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透紫

一隻讀書不多但愛寫故事的貓。慶幸有機會出版了幾本小說,姑且可稱為輕小說、科幻或推理作者。合著新書《筷:怪談競演奇物語》現正在各書店及電子書上架。

攬炒之始,狼人之夜

這座石屎森林(Concrete Jungle),即將關燈進入漫長黑夜。

紅底狼人殺

在這個不見天日,伸手不辨旁人是人是獸的夜晚,我們都會被迫參與殘酷版的狼人遊戲。而在天亮之前,狼人們已不受限一晚只會咬殺一人。我們之中將無可避免會有更多受害者。

我很想說,別怕。每當名為獨裁的巨物運行到頭頂,這樣的蔽日長夜就會臨到地球上的某一角。許多不同年代、不同膚色、不同語言文化的人,都曾經經歷過。他們當中有些人克服過去了,他們的子孫現在就看著我們。現在就是考驗我們有沒有資格繼承人類文明,拒絕倒退的時候。

但是面對無聲之夜,又怎會不怕呢?

不管是要隱身在黑暗中低調潛行,還是挺著腰骨頂著狼人的利齒,這個家都不再安全。門外猛烈急迫的暴風雨將撤夜嘶吼,裝睡也不得安寧。少數人會被個人利益引誘變成狼人,更多人會為了拯救人質的性命而被迫出賣良心。這是個懲罰善心人的遊戲機制,狼人也只是這個遊戲中的棋子,真正最惡毒的是這個連白天開眼指控狼人的機會都刪除了的遊戲機制。

長夜中,我們只能伸出手,緊握同路人的手心,透過掌心傳來的溫度,確認彼此內心熱切奔流的信念。哪怕我們會誤握上狼人之手被咬去,我們也不能放棄尋找同伴。因為讓每個人互相猜疑,變成無法求助的孤島,正是狼人們的理想。

謹慎地伸出手去摸索,小心地前進。我們每一次付出的血汗淚水,每一次大大小小的犧牲,每一次含屈的隱忍,都會留下經驗,都是為了堆疊出我們渴想的未來。即使那可能不是我們能親眼看見的一刻,但黎明終必會來到。

無盡的黑夜也等於這是僅有的一夜,狼人們只能趕在天亮前盡量動手。「魔鬼知道自己的時候不多,就氣憤憤地下到你們那裡去了」。因為他們知道只要天一亮,他們會跟隨遊戲一起終結。

所以,我在海外的朋友,你們為我們發出的聲音,將會是我們在這長夜聊以慰藉的點點星光。請不要因為覺得好像沒有用而沉默,抬頭無星的夜空會讓人倍感沮喪。

台灣的朋友,請你們在對岸守護你們的燈塔終日不滅。那會是我們在黑暗中遙望的唯一溫暖,等待光明再臨的路標和印證。

願黎明亮光歸香港。願開眼之時,眾人口心如一指正狼人,狼人們終必出局,村民可以重建家園。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