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松带刀

大胆无畏,维新革命

中国知识分子为什么必定反美必定选择共产主义,害死别人,也害死自己

發布於

中国知识分子为什么必定反美必定选择共产主义,害死别人,也害死自己

  

  要说侵略中国最重的是满清,而杀人最多的是满清,“扬州十日,嘉定三屠”式的大屠杀无数次发生,“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式彻底的奴役,一直持续近300年,直到满清完蛋,“清风不识字,何故乱翻书”的文字狱持续200多年,无数的读书人被砍了脑袋,但为什么中国传统知识分子却不反清,而是拼命维护满清,在太平天国兴起、满清统治下摇摇欲坠的时候,也正是曾左李为代表的儒家地主士绅集团维护了满清的统治直到最后一刻,对这些异族主子展现了无比的忠心;而无论英国还是美国,都没有在中国搞过大屠杀,相反,他们帮助迈入现代化的门槛,帮助中国建立铁路电报电灯电话等现代化设施,建立现代化的大学,帮助中国建立现代化的教育体系,为中国培养了无数现代化的人才,建立现代化的医院,救助孤儿,做了无数慈善事业,在中国传播了自由主义、普世价值、保护私有财产的理念,但为什么中国传统知识分子却不感恩反而叫嚣着“亡国灭种”反而却要反英反美呢?

  那是因为,无论满清如何的屠杀奴役,却都开科举,给了儒家读书人做官的机会,而只要能做官,能成为所谓的“人上人”,他们不在乎谁当皇帝,认谁当主子,也不在乎有多少同胞被屠杀——当然,他们的字典里也没有“同胞”这个词,他们有的只是奴才意识、奴隶心态。在满清用屠刀建立的秩序里,为了更好的统治,降低统治成本,获取更大利益,需要有一些人为满人服务,帮助满人进行殖民统治,这就给了那些既没有武力、不能建立秩序,又没有创造财富的能力的儒家读书人一席之地、一个成为“人上人”的机会,毕竟,他们虽然也是被奴役者,可他们也有机会成为奴役别人的人,为了这微不足道的一点机会,为了一点踩在别人头上的快感,为了成为奴役别人的人,他们心甘情愿的成为别人的奴才受奴役而毫无怨言,并且争相讨好着主子向主子献媚,真心的感激着主子给他们一个奴役别人的机会,真心的大声的为主子唱着赞歌。

  如果大英帝国把扬州十日嘉定三屠来上几次,并且开科举考试的话,儒家读书人必定跪舔。一句话,他们并不在乎国家民族,他们只在乎他们的地位。

  但大英帝国是不讲这些的,大英帝国更在意的是建立符合自己利益的、由自己主导的、合理的国际秩序。现在的全球秩序是大英帝国建立的,大英帝国并不需要儒家读书人的跪舔,不需要儒家读书人代理进行统治,在大英帝国的全球秩序之下,并没有儒家读书人的位置,在这个秩序之下,儒家读书人是最无用的人,不要说成为人上人,连最起码的生存都存在问题,哪怕最为读书看重的大众话语权,在大英帝国的自由秩序之下都不存在。“为生民立命,为天地立心,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对不起,每个人都应该对自己的言行负责,没有我的授权,你不能代表我,没有人有天然的代表别人的资格。连最起码的天然代表“天下苍生”的资格都失去,这就要了儒家读书人的命了。所谓的“亡国灭种”不过就是亡儒家读书人的特权而已,但这正是儒家读书绝对无法接受的。因为他们既不能创造财富,又无力保护财富,他们只是这个秩序里最无用的寄生虫而已,而从前被儒家读书人鄙视的商人却处于这种全球秩序最重要的位置以及最大的受益者,这是儒家读书人无论如何不能接受的。“自由主义?人人都能说话了,还要我们读书人干什么?”“哦,我们儒家读书人,身受圣人教诲,深明天地大义,视铜臭如粪土,本应该是国之栋梁,如今却被一帮利欲熏心的无耻之徒霄小之辈爬到头上,是可忍,孰不可忍”。

  所以,在这个秩序之下的儒家读书人是最失落的,所以,他们也是鼓吹“亡国灭种”最起劲的,在他们看来,扬州十日不会亡国灭种,剃发易服不会亡国灭种,文字狱不会亡国灭种,但自由主义、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每个人都对自己的言行负责却会“亡国灭种”,奇怪不奇怪?对于儒家读书人来说,所有的一切都应该由读书人来主导,无论是你想说话还是想过好日子,都必须通过读书人替你做主,而在大英帝国的秩序之下,每个人都对自己负责不需要别人替自己做主,自己做自己的主人,这还要读书人有什么用?对国家对社会对舆论主导权的丧失,这是绝对不能接受的。不能接受自身“无用”这个现实的儒家读书人必定反英、反自由主义、反既定国际秩序;他们需要一个能够容纳他们、发挥他们“聪明才智”的秩序。

  而曾经的“汉唐盛世”“康乾盛世”的虚幻,又让他们无比怀念,毕竟,“老子祖上也阔过”,他们无时无刻不想复活那些虚妄的盛世,为此付出任何代价也心甘情愿在所不惜,他们不觉得自己也会是这个“代价”;同时,他们又发现,自己不过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本身既无武力来打破“不合理”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也不知道该怎样建立强大武力,要想反英反国际秩序,必须得借助强援,必须有一个榜样,“拔剑四顾心茫然”之下,发现居然有苏联这样一个强国,它打败了不把自己看在眼里的英法联军协约国集团,打败了不可一世的纳粹德国,成为了与美国比肩的两极世界的其中一极,让侵略过自己国家的英国瑟瑟发抖,并且在极短时间内,建立起强大的工业国防军事体系,这太令人着迷了,为了最短时间内建立起强大国家,为了反抗帝国主义的侵略,为了建立“合理”的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我们必须选择苏联、选择共产主义。

  而且在共产主义体系内,领袖最大,最高领袖掌握至高权力,主宰一切,手握生杀大权,国家一切权力由官府掌控,一切资源由官府分配,官僚主导国家运行,官僚治政,绝不能任由商人“胡作非为”,而商人是罪恶的、无地位的、被打倒的、完全屈服于官员之下的,这太符合中国传统政治模式、太符合自己心中所想、太符合自己理想的“士农工商”的等级秩序了,而苏联所用的共产主义理念——[公有制,国际主义,一切行动听指挥]与儒家理念——[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宁与外人不给家奴,事君以忠事父以孝]完全契合,中国传统知识分子会毫不犹豫的选择苏联、选择共产主义也就毫不奇怪了。

  中国传统的知识分子却不知道,共产主义为什么能够在最短时间内建立起强大的国家、强大的工业、强大的国防,苏联为实现这一切、为了在极短时间内建立起规模世界第二的重工业体系、世界超强的军队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共产主义能够实现这一切,是对国力、对本国民众最大程度的压榨,压榨出民众的最后一滴油水来投入军事工业与国防,为此哪怕牺牲几千万人的生命,全体国民的精神分裂,往后几十年的国力衰退在所不惜,急功近利的他们看不到这些——或者,他们知道,他们却并不在意。“不做安安饿殍”,普通的农民,你们乖乖饿死就得了,不要想着反抗,不要给国家添麻烦,为了建立强大的国家,你们付出一点代价不是应该的吗?他们自认为是读书人,是上等人,是高逼格的人,“刑不上大夫”,他们是应该受到优待的,付出代价的不会是他们,他们却不知道,被饿死、被打死的几千万代价里,也有他们一份。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呢,求仁得仁,他们也是得偿所愿,毕竟,“超英赶美”的目标实现了,他们也能随着“厉害了,我的国”的嘶吼尽情的发泄着自己的压抑,掩盖自己的虚妄,获得超越自身极限的高潮,至于掩盖在“厉害国”之下的几千万累累白骨,他们是看不见的。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