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墨水的魚

菜鳥寫手 二次元創作 乙女文 心情抒發

【名柯乙女】 諸伏景光x你 人生若如初相見

小學生文筆

一見鍾情老梗

在臥底生活這樣朝生暮死的危險日子裡,諸伏景光對於愛情不曾抱有任何浪漫的幻想。即使在求學的路程上不乏追求者,也沒能喚起他心底對愛情那份最純粹的情感及嚮往。

       喜歡嗎? 那是肯定的

從第一次在波洛見到她時,諸伏景光覺得自己全身上下的細胞都在叫囂著對她的渴望。那是最原始,不加掩飾,對異性的慾望…..

無情的風雨重重的打在東京街頭,能在演奏結束後才遇到這場雷陣雨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妳這麼想著;幸好還是順利地讓戶外演出完美落幕。但是大雨看似沒有要結束的樣子,友人和妳決定到附近的咖啡館避避風雨。

“歡迎光臨”,一道年輕活潑的女聲從店裡傳出,讓進來的人覺得溫暖且親切,隨意地和友人挑了一個靠窗的位置坐下,妳環顧了四周的擺飾,心想這是一間簡單而不失溫馨的住宅式咖啡廳。除了你們之外沒有別人,大概是近下午兩,三點,確實不是人潮巔峰的時段。點了杯卡布奇諾和芝士蛋糕,友人開始滔滔不絕的說今天演出的心得和感想。妳和她是音樂學院的學生,今年大四了,也開始接一些音樂廳的公演和戶外表演來賺賺生活費。妳從小學習大提琴,求學路上一路伴隨著音樂,再過不久後也要以古典音樂人的身分進入社會了。

“這是兩位點的餐點,請慢用”,一位金髮小麥膚色的男店員為你們送上餐點,奇怪,剛剛明明沒這人的,妳又仔細的看看了店內,多了個藍色外套的男性,發現他身旁有個琴盒,好奇的猜想是不是同校的學生,連帽外套遮去了大半邊的臉,妳看不清他的長相,正想更仔細的看下去時,金髮店員巧妙地擋住了妳好奇的目光,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的,還真是神秘阿,妳這麼想。“好帥啊,那個男店員!” ,友人激動地對妳說,你笑笑地沒有對此回應。

過了一陣子,大雨有漸漸緩和的趨勢,妳準備收拾收拾和友人離開。友人似乎被店員的外貌蠱惑了,想要跟他要聯絡方式,風風火火的就衝去櫃檯留妳一個人收拾桌上的杯盤,妳正拿著托盤要放到台前,但走過廊道時不小心撞到桌角,妳暗自在心中責怪自己的迷糊並準備和地板來個親密接觸時,有個人不輕不重拉了你一把還替你把托盤穩住扶好。妳有些緩慢的轉過頭正要道謝時,和那雙勾人的貓眼四目相對了。

好乾淨…..對上那雙清麗的大眼睛時,諸伏景光說不出話,第一次看到這麼清澈的瞳孔,面對這雙眼,似乎什麼秘密都藏不住。不管是被那雙眼注視著或是看著那雙眼,他覺得自己只能用最真實姿態來面對,只因那對雙眼太過分的一塵不染。妳的確是個漂亮的孩子,清麗的大眼和白皙小巧的臉蛋與偏瘦的身形,又是在音樂的薰陶下長大,無意識地讓人產生一種保護慾,從小到大向妳示愛過的異性多得讓你的友人數不清。連諸伏景光自己也逃不過英雄難過美人關的情節。

一秒,兩秒…… “謝….謝謝阿”,妳發現對方似乎停頓的有些久,有些尷尬地打破沉默,這個人長得挺好看的,清秀的臉蛋和誘人的貓眼,感覺是很多女孩子會喜歡的類型。不過…..為什麼要留這不符合自身氣質的鬍渣呢?好奇怪啊,這是你對諸伏景光第一印象。

“不用客氣,妳沒受傷吧?” ,意識到自己的失態,良好的職業素養馬上體現出來,啞著聲子把妳扶起來, “xx! 妳又摔了是不?!” 友人急忙過來關心妳,你笑著打哈哈說沒事。妳轉身再一次向諸伏景光道謝,不過他卻把連帽拉得更低了,似乎不想讓妳和友人看清他的臉,所以妳和友人默默地背著琴盒離開了。那雙貓眼真的挺好看的,妳想如果下次遇到的話應該可以認出來……

妳不知道的是,那人已經把妳默默地刻在心上了……


過了幾年,妳也到了適婚年齡,家裡的母上大人硬是要妳去相親,妳表示==

“妳給我好好把握哈!我聽說公安警察的工資可高的哩! 如果以後結婚的話你就不用出去工作啦! 當個小富婆^^”,出門前母上大人再次強調,唉…所以薪水才是您的重點嗎媽媽==,閨女的幸福原來不是第一順位阿QQ……

到了餐廳,妳看到那人的背影,西裝筆挺,那雙腿修長的不像話,背影的話還行阿,妳在心裡默默打分數。

等妳看到正面再次與那雙貓眼四目相對時,幾年前的回憶默默地湧用上心頭,一樣的臉龐和雙眼,不過少了那年妳印象中的鬍渣,當你正想開口詢問時,溫潤低沉的嗓音打斷了妳, “妳好,xx小姐,我叫諸伏景光,是隸屬於警視廳公安部的警察”,之後他又落落大方地介紹了自己,妳本想開口詢問的事情,在他神采奕奕志在必得的表情下,害得妳又默默地吞了回去接著開始介紹自己。

那頓飯後,你們互相交換了聯絡方式,之後一起出去了幾回,慢慢得熟悉彼此。妳才知道他當臥底的故事和童年令人心疼的過往,妳常聽著聽著就被淚水模糊了眼睛。這麼溫柔的人應該要被好好疼惜阿……


過了半年後,諸伏景光開口向你問 “你母親問我們婚期要辦在什麼時候,好讓她準備一下”

妳當時在吃他替你做的三明治,嘴巴鼓得和小倉鼠一樣,眨了眨圓滾滾的大眼,愣愣地看著他,可愛的一蹋糊塗,他伸出手寵溺的揉亂妳的髮。 “我們這樣好像太快了…..要不在緩…”,妳還沒講完,他打斷了妳, “我是以結婚為前提和妳交往的”,他看著妳,目光異常的認真,這下妳也不敢多說什麼了,默默地咀嚼食物==,連著妳的疑慮把食物吞下肚。


又過了半年,你們結婚了,妳正式成為了諸伏夫人。

新婚當晚,諸伏景光完美的實行了所謂的夫妻之實,腰酸得導致妳到第二天下午也沒能下床。

結婚以來遇上了第一場雷陣雨,妳看著窗外,回想起了那年的場景,轉頭開口和諸伏景光說那年的事。

“所以你那個時候還在當臥底阿”,妳被他摟在懷裡柔聲地問道; “是阿,那是我人生中過得最緊張的日子了。不知道什麼時候會送命,也沒把握能逮捕組織”,他把妳摟得更緊,在妳的頸脖間落下數不清的吻。妳拍了拍他的手, “都沒事了,現在可以開心地過日子啦,我給你個禮物”,妳笑咪咪地看著他並示意他鬆手,在貓眼好奇的注視下回臥室拿了個盒子出來。

鄭重地放到他手中, “打開看看”妳說。他打開盒子看到一隻有著兩條線的驗孕棒。

諸伏景光張了張嘴卻說不出話,只是睜大貓眼回望妳;妳纖細的胳膊摟緊他的脖子在他耳邊輕聲說, “這樣又多一個人愛你了,Hiro”,他緊緊的抱住妳,用有些沙啞的聲音說 “同喜”


the En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