年透過以自然為本的方法抵消約120百萬噸的二氧化碳。科學家和環保組織對此行動表示懷疑,並提出企業應該先集中減低碳排放,不能消除的排放量才用抵消的方法。在上述殻牌案中,反對裁決者稱殻牌需要種植難以置信之數量的樹才能履行裁決。這個石油巨頭的能源過渡計劃包括減少生產石油,增加生產石油氣,每年花費達30億發展可再生能源及低碳技術——這大約等於它勘探和生產等傳統上游業務預算的三分之一。殻牌也計劃在北美和歐洲通過碳捕捉及儲存項目來逐步加大排放。


3.     殻牌如何履行法庭的裁決?


如果履行裁決,相當於每年740百萬噸碳排放(這比德國的碳排放還多)需要在本世紀末前從殻牌的總帳中移除。加拿大皇家銀資本市場分析師比拉傑·博爾哈塔里亞 (Biraj Borkhatari) 指出,要達到法庭下令的減排目標,殻牌每年要削減3%的石油和管道氣體產出,維持液化天然氣產出不變,以及將石油產品銷售額由2020年水準削減30%。與眾多在歐洲的同行一樣,殻牌在過去一年提升了削減碳排放的目標並承諾最終在本世紀中期達到「淨零」。


4.     殻牌有什麼上訴理由?


殻牌可以就裁決上訴,而上訴過程可能會持續很多年。是次判決結果同目標為限制全球暖化的《巴黎協定》一致。但是此項協定是由國家而非企業簽定。埃裡克·德·布拉班代爾 (Eric De Brabandere) 在萊頓大學任教國際爭端解決機制,他表示理解目前的判決,但也明白為什麼其他法官會有別的結論。儘管荷蘭政府有簽署《巴黎協定》,但殻牌原來的目標並無抵觸荷蘭法律。


5.     此宗案件將怎樣結束?


案件似乎不會那麼早就告終。荷蘭另一名為「烏爾根達基金會」(Urgenda Foundation) 的環保團體也曾提出訴訟,海牙的一家法庭在2015年下令荷蘭政府收緊溫室氣體排放量的標準,避免氣候變化對公眾造成威脅。但該案上訴長達四年,直至最高法院裁定荷蘭政府需在2020年將溫室氣體排放量最少減低到1990年的水準。殻牌可以採取類似的上訴程式。


6.     法庭的裁決將怎樣執行?


執行裁決的難度不少,因為法庭只是告訴了殻牌一個減排目標,而不是提供了一項執行方案。因此可能很難評估該公司有否按時達到目標。提出訴訟的「環境保衛」(Milieudefensie) 是當地一個環保組織,它可以向法庭查詢跟進該公司的減排進度,如果至2030年並未達標,法庭可做出罰款的決定。但在「烏爾根達」一案中,荷蘭政府並未遵守法庭頒布的減排目標。


7.     這宗案件對其他公司意味著什麼?


總部位處荷蘭的公司有可能面臨類似的訴訟,而其他在荷蘭設立了子公司的企業也需為後者負責。將總部設於其他國家的石油公司以及其他重大污染者也可能面臨類似的案件;「環境保衛」正在聯絡其他非牟利機構,其負責人表示期望其他歐洲機構也採用此案件的訴訟方向。然而各地的司法有異,而荷蘭的司法機關比大多數國家提供了更大的空間讓法官裁決。


8.     為什麼荷蘭法庭在氣候案件上領先?


荷蘭曾有兩宗創下里程碑的案件。在「烏爾根達」一案中,荷蘭政府受令要加緊努力遵守《巴黎協定》,而對企業類似的判決也在殻牌一案中反映。兩宗案件都是建基於荷蘭司法系統中「審慎義務」的條文,該條文賦予法官一定程度上的自由來詮釋不成文的規定,讓他們可以將該案與人權連繫起來,並考慮氣候變化對人類享有健康環境的權利的影響。羅傑·考克斯 (Roger Cox) 是兩宗案件都有參與的律師,他寫了一本有關司法干預與氣候變化的書——《革命有理》(Revolution Justified)。


參考書架

- 彭博在2019年一篇關於荷蘭高等法庭氣候案件的文章

- 彭博描述殻牌選項的故事,以及法庭對該公司的裁決

- 羅傑·考克斯的《革命有理》

- 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巴黎協定)

本文由勞拉·赫斯特 (Laura Hurst) 協作完成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