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化監察

反對富豪瓜分世界.全球資源人民共享。People Before Profit!

七國集團領袖可以做出但並未做出的氣候承諾

發布於
修訂於

來源:The Conversation

作者:邁爾斯·艾倫(Myles Allen)

原文發表日期:2021年6月15日

翻譯:全球化監察


在康沃爾舉行的為期四天的七國集團 (G7) 峰會結束時,任何擔心氣候變化的人都沒有理由慶祝。峰會的大多數承諾都相對老生常談——英國重複了為海洋保護工作提供5億英鎊的承諾,G7國家重申了停止支持海外煤炭生產的承諾。

世界上最富有的民主國家的領導人,再次未能同意為世界較貧窮地區提供新資金投資綠色技術和適應極端天氣。

但比這些承諾和不承諾更有趣的,是那些根本沒有提及的事情。在一次又一次的氣候峰會上,最大的未提事情之一就是我們造成全球變暖的糟糕記錄。

在任何富國領導人討論氣候變化的聚會上,「歷史責任」都是房間裡的大象。每個人都知道,G7國家對已經發生的全球變暖有著不成比例的責任。但究竟多出了多少?

如果你在網上搜索哪個國家造成了最多的全球變暖,你會發現一個各國每年排放量的清單。繼續深入,你會發現各國自1990年以來減少了多少排放量。這是在奉承成熟經濟體,因為它們的排放量正在下降。但是二氧化碳的影響幾乎是無限期的(化肥生產和使用的副產品氧化亞氮也是如此,只是程度稍輕),決定一個國家全球變暖責任的是長期積累的排放量,而不是任何特定年份的排放量。

來自化石燃料和水泥生產的累積二氧化碳排放量展現了各國對二氧化碳引起的變暖的責任。橫軸為1751到2007年,縱軸單位為十億噸。國家由上到下分別為美國、中國、德國、英國、日本、印度、法國、加拿大和義大利。需要計算人為變暖的貢獻總量,才能追蹤巴黎協定目標的進展。 (圖片來源:Hannah Ritchie and Max Roser/Our World in Data)

只關注當前排放情況,對此次G7峰會東道主尤其有利。自1990年以來,英國的排放量已大幅下降,但該國黑暗的撒旦工廠開始噴出二氧化碳比其他國家早了近100年。1800年英國棉紡廠排放的一噸二氧化碳對今天全球氣溫的影響,與2021年越南發電站排放的一噸二氧化碳完全相同。

巴西在2000年代嘗試過量化國家層面對全球變暖的貢獻,但悄無聲息地終結了。目前,作為國際氣候行動的主要平臺,《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UNFCCC) 只要求各國報告排放量,而不用報告造成了多少升溫。而其他所有人,從公司到個人碳足跡計算器,都在效仿這種做法。

「這不是同樣的事情嗎?」你可能會這樣問。可悲的是,並不同。UNFCCC所確定的報告排放的方法,反映的是溫室氣體排放後100年內對地球從太陽吸收的能量和排放到太空的能量之間平衡的影響。這與它們對全球溫度的影響有一定關係,但和「造成多少升溫」還有很大差距。

對於會在大氣中積累數十年至數百年的排放物,如二氧化碳和氧化亞氮,這種區別並不重要。但是,對於甲烷和其他許多持續作用時間只有幾天到幾十年的氣候污染物來說,這就非常重要了。任何考慮建立水力壓裂工業(因洩漏甲烷而臭名昭著)的國家都可以選擇安靜地相信,其散逸性甲烷排放造成的變暖效應,100年後才會在他們提交給UNFCCC的報告中準確反映。

水力壓裂法造成的甲烷排放問題可能被排放演算法所掩蓋。 圖片來源:Mark Waugh/Alamy Stock Photo

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在《巴黎協定》中,各國設定了一個非常宏大的目標。頭條目標不是關於排放,而是將全球平均溫度的上升限制在「遠低於2℃」——如果可能的話,努力將升溫限制在1.5℃之內。

這是一件好事。總的來說,氣候變化的影響取決於我們使地球整體變暖的程度,而不取決於在特定日期前變暖或在任何特定時間內的排放和變暖速度,當然也不取決於一個任意時間範圍內總結的地球能量不平衡。但現在,我們不可能評估實現這一溫度目標的進展,因為各國在其2030年及以後的計畫中,只使用上述相當奇怪的核算系統來報告排放總量,而這種核算系統並不反映這些排放量對全球溫度的影響。

如果G7這樣的富國對阻止全球變暖是認真的,澄清誰和什麼造成了全球變暖可能是一個好的開始。UNFCCC不可能改變其核算系統,但它允許各國報告它們認為有意義的額外資訊。

還有什麼比對全球變暖的實際貢獻更有意義呢?在2021年11月的格拉斯哥氣候大會 (COP26) 上,G7國家可以站出來,宣佈今後除了報告其排放量外,還將報告已經造成了多少變暖,還會繼續造成多少變暖,以及打算在未來造成多少變暖。

所有這些資訊都是存在的。對氣候變暖的貢獻可以用UNFCCC排放報告所使用的相同公式來計算。這只是把數字擺出來並鼓勵其他人也這樣做的問題。

這不僅僅是為了揭發有罪的富人。承認是什麼導致了氣候變暖,應該把注意力集中在如何阻止它。如果我們把G7國家對氣候變暖的未來計畫貢獻加起來——也別忘了中國、印度和其他國家的貢獻——就會很快明白,我們不僅需要儘快停止造成全球變暖,還需要通過將二氧化碳從大氣中收回並安全、永久地儲存在其他地方來扭轉變暖。這是他們在氣候峰會上喜歡回避的另一個話題。


本文原載於 The Conversation(https://theconversation.com/climate-change-what-g7-leaders-could-have-said-but-didnt-162703),作者邁爾斯·艾倫 (Myles Allen) 是牛津大學地球系統科學教授和牛津大學零排放專案主任。


--

關注 #全球化監察 發布的內容

🔎 網頁 www.globalmon.org.hk/

💡 香港獨立媒體 bit.ly/357BJjG

🗂️ Facebook bit.ly/3dVlfQN

🐦 Twitter bit.ly/3aIz8Qm

📱 WeChat ID: globalmon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