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ar噏

認識本土 思想武裝

【心態武裝】梁天琦:「大家唔好繼續教條主義啦!」

最近「鬥黃」風氣盛行,唔係一句「勿鬥黃」就解決到。背後其實反映緊幾個抗爭心態嘅問題。唔逐個解決嘅話,矛盾只會繼續出現。第一集Gear噏會講下好多人不知不覺地犯咗嘅教條主義。

何謂教條主義

教條主義係一種盲目遵從某啲標準或原則嘅態度。將理論當教條,思想僵化,唔理實際情況,否認「實踐係檢驗真理嘅標準」。喺抗爭中,我哋無形間建立咗唔少標準或原則,有助抗爭者凝聚共識、確立抗爭方向。但如果盲目遵從,就可能會引起不必要嘅矛盾同犧牲。

教條嘅形成

教條嘅形成一般係有歷史原因。因為勇武手足喺雨傘革命或魚蛋革命中被唾棄,所以反送中要強調#不分化#不割席#不篤灰;因為和平示威是沒有用的,所以要 #勇武抗爭;因為黨鐵多次封站,加上八三一慘劇,所以要 #罷搭黨鐵;因為要發展黃色經濟圈,所以要 #杯葛中資

抗爭經驗創造咗好多標準或原則,過程中成為咗抗爭陣營嘅共識,甚至係必須要遵守嘅規則。如果我哋脫離經驗實踐,忘記初衷,死板嘅教條就會成為抗爭嘅阻礙。

教條、原則、標準

KOL有冇出post鬧黑警鬧政府、黃店鋪頭貼滿文宣、簽咗幾多個聯署,我會叫呢啲做「標準」,用表面行為或者量化咗嘅數據界定你有幾「黃」,唔夠黃其實都無傷大雅。「不捉鬼」係「原則」,關乎核心理念同互信,對抗爭影響重大,唔應該輕易跪低。觀念係有輕重之分,唔係樣樣都係教條咁神聖不可侵犯。

#鬥黃 其中一個原因係好多人將啲「標準」提升到「原則」,再思想僵化成「教條」。從雞蛋裡挑骨頭,再將教條強加於他人身上,將無關痛癢嘅小事放大成原則之爭,批鬥就自然出現。

全部都要做

曾經聽過勇武手足話與其罷食罷搭搞到生活咁多不便,倒不如下次落力啲裝修。佢係咪「偽黃」?唔係,只不過佢有一套自己相信嘅抗爭路線。有人覺得黃店一定要播榮光,亦有人認為播嚟晒氣;有人覺得議會戰線唔可行,亦有人認為係破局嘅機會;有人覺得痴連儂牆係送頭,亦有人認為實體文宣好重要。

教條主義者最可惡之處,就係高舉以個人主觀經驗而成嘅「客觀現實」,壟斷他人嘅現實,繼而挑戰他人嘅做法。冇人知邊種抗爭方式係最好,唔好因為有人批評你嘅手段,而放棄你相信嘅路線。無論係勇武定和理非,任何形式嘅抗爭,只要你相信對抗爭有好處嘅都應該做。

因時制宜

教條主義者輕視實踐,將理論同實踐割裂,喺任何情況下都用死板嘅教條去應對,唔識因時制宜。如果深夜抗爭有手足想食熱嘢,我會果斷買最近嘅金拱門;如果淘寶上有安全軍火買,我第一個幫襯中資;如果明知會被圍捕而敵我力量懸殊,我寧願暫時做返和理非活動。

好多時呢啲教條只能夠「盡量」滿足,你喺某方面「盡量」可能係輕而易舉,但唔代表其他人喺任何情況都咁容易。唔好忘記當初創立呢啲抗爭教條嘅原意係為咗嬴,而唔係滿足教條本身。為咗盲目遵從教條而抗爭,最後只會本末倒置。

摒棄教條主義

本土派、勇武派嘅誕生就係為咗挑戰傳統泛民嘅教條主義:#相信一國兩制#法治不死#愛國不愛黨#一定要和理非

革命係要革除舊有嘅教條,同時唔應該盲目相信新嘅教條。思想要Be Water,多啲虛心聆聽同接受其他人嘅睇法,少啲不必要嘅罵戰同批評。不受教條主義束縛嘅抗爭,先能夠發揮到香港人善於變通嘅民族特色。

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

民族自強 香港獨立

----------------------------------------------------------------------------------------------

以下係梁天琦喺香港民族黨「香港獨立」集會中嘅一段話,有講到要摒棄教條主義,希望大家細閱:

「大家好,咁多位香港人,你地好,我係本土民主前線嘅發言人,我叫做梁天琦。

好高興咁多位今日都會來出席呢個和理非非嘅集會。咁就有好多人會奇怪,點解香港民族黨,或者本土派會搞一個咁樣嘅集會。即係過往我哋成日強調話,我哋要勇武抗爭,我哋唾棄形式主義,唾棄失敗主義,咁係咪代表我哋一定唔可以嗌口號,唔可以搞遊行,唔可以搞集會,唔可以聽歌呢?其實一直都唔係。

我地過往喺金鐘呢個地方,喺旺角,當我哋喺雨傘革命,走上前線嘅時候,點解我地唾棄舊有嘅模式?點解我地唾棄舊有嘅政客呢?就係因為佢哋教條主義。

和平、理性、非暴力,有啲人仲覺得應該要非粗口。

佢哋覺得呢啲嘢係天條,一定唔可以違背。當喺金鐘呢個地方,有義士衝出龍和道嘅時候,結果就俾一班教條主義嘅示威者拋棄。我哋反對嘅係呢一樣,我哋反對嘅係教條主義,而唔係和平集會或者公民抗命本身嘅能力。

呢一樣野我喺新東補選嘅時候已經講過一次, 我哋呢一個社會如果要攞返我哋應有嘅權力,我地唔可以再教條主義。條條大路通羅馬,邊一個方式可以推翻呢一個政府嘅,呢一個方式就應該要去做。相信和平抗爭嘅人,相信公民抗命嘅人,繼續公民抗命。相信佔馬路,相信絕食,相信罷交稅等等唔同和平手段嘅人繼續去做。我鼓勵你哋去做,我希望你哋去做。我唔希望因為有人批評你哋嘅手段,結果就完全放棄你哋相信嘅野。同時間相信勇武抗爭嘅人,一樣都要繼續做。

近呢幾個月我哋曾經發起過示威,就係七一嘅一個示威,喺中聯辦外面。我地失敗左,我地連累到有好幾位義士,出到嚟諗住支持我哋但結果被捕,乜野都做唔到。Plan A做唔成,Plan B做唔成,Plan C都做唔成,證明咗啲乜野?

我哋反抗政府,攞返我哋應有權力嘅時候,我哋要因時制宜。當晚有近千個警察守喺西環,如果我哋盲目相信勇武抗爭係一定會成功,只有勇武抗爭係一定要行嘅路,我哋當晚就會一齊去送死。

我唔想見有人犧牲,亦都唔想見到有人係被推上前線。只係喺一個必需嘅情況底下,只係喺一個兩難嘅局面,一係就留底,一係就企喺度抵抗嘅時候,我哋先至要孤注一擲,勇武抗爭。我希望大家會明白呢一點。

唔好再繼續再教條主義,唔好再盲目相信自己果一條道路,係一定會成功,係必須要行嘅道路,而其他所有嘅道路,都係唔應該行,係錯嘅。我哋絕對要因時制宜,所以我覺得今日民族黨搞呢個集會,其實係非常之好嘅一件事。因為我相信...嗱呢四隻字 (香港獨立) 我唔講得啦而家,因為要打官司,要選舉呈請,所以就唔講得...好鬼辛苦,真係好辛苦。

呢個係一個歷史性嘅時刻。

所以,我唔會叫你哋俾啲掌聲自己,絕對唔會。但係,要記住呢一刻,呢一刻係我哋彰顯我哋獨立意志嘅一刻。」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