謙廷閱讀

先從一個月兩篇為目標,閱讀、內化、分享。

社區活動 | 我說過的謊話- 我們還是朋友

發布於
若能回到當初,我會告訴她,我們已經錯過當朋友的機會了

「我喜歡和你在一起,喜歡和你聊天,我希望我們的關係不只是朋友,但...我現在的決定就是這樣...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我們還是朋友嗎?」

「...恩,當然。」這是我說過最後悔的一個謊言。


我是大學唸設計相關的科系,當時我有著滿滿的創作(負)能量,在被同學、老師讚賞的背後,我的內心卻是無比黑暗。大三的某一天,有個天然呆的同學冷不防的在我身邊冒出一句:「好懷念你大一的樣子喔,會一直找人聊天,笑得很開心,你那時好陽光,你們熱舞社表演的時候我還有去看耶!」

這句話讓我驚訝,原來那是我在別人眼裡的樣子,那現在呢?

回到宿舍照著鏡子,長期熬夜趕作品、打電動,幾近足不出戶,鏡子裡的自己臉色蒼白、雙眼浮腫,渾身透漏著邋遢和不健康的病態。看著自己下垂的嘴角...好像很久沒有笑過了...。

回到大一那年,好不容易脫離高中的填鴨生活,成為大一新鮮人,對未知的可能性充滿期待。迎新、社團、夜遊...,多采多姿的活動,漸漸的,和班上一個女孩(以下稱S女)越走越近,我們有聊不完的話題,分享不完的生活點滴,也是彼此心情不好時的傾訴對象,不知不覺間,我們成了班上預設的班對,就只差兩人沒有把話說白、沒有公開放閃。

巧的是,某次的聊天中,發現兩人的住家不過相距15分鐘的路程。於是大一的寒暑假,我們幾乎天天見面,相約逛街、逛夜市、傍晚時就在河堤上散步、看夕陽。終於,我鼓起勇氣去牽她的手,感覺她像觸電一樣被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到,但卻沒有將手抽走,兩人的沉默的走著,緊張的氣氛透過冒汗的手心互相傳遞著,但沒過多久,我們又開始說說笑笑,只是牽著的手就再沒放開過,直到送她回家。

這甜膩的幸福感卻在大二開學後嘎然而止,和S女的互動依舊,但總是能感受到些許的不同,哪裡不同卻說不上來。在某堂身兼小老師的課結束後,因為要整理班上同學的作品,所以最後一個離開教室,才剛走出教室就被一個在旁邊等著的女同學拉到一旁,她是S女的其中一位好朋友,看她一副小心翼翼又緊張的樣子,直覺有種不好的預感。

「我知道我不該管閒事,但我真的覺得這樣不對,我有跟她說過這樣不好,但她好像聽不進去...。」她小心翼翼地一邊探詢我的表情一邊這麼說。

所以...到底是哪樣??我完全get不到妳的point。 我心想。

「你知道...XX(S女)跟XX系的一個學長在一起了嗎?」她停頓了一下才支支吾吾的繼續說。

我懵了,我到現在都還清晰記得當時的感受。我的腳開始慢慢發麻,那種麻感慢慢向上,一直蔓延到頭頂,我感到我的腳慢慢失去力氣。

「我只是覺得你應該要知道會比較好...........你還好吧?...那我先走囉。」那位女同學看我呆立著,丟下這句話就走了。

不對!不可能阿!難道是我自我感覺良好,雖說愛情會讓人盲目,但仔細的回想和她的每一個互動、每一個細節,我很肯定不是我自己想太多,接下來的兩個晚上,我陷入了失眠,白天恍恍惚惚,晚上只要閉上眼睛就會陷入鑽牛角尖的迴圈中,試圖在記憶中找尋可以讓自己解脫的出口,我寧願就這麼恍然大悟的告訴自己原來一切都是一場自我感覺良好的誤會,偏偏就是找不到那個可以讓我解脫的線索...。我很想找女孩好好的問清楚,但我不知道該怎麼開口,也不知道該怎麼問。

然後,天殺的一記悶棍又在我最沒有防備的時候向我襲來...
就在接下來的周末,當我人在家時,家裡電話響了起來,我沒有防備的接起來。

「喂...請問你是XXX嗎?」

「對...請問你是...?」

「我是XX的男朋友,不好意思這麼突然打電話給你。」

那種麻感又再次蔓延到全身,但蔓延到頭上的時候我開始感覺到一股暈眩跟噁心感,我直接蹲下坐在地板上,磁磚的冰冷讓我稍微舒緩了一些。

「嗯...有什麼事嗎?」我還在故作鎮定。

「你現在方便嗎?我現在在XX家的附近,如果可以的話,我想找你聊聊。」

我沉默。這句話沒有透露出一絲威脅和敵意,甚至,我能感受到對方的善意和緊張不安。

「你放心,我不是要找你麻煩...就真的只是想找你聊聊而已...如果你擔心的話我們可以約個人多的地方...。」對方在電話中的一陣沉默後補充道。

所有這幾天以來想不透的疑問開始一一浮現,好吧...也許,透過這個人,我反而能得到更客觀更直接的答案。
「嗯...好...五分埔附近她家那一側的7-11知道嗎? 嗯...就約在那...嗯...半小時後。」


到了見面地點,我不認得對方,但對方倒是認得我,一位個子高我半個頭,金髮挑染、側分的人走到我面前:「嗨...你好...」對方先開口,搞得好像我在跟網友見面一樣。
總之,在一段對話過後,知道了他們在大一下就在一起了,只是S女強烈要求他不能來我們系上找她,在校園裡也不能走在一起,否則就直接跟他翻臉...,原因是什麼?我一直不想接受自己的猜想。
接下來更是有趣了,反倒是我在那邊聽著他訴說他有多愛他女友,但他又知道了我的存在,讓他覺得會隨時失去她,才因此有了這次的談話。大多時候我只是默默的聽著,偶爾提出一兩個我的疑問。

最後,他說:「我真的很愛她,我希望你不要介入我們。」
「嗯。」在莫名其妙成為第三者之後,我也不知道我還要說什麼,該做的事情就只剩下找S女問個清楚。


「妳男朋友...那個XX系的,來找過我了。」隔兩天下課後,我直接對她丟出這句話。

「.....啊?..什麼...他找你!!有沒有搞錯啊!他有跟你說什麼嗎?」我徹底心死了,原本還期望S女會否認對方是她男友這件事。

「也沒什麼...就只是說希望我不要介入你們。」

「你不要想太多,我回去會跟他說。」S女說。

「那這段時間我們之間算什麼? 真的是我想太多嗎?」S女沉默,半晌,開始掉淚。

「我喜歡和你在一起,喜歡和你聊天,我希望我們的關係不只是朋友,但...我現在的決定就是這樣...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過了很久,S女才擠出這句話,接著就是兩個人的沉默,妳無法解釋妳的矛盾,那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問了。

「....我們還是朋友嗎?」又過了許久,S女問道。

「...恩,當然。」這不是我想說的,愛情的盲目讓我說不出我真正想說的。當下我沒想過這是一個謊言,但不回想起,卻是我最後悔說的一句謊話。

回到宿舍,我再也壓抑不住,崩潰了...

從那時候開始我在S女的面前,依然偽裝自己談笑自如,做她的"好朋友",其他的時間則像是個行屍走肉,每天都活在自我懷疑中。也是從那之後的好幾年,我對於感情都是自卑的,雖然有過幾段兩情相悅,但最後總是臨陣退縮,我都會想「這次...肯定也是我想太多了...」。還未萌芽的情感就被硬生生斬斷,錯失好幾次機會。

直到出社會後,開始接觸心理學的書籍,某次回想起這段往事時才發現,當我親口回答我們還會是朋友的時候,其實就等同於一種心理暗示,接下來為了兌現自己曾經說過的話,即使是違心的,也會採取能夠合理化那句話的行為,當所言所為都非自己本意,久了就會承受巨大的心理壓力,最後,回過頭來在感情這件事上貼上一個痛苦的標籤。一句小小的謊言,影響範圍卻像漣漪一般擴散,最後像詛咒一樣困著我好多年。

若能回到當初,我會告訴她:
「不,我們不會是朋友,如果妳拒絕我,我們也許還能當朋友,但我們都錯失做朋友的機會了,我遠比妳以為的還要好,妳還真的做錯選擇了。」

只不過,當時的我沒有這麼清醒,也沒有想得那麼透徹。

後記:

其實感情中難論誰對誰錯,尤其在不成熟的年紀,誰能做出成熟的行為和決定,只是,若無法誠實表達自己感受,最吃虧的終究還是自己。一些以和為貴阿、男人要有度量不該計較...這些觀念反而壓抑了表達真實情感的機會,最後讓那些負面情緒反過來吞噬自己。

畢業後,歷經當兵、社會新鮮人、由菜鳥變老鳥,S女偶爾還是會丟個訊息,說說她的工作,說說她的感情,聽她口中的那幾任男友,我還會開玩笑的調侃她說:「哈!後悔沒選我了吧!」,她沒說話。之後我收到了喜帖,我參加了,也開心了,終於替那詛咒畫下句點,我知道她肯定很後悔沒選擇我。現在,各自都有了家庭、小孩。也沒再連絡過。

有趣的是,這件事情雖然早已釋懷,也沒什麼掛在心上,但用文字寫出來後,又感到更加的舒坦。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社区活动提案|我说过的谎话

10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