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Mo

荷兰语学习者

【译文】宵禁在荷兰是个敏感问题

原题:'Spertijd' ligt in Nederland heel gevoelig

链接:https://blendle.com/shared/eyJuIjoiWGlhb3hpYW8iLCJhIjoiYm5sLXZrbi0yMDIxMDExNC0xMjU4NDI1NyIsInUiOiJkN2E5ZDYwMC02OWVlLTQ4NTQtYTc2ZC03MDRmNWM1NmViN2EifQ.M6yNCSbyf7ryDQeSqcZuvLRgNA25vzKw4bT_luOdrI4?utm_medium=shared-free-article&utm_source=blendle

来源:de Volksskrant

作者:Peter de Graaf; Maarten Keulemans

内阁已经向突发事件管理小组(OMT)紧急咨询有关实施宵禁的额外建议。这是项影响深远且极端的防疫措施,它的作用是什么?

为什么突然实施宵禁?

主要为了防止探访和聚会。 GGD(健康服务局)的接触传播研究表明,在所有可溯源的感染中,超过五分之一的感染是由家人或朋友的探访引起,比如生日聚会。RIVM(公共卫生与环境研究院)的行为研究显示,人们在那里不戴口罩,也不严格执行防疫措施。

“我们知道人们没有很好的保持距离,也不洗手”RIVM的专家 Jaap van Dissel 于周三上午在海牙举行信息发布会时说到。“这是最新的证据,主要的传染源已经转向家庭。”家庭成员和室友之间的传染是最主要的感染源,在新病例中约占一半。对此我们能做的很少。

年轻人尤其严重。上周,18至24岁的年轻人是感染人数上升的唯一年龄组。喜欢外出的年轻成年人因此连续三周成为感染的领头羊(排在青少年之前)。

尽管在封城中,新感染的数量也没有显著降低,此外,新型高传染性的病毒变种处于休眠状态。宵禁将是下一阶段合理的措施。“必须限制探访,无论多么令人讨厌”Van Dissel 说。

这真的只是为了限制非法的青年人聚会?

是,但不仅是。 GGD的数据涉及“家庭”感染。 它包括与许多家庭成员和朋友一起庆生或聚餐。它不包括树林中非法舞会的感染数字:毕竟GGD无法追溯它们。

尽管如此,OMT 在本周明确指出宵禁是“阻止年轻人聚集”的可行措施。该目标“可以通过多种方式实现”专家说,“我们周围的国家在这种情况下都选择实行宵禁。 但是替代方案也是可能的。”

OMT 在9月底和11月初提出的建议,也将实施宵禁列为一个选项。11月2日的建议写到:“ OMT仍然推测宵禁会产生积极影响。”

为什么内阁仍在犹豫?

总理 Rutte 想从专家那里了解:在当前情况下宵禁有哪些确切影响。去年下半年,RIVM 计算出该措施可以使 RO 值(基本传染数)降低约 0.2。但这是在采取强硬封城措施之前,当时商店和电影院都在营业。因此,内阁想知道宵禁在已经采取严控措施的基础上,还会产生多大效果。

也不排除 Rutte 通过咨询更多建议来做好下周实施宵禁的思想准备。因为这是一个有争议的措施,不仅仅是市长和警察工会反对它。去年下半年,众议院的多数派反对它,内阁对此也有分歧。

为什么宵禁在其他国家早已实施,在这里却有争议?

主要原因是它使人们回忆起二战,当时又称为“戒严时段”。Rutte 本人也曾说过,他不倾向于实施宵禁,因为它唤起了人们对战争的回忆。

宵禁也被视为侵犯隐私的最终手段:从晚上的某个时间到早晨的某个时间,任何人如果没有正当理由(比如工作)都不允许上街。警察工会和调查员组织认为,执法是另一个障碍。

宵禁的执行因国家或地区而异。在比利时,这项措施自10月中旬开始生效,但弗兰德斯和其他地区不同。在弗兰德斯,宵禁从半夜到早上5点。在瓦隆和布鲁塞尔,宵禁从晚上10点到早上6点。在法国大部分地区,宵禁从晚上8点到早上6点;在一小部分地区,宵禁从下午6点开始。

8月,安特卫普地区也实行了区域性宵禁(从晚上11点半到早上6点)。事实证明,这种方法在迅速减少感染数字方面非常成功。Rutte 在周二的新闻发布会上甚至用安特卫普作为例子来说明宵禁是有效果的。

可以像别国一样在荷兰实行宵禁吗?

这只能基于《民事权利法》。这部法律规定了宣布紧急状态的情况。12月开始生效的新冠法不包含能否实施宵禁。它为所有其他措施提供了法律依据,比如强制口罩令。但 OMT 积极建议的宵禁不在此之内。

宵禁能够执行吗?

市长和警察工会也对此表示关注。荷兰警察联盟(NPB)认为,在24小时工作的经济部门中,非常多人必须在深夜或凌晨上街去上班,无论是在医疗保健行业还是在炼油厂工作。警方要处理完所有112的报警已经很困难,还要负担一个艰巨任务:检查人们违反宵禁是否有正当理由。荷兰警察总会(ANPV)对此表示赞同,说“警察或调查员不能在每个街道拐角处进行检查”。

市长对实施宵禁也很犹豫。奈梅亨市长兼安全理事会主席 Hubert Bruls 认为这是“侵犯个人自由”,只有在它确实对抗疫有效时才是合理的。“我们原则上不反对它”,他星期三在 NPO 1号广播台的1对1节目中说到,“对我们来说只有一个问题:它对抗疫有帮助吗?我们不知道。我们希望有更多令人信服的证据来证明宵禁的效果。”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