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大学党群关系不好

懒人

天津两位名医发表攻击党的狂妄谬论

發布於

天津两位名医发表攻击党的狂妄谬论

方凌

1957.03.14


新华社天津14日讯 天津两个著名医生——万福恩和张纪正在市第一中心医院高级医务人员座谈会上号召他们的同行“向共产党开炮”,“向不合理的现象作斗争”,并说“大夫和护士是医院中高尚的工人阶级”,应该组织以“医护联盟”为基础的先锋队,来领导医院工作,以改变目前“只有党、团员专政,而没有人民民主专政”的局面。

万福恩是农工民主党天津市委筹备委员会主任委员、天津市卫生局副局长、第一中心医院院长、著名的战地外科专家,曾经率领天津市第一支抗美援朝医疗队为中国人民志愿军服务过。张纪正是九三学社天津分社科学文教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的胸腔外科专家。

万福恩在座谈会上一开头就说:解放以来,各项工作中都存在一些问题。医务工作和医学教育工作走过很多弯路。对专家不重视和医务人员中存在的问题,政府已感觉到了,现在正为此征求意见。今天大家要向共产党开炮,因为它是核心领导,它应负责;虽然我们自己也有责任。他还说:“今后我院(第一中心医院)的情况不同了,已有三个党(共产党、农工民主党和九三学社)来领导工作;今后要开炮可向三个党开炮,当然全在共产党领导之下。”

接着,他提出五点意见:

1、过去有所谓党内、党外的说法,有问题先在党内谈。今后民主党派算党内、算党外、还算党中间?希望共产党要明确这个问题,以便加强团结。

2、过去共产党对团结改造落后分子作的不够。要求入共产党的人很多,他们本来就是先进分子,再加以培养,当然就更先进。可是有缺点的所谓落后分子,急需培养,却得不到进步的机会。我同意民主党派的作法,它虽然要求不高,但却使人有求进步的机会;所以我参加了民主党派。然而共产党员的觉悟是否都很高呢?不尽然。评工资时,有的群众拉下一级没闹情绪,而党员却闹了情绪。

3、共产党员看不起专家,这说明党对他们的思想教育不够。共产党员应当谦逊,不要只告群众的状。

4、共产党在吸收新党员时,应该征求群众意见。如果民主党派和群众不同意,就不能批准他入党。在这样重要的问题上不征求民主党派的意见,怎能发挥民主党派的监督作用呢?有很多人还不尊重民主党派,我们要扭转这种现象。

5、今后民主党派和在座的同志们的责任是:对共产党多提意见,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要向不合理的现象作斗争。共产党员犯错误应该开大会公布,使群众便于监督。过去共产党对青年团员有包庇现象,党员犯了错误也只在党内教育,我认为这样作是不够的。

万福恩就“什么事应由共产党管?什么事应由行政管”发表意见说:不论什么事,共产党都有责任,都要负责解决。即使今后大家都参加了共产党或民主党派,也不要分家。有什么问题,大家来想办法;把党、政联合在一起,一切事就好办了。大家要求共产党给予批评,而共产党对大家却敬而远之。今后我们都参加民主党派,可以自己展开批评,不一定非叫共产党来批评。

张纪正对“党在卫生工作中的错误”进行攻击,内容大致可分为下列四点:

1、共产党解放人民,而在医院里首先被解放的是工人(指勤杂人员)。不管是真工人、假工人,凡是带工字的人都解秋;其次是助理员。但是解放后全混乱了,工人不愿作清洁工作,助理员要当护士,小大夫要当大大夫,而大大夫却被当作资本家,成了斗争对象。

2、党为了建立威信,要求群众信仰,不管党的工作质量如何,都要别人围绕在它的周围。这使高级技术人员在一般人中没有威信,在医院中演变成一切事都得通过党!实际上,在医院里,大夫、护士才是真正的人民。党只想建立自己的威信,可是病人不相信大夫怎么能治好病呢?护士长无威信怎能指挥护士呢?这就是党的毛病。因此,我认为今后党不应只建立自己的威信,也应同时建立“兄弟党”的威信。

3、解放后,管理人员都是些外行人,有的党员负责干部可能是忠心耿耿的,但从未做过医务工作,却当副院长。他们通过团员中的助理员了解情况,因此只能作出片面的决定。人事权、财政权都操在他们手里,我们什么事都办不了。对我们是这么不放手、不信任;难道我们会贪污吗?党的领导同志执行政策时,怕犯错误,什么事都得向上请示,既不能独立思考,又不能发挥个人特点,一些事常因请示而等待、拖延。

4、几年来,党没有依靠大夫和护士。直到现在,护士还处在被压迫的地位。党既是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在医院里就要起到大夫、护士先锋队的作用,但党却常常成为工作的阻碍。我认为在医院里,只有大夫和护士才是党的真正的同志。党有马列主义思想指导,大夫、护士有科学技术,两者结合起来,才是科学的结合。党好比军队中的政治部,政治部必须和军事配合,但医院中的党领导却和医务工作配合不上。

张纪正在谈到如何改进目前状态时说:国家有工农联盟,医院中应组织以医生、护士联盟为基础的先锋队,因为他们是医院的主体,是医院中高尚的工人阶级。只有这样,才能改变这种只有党、团员专政而没有人民民主专政的局面。

他接着建议党对医院工作的领导方面“应随潮流而改变”,别再保持“军官式的领导”。目前所以发生上层(高级医务人员)和下层(一般医护人员)脱节,主要是由于党没有依靠上层;其结果是:下层对党有向心力,对上层有离心力,这样下去,是达不到向科学进军的希望的。


来源:1957年3月14日新华通讯社编《内部参考》(中國當代政治運動史數據庫)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园地”编辑部认为:“党不懂文艺,不能领导文艺工作”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