謠言档案

“你能做到吗?” “” “你听明白了吗?” “”

謠言档案一:医生逝世时间

——“谁的?”

——“李文亮医生。”

——“为什么不写清楚?”

——“大陆社交媒介已经不怎么再提到他了。本文再频繁提,总觉得是在吃‘血馒头’,‘消费死者’。但是又想提……所以,如果有人觉得确实是在‘消费死者’,抱歉,请在下面评论表达吧。”


1. 背景

中文维基百科的人物介绍

李文亮(1986年10月12日-2020年2月7日[a]),满族,辽宁北镇人,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医生,中国共产党党员[10]。李文亮是在2019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中率先向外界披露疫情的醫療人員之一,而被称为“疫情吹哨人”……2月7日凌晨2时58分,李文亮病逝,享年33岁[9]。


本来以为,这个问题网上已有专门报道梳理,但中文维基页面由于人物传记篇幅的限制,没有深入介绍——这一点在人物词条的讨论页面有涉及。

在谷歌上以“李文亮 逝世时间”为关键词搜索之后,前三页搜索结果中只有一篇《自由时报》,立场明显的评论性质的报道

(所以,或许很久之后[一星期?一个月?一年?]),人们都不会记得了。请允许本文在那之前,多写一点……)

2. 经过

最早的消息来源难以找寻(不论是审查删帖,还是“抢救”的“辟谣”导致发文人自行删除),

比较权威的报道,已由微信公众号“兽楼处”[1]《我们的信使走了》[2]记录:

按照医院发布的消息,李文亮的死亡时间为2月7日2点58分。
根据《经济观察报》的报道,李文亮是在2月6日19点多进的抢救室。人民日报社旗下的《生命时报》是最先报道李文亮死讯的媒体,其报道中,死亡时间为21点30分。

报道存档[3])

《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多次致电武汉市中心医院,直到23时56分最后一次致电,消息仍是在抢救中。
2月7日凌晨,守在抢救室门外的《经济观察报》记者在报道中说,自己是在2月7日00点04分,获悉李文亮去世的消息。
2月7日00时38分,武汉中心医院通过微博宣布,李文亮还在抢救。

[1] “兽楼处”作者兽爷,曾发表爆文《疫苗之王》,也曾被指控洗稿。

[2] 本文于02–07 04:16发于微信客户端,后被大量转载、更改标题在网上流传。

[3] 该存档来自于非盈利网站“互联网档案馆“,是网页存档最权威的网站之一

另据中文维基人物传记页面“注释”:

财新网记者表示李文亮母校武汉大学官方微博于22时59分公布其死讯,经济观察网记者则于2月7日0时4分在医院重症监护室外得知李文亮去世。


其后,受到广泛关注的是@协和医生Do先生 的微博

@透图哥 在《悼文亮:为众人抱薪者,已冻毙于风雪!》文中提到, 

…因为未经组织容许就擅自公布李文亮医生死讯,被训诫了。

他在后续的回应中称……

“请某些人不要刻意用我带节奏”

而后,另有医生@张纯于0时49分发布微博:

此微博消失后,张纯医生的微博停留在上一条:

疫情吹哨人李文亮医生还在抢救中,为他祈祷 ​​​​
如果进行评论——“抱歉,因此内容中存在违反相关法律法规或《微博社区公约》的信息,无法进行当前的操作。”

最后,据某卫视报道:

《生命时报》前方记者证实,李文亮医生因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于2月6日21点30分停止心跳……但用上了ECOM(人工膜肺)进行抢救。
上述大陆网页,除“售楼处”、经济观察网、某卫视外,均已404

可能这是比较接近完整过程的描述了。


——“为什么题目是謠言?”

——“404已经可以说明,这个过程很可能不会被再提及,直至烂在当事者们的心里。

而且,在整个过程中,吹哨人之死,已经成为一场謠言。”


——“谣言?謠言?”

对于这个用法(也包括本帐号的名字@謠言档案 ),本文确实考虑了很久。最后采用了 @ZandY 在《不是“rumor”,不是“謠言”,是“谣言”(旧稿重发)》中的介绍:

现今大陆语境下人们所理解的“谣言”,不是港台语境下的“謠言”,也不是欧美学者在学术讨论中所使用的“rumor”。“rumor”更准确地说,应该是指更为中性化的“未经证实的传言”,类似于古汉语中意指“民间传言”的“谣言”。而如今大陆语境下的“谣言”其实是一个带有贬义色彩的词语,指代的是失实的信息,同时还包含了一种或轻或重的道德指控。


而本文寄希望于Matters和背后的区块链的用意,则是希望这段“未经证实的传言”不会随着2月7日的医院宣布而渐渐消失。

接下来,@謠言档案 试图描述整个经过中值得记录的人和事。

期间也会穿插其他“抢救性转载”文章,还请继续关注。

[抢救性转载] 社会不需要更多李文亮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