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虛構NFCine

紀錄片、實驗影像與電影文化資訊及評論。

可感的徒劳:Guido van der Werve作品回顾展

Nummer acht, everything is going to be alright, Golf of Bothnia FI, 2007

在一片广阔的冰面中间,一个孤独的身影在巨大的破冰船靠近时艰难前行。一个男人绕着自己的房子,不停地跑了12个小时。同样是这个男人,在华沙埋葬肖邦心脏的教堂与巴黎的肖邦墓之间,完成了1700公里的铁人三项。他还曾站在北极上24个小时,而地球在他脚下旋转。

Nummer veertien, hom, diverse locations and countries, 2012

Guido van der Werve总是在自己的影像作品中,用自己的身体来丈量自然的尺度,在这种对身体的极限消耗的过程中,生命的荒谬性与浪漫主义的崇高感逐渐显现出来。我们可以在维纳·赫尔佐格的电影及其本人的长途旅行实践中看到这类身体,它们总是受到某种激情与欲望的驱使,身体的使用虽低效甚至无效但却能带来精神上的神迹。我们也可以在弗朗西斯·埃利斯的影像中看到此类的身体,在其中,身体动用着各种各样的策略,或成为度量微妙的地缘政治的媒介,或实践着”被统治者的艺术”。Guido van der Werve影像中的身体同样坚定、执拗而且具策略性,无意义感与无尽之美并行不悖。

我最喜欢的电影资料馆之一荷兰电影资料馆(Eye Filmmuseum)于今年2月12日至5月29日推出名为“Palpable Futility”的Guido van der Werve的第一个回顾展。除了他过去的影像作品之外,该回顾展同时还将放映他的最新作品Nummer achttien,该片是由他卷入一次严重的交通事故而引发的。该电影具有高度的自传性,讲述他艰难的康复过程。

艺术家简介

Guido van der Werve于1977年出生于Papendrecht,因其记录行为的影像而闻名国际。他曾在Gerrit Rietveld Academie学习,并在阿姆斯特丹的Rijksakademie van beeldende kunsten居住过一段时间。

他的作品被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华盛顿Hirschhorn博物馆、阿姆斯特丹Stedelijk博物馆、慕尼黑Goetz收藏馆和鹿特丹Boijmans van Beuningen博物馆收藏。

他的作品曾在巴塞尔艺术馆、MoMA/PS1和Manifesta,以及威尼斯、莫斯科和伊斯坦布尔的双年展上展出,并被授予Volkskrant艺术奖、摩纳哥皮埃尔王子基金会(Foundation Prince Pierre de Monaco)的国际当代艺术奖( Prix International d’Art Contemporain)

、夏洛特·科勒奖(the Charlotte Koehler Prize)、眼镜蛇艺术奖(Cobra Art Prize)和最佳短片金牛奖(Golden Calf for the best short film)。

范德韦尔目前居住在柏林、阿姆斯特丹和芬兰的哈西。

Guido van der Werve:Palpable Futility回顾展宣传片 ©️EYE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