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dell

心理咨询师

墙内人对于墙国思想教育的一点点担忧

中小学教育应该最大程度的开放思想、培养思辨精神,允许不同声音自由交流,尊重和关怀少数群体,而不是统一和集体学习唯一的思想。因为这样一来,学生将会在很大程度上失去理性、人文和创造力。正如网络中源源不断的骂战、轻易下结论的判断以及更加极端化、非黑即白的言论那样。其根源就是人们在价值观的建立过程中缺少对思想自由的包容教育、对少数群体的同理教育、对是非对错的思辨教育。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呼吁道德、文明、包容、理解多年,却收效甚微的原因。因为当人在被愤怒、兴奋驱使,想要表达和行动时,那些漂亮词汇是不会使他冷静的。而愤怒、兴奋等情绪又恰恰是基于人的思维方式、价值判断所产生的。因此如果一个人的价值观中没有人文思想、没有同理心、没有对非黑即白的敏锐觉知的话,他就很难真正做到理智。

 

因此,教一个人价值判断的原则、规避非黑即白的能力,并在日常课堂中开放思想讨论课,多去实践,要比在言语上提倡德育,行为上却愈加封闭来得好。

 

那么为何只允许权威的思想存在,会对人的理性和思辨造成冲击?原因其一是在这种情况下,思想交流就总是难免会触碰到“不容辩驳的绝对正确”,在这种情形下,“挑战强势思想的声音”将会被当作“绝对禁止的言论”赶尽杀绝。例如,在100年前,同性恋绝对是大逆不道之事。还有在清朝大行文字狱时,一句“清风不识字,何故乱翻书”所引来的荒唐之事。

 

原因其二是事物的迭代升级恰恰需要的是没有被禁言的敏锐的批评者,这也是为何真理总是掌握在少数人手中的原因。不是说多数人都是错的,而是指在社会文明这台机器的运作过程中,能够指出问题的往往是少数人,而这个少数人可以是每个独立的人。

 

当然,统一思想也有好的方面,那就是可以防止思想言论失控所带来的危害和混乱,以及更有利于统一指挥。这也就是为什么军队里一定要服从命令。但是脱离军队之外,作为一个生活在社会中的人而言,我们最重要的是获得个人意义上的幸福和人生价值,而不是战胜或打败某种事物。许多一味追求成功的人,最终家财万贯却仍不快乐,就是因为他们把幸福看作了遥远的目标,而不是身边触手可得的一些东西。但是军队中,赢得战争就是前方的目标,而不是身边的东西,这是与真实的、多元的生活所不同的地方。

 

因此,我们很难简单因为担心混乱,就限制一切不稳定因素。事实上,大多时候我们往往只能看到限制所带来的既得好处,却很难去计算它所造成的负面影响,那些都是隐形的。而能够意识到这些的往往是那些受害者们,但他们却受制于既得利益者的高压下不敢喊痛。这样一来,我便很难对社会文明的进步持乐观态度。

 

而开放思想和言论,尽管可能会对稳定造成冲击,但逐渐的,更能提现人民真正的声音的言论会占据主流。曾经权威的声音,不再会得到一边倒的支持,很多人都将敢于提出自己的见解,尤其是术业有专攻、传道有先后,各个行业的专业人士也可以不需因为顾及敏感字眼而昧着良心说话,他们可以不为权贵唱赞歌,大胆说真话。

 

在这种开放交流的思潮中,尊重多元、民主、自由将会成为时下最流行的话题,人们也会越来越尊重差异,少数群体、弱势群体的组织,以及各种维权组织也会如雨后春笋般产生,这些都是有先例可依的。

 

当然,在这个过程中依然会有很多问题有待解决,但是事实上,没有哪个社会是完美的,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最应该捍卫的,便是一个社会更新迭代、及时调节纠错的能力,这是保证人类文明发展的基石。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