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化監察

反對富豪瓜分世界.全球資源人民共享。People Before Profit!

回收利用真的起到了保護或保留的作用嗎?(中)

發布於

作者:薩曼莎·麥克布萊德(Samantha MacBride)

來源:Discard Studies

原文發表日期:2019年11月2日

翻譯:全球化監察

(接上文)

然而,並沒有穩固的基礎來使這些假設成為理所當然。對這個問題的關注可以追溯到威廉·斯坦利·傑文茲 (William Stanley Jevons) 的研究。(注4)在19世紀,採礦和燃燒的技術改進大大提高了煤炭作為燃料的效率。但關注這些發展的傑文茲認為,效率的提高和隨之而來的煤價下跌,非但不能節約煤炭,反而會導致煤炭需求增加。

上圖:傑文茲悖論示意圖。

這個現在稱為「傑文茲悖論」的觀點認為,生產和消費的速率提高時,整體開採量可能也會增加。(注5)對於這一悖論有大量學術研究,大多數是圍繞著能源效率。(注6)在材料領域,人們認為回收利用可以是效率的一種形式(從相同的投入中獲得更多)。(注7)有越來越多的研究是追蹤回收利用對原生資源開採的影響,特別是在金屬領域。(注8)學者們提出了關於金屬保護的問題,部分是因為關於金屬貿易的資料比其他材料更容易獲得——前者更有組織性。鑒於金屬的經濟性質,其在不同國家的交易也更加協調。金屬的經濟性以及金屬的材料特性使它們相對容易反復回收並重新投入生產,特別是與塑膠這樣的異質合成聚合物相比。然而,在全世界範圍內,金屬開採率隨著回收率一樣在不斷增長。如果沒有回收利用,開採增長率會是多少?這是可以推測的。但是,很難證明全球金屬生產系統因為回收利用而減少了原生材料的使用,更別說到底保護了多少土地免受採礦破壞。(注9)

圖片來源:Discard Studies

上述專業文獻中的警告和仔細測量表明,回收利用在某些情況下可以暫時保護資源,但關於保留的考量幾乎總是缺席的。然而,這些細微的差別隨著迴圈利用理想化和抽象化成為一個道德的、「拯救地球」的目的本身而消失。在關於回收利用的討論中,始終深度缺乏對保護和保留假設的審查,而這也是「再利用 (Reuse) 可以從搖籃到墳墓減少材料和能源流」這一概念的核心。每當再利用和回收利用在廢物等級制度中得到肯定時,就會給人一種朦朧的感覺,即某人正在某地做某種核算,以確保回收利用總體上可以為重要事物提供保護。我敢打賭,許多媒體、環境教育、甚至關注環境的非政府組織都持有這種立場。這就是回收利用如何「實際上」而不僅僅是理論上「拯救地球」。但是真的有任何協調機構在做這樣的核算嗎?沒有。(注10)回收利用實際上有在保留生態系統和人們的生計麼?有在實現中現實世界的「非物質化」(指減少原材料的總體使用)麼?系統層面來講並沒有。(注11)


石油、天然氣和塑膠

到目前為止,我一直使用森林產品和金屬的例子。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回收利用可以拯救樹木」這一口號的歷史效力,以及圍繞鋼鐵、鋁和其他金屬相對發達的學術研究。在現實中,圍繞林業或採礦和金屬貿易發生的事情要多得多,不光是我們簡單審視回收利用時會考慮到的。但至少我們有一些資料來解析問題。如果研究塑膠行業和塑膠回收的作用,我們就會發現類似的假設比比皆是,特別複雜,而且資訊很少。如何評估這樣的假設:塑膠回收利用減少了開採化石燃料的需要;或者另一個相關的說法:使用回收材料生產可減少能源消耗,進而意味著整個經濟的燃料使用量減少和碳排放減少。

眾所周知,全球開採的化石燃料只有小部分直接用於塑膠生產。(注12)因此,光靠回收塑膠,即使每一絲都回收利用,也不會使目前的鑽探需求減少很多。具體到美國,情況也沒什麼不同。我們可以假設美國國內建立了塑膠回收體系——正如許多人在中國限制進口塑膠垃圾之後所呼籲的那樣。如果大量的塑膠垃圾改在美國回收和再利用,那麼美國國內用於製造塑膠或發電的化石燃料開採會受到什麼影響?

你可能會驚訝地發現,美國能源資訊署(EIA)「無法確定在美國實際用於製造塑膠的原料的具體數量或來源」。(注13)

這暗示了上文提到的原料採購不斷波動的情況,以及我將在下面闡述的資料限制。EIA這樣寫道:

由於石化行業在原料消費方面具有高度靈活性,而且EIA沒有收集工業消費方面的詳細資料,因此EIA不可能確定工業界用於製造塑膠的原料的實際數量和來源。(注14)

讓我們回到對回收利用的日常理解。日常情況下,塑膠回收利用可以節省石油和天然氣資源,這是不言而喻的。(注15)在以噸為單位的情況下,如果回收材料實際替代了化石燃料,並導致後者開採或燃燒量淨減少,這種說法是成立。但是,如果沒有關於「原料實際數量和來源」的資料,就不可能評估塑膠回收對於節約化石燃料的實際效果。這些資料是評估塑膠回收對保留美國重要事物(如沿海社區、原住民土地和/或北極野生動物保護區)起到的實際作用(如果有的話)的前提條件。


注釋:

4.      Jevons, W. S. (1866) The coal question: an inquiry concerning the progress of the nation, and the probable exhaustion of our coal-mines. London, UK: Macmillan and Company .

5.      See Alcott, B. (2005). “Jevons’ paradox” Ecological Economics 54, no. 1: 9–21.  

6.      See Dimitropoulos, J. (2007). “Energy productivity improvements and the rebound effect: an overview of the state of knowledge.” Energy Policy 35, no. 12: 6354–63.

7.      I am grateful to Bruce Lankford for helping me clarify this. See Lankford, B. (2013) Resource efficiency complexity and the commons: the paracommons and paradoxes of natural resource losses, wastes and wastages. London: Routledge.

8.       See Modaresi, R. and D.B. Müller. (2012) “The role of automobiles for the future of aluminum recycling.” Environmental Science & Technology 46, no. 16: 8587–8594.

9.       OECD (2019), Global material resources outlook to 2060: economic drivers and environmental consequences. Paris: OECD Publishing

10.   The closest I have come to identifying such a body is the OECD, which has published interesting research on the this subject for a range of materials, but not plastics. OECD (2019), http://www.oecd.org/environment/global-material-resources-outlook-to-2060-9789264307452-en.htm  

11.   The OECD writes that, “Recycling is projected to become more competitive compared to the extraction of primary materials,” but that, “The strong increase in demand for materials implies that both primary and secondary materials use increase at roughly the same speed.” OECD (2019), p. 3

12.   Most estimates cite to data from the British Petroleum Federation, http://www.bpf.co.uk/press/oil_consumption.aspx

13.   Energy Information Administration (EIA).2018. “How much oil is used to make plastic?” accessed 1/29/2019 at  https://www.eia.gov/tools/faqs/faq.php?id=34&t=6.

14.   EIA 2018.

15.   The plastics industry is careful about how it phrases conservation claims in its public relations. It tends to talk about the importance of growing plastics recycling to jobs, litter cleanup, and generally as an end unto itself.


--

關注 #全球化監察 發布的內容

🔎 網頁 www.globalmon.org.hk/

💡 香港獨立媒體 bit.ly/357BJjG

🗂️ Facebook bit.ly/3dVlfQN

🐦 Twitter bit.ly/3aIz8Qm

📱 WeChat ID: globalmon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回收利用真的起到了保護或保留的作用嗎?(上)

废品回收工:关键的环保参与者,新冠疫情下应获得保护(上)

废品回收工:关键的环保参与者,新冠疫情下应获得保护(下)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