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mmy Chang

一個夢想做隻各種意義上肥貓的人類

猴子、兇手、交通

一想到人的鄉愿與劣根性,我對於台灣的交通真的很難有那麼一絲絲的希望。

A一如既往地在上班午休偷閒時,在社群媒體上刷著一堆沒有意義的內容,滑到被放在網上公審的行車紀錄,帶著懲惡揚善的正義感,憤怒地跑去留言道:「媽的臭三寶,行動神主牌,最好趕快死一死」。下班時,夕陽伴著愉悅的心情,哼著輕快的歌,開著不久前貸款新換的車在回家的路上。綠燈亮起,以往的經驗告訴他,這是一條一路有連線,綠燈到底不用停的路。前面有台該死的機車在中間一個小的沒紅綠燈十字路口慢了下來,因為車距很近,嚇了A一跳,在猛然一踩煞車之後,A用狂按喇叭表達了他的不滿,嘴裡碎唸著,媽的臭三寶,急煞個屁,想嚇死老子?


B騎著機車,速度不快的在這個剛搬過來的城市要回到住的地方。人生地不熟讓他的騎行,用台灣一般的標準來說不是很俐落,偶爾還要停在路邊看一眼Google Maps上顯示的路線。在一條不寬不窄的路段,一個不大不小的十字路口,他看到有行人正要從斑馬線上通過,自然的慢了下來。耳後傳來急煞聲跟持續的喇叭聲嚇的他半死,B轉過頭去咒罵著,媽的逼三小朋友。但下班時間過於吵雜的街道上,應該是不會有人聽到。再騎行十分鐘,到了家門口前的那個十字路口,因為左側是正在蓋到一半的重劃區末端,基本沒有車通過,他熟練的紅燈右轉的找到了在路邊的停車格。走回家的路上,邊想著急煞聲除了心有餘悸外,還有滿滿的對台灣人不守交通規則的抱怨。


C在一本書上剛看完一個有關猴子的實驗,那實驗的細節是這樣的:實驗室抓來了五隻猴子,放進一個大籠子裡,大籠子的上面有串香蕉。猴子是愛吃香蕉的,五隻猴子初來乍到,大家都往上爬想去吃那串香蕉。在一旁的研究員,每當看到有猴子想要上去拿香蕉,就會用冷水去潑它,一開始,猴子還有些莫名其妙,自己試了三五次,也看大家都試了三五次之後,再沒有哪一隻猴子有去拿香蕉的念頭。到這邊是巴夫洛夫的制約實驗。接下來,研究員換走了一隻舊猴子,帶一隻新的進到籠裡,新的看到香蕉很興奮,要上去拿香蕉的時候,剩下四隻猴子會開始揍那隻新猴子,新猴子覺得莫名其妙,但也就不再敢上去要拿香蕉了。當然,我們不知道是出於好意的提醒還是什麼原因。接下來再換進一隻新的猴子,移走一隻最舊的猴子。新猴子要拿香蕉的時候,其他四隻猴子照樣會去揍那隻新來的,有趣的是,上一階段剛換進來的那隻,被莫名其妙揍過的那隻猴子,這次揍起新來的特別狠。這實驗不斷的換走一隻舊的猴子,帶進一隻新的猴子,到最後,已經沒有猴子知道為啥要揍新來要去拿香蕉的猴子了。C恍然大悟似的看懂了些什麼,在走回家的一個十字路口,他決定了這次要做隻清醒的猴子:人行道就是要給人走的,而車是該讓人的,所以即使看著並肩的行人,全在一個沒有紅綠燈的十字路口上,等著見縫插針的通過,他帶著鄙視的眼神,用著教育台灣車輛的態度,如荊軻般孤勇的走上了斑馬線。他還是反射性地緊盯著左右側的來車,走到剛過半時,右邊一台機車慢了下來,他像個領導似的含笑著對著機車騎士點了頭,但接著響起了後面一台車的急煞跟喇叭聲。C也嚇了一跳,想著媽的好險,差點機車就被撞了,這樣自己是不是在道義上也有點責任?內心的篤定突然煙消雲散。


一想到人的鄉愿與劣根性,我對於台灣的交通真的很難有那麼一絲絲的希望。


圖文不符 但寫完肚子餓我就想吃 想吃就想到永康街那間收掉了的燒臘店的脆皮燒肉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