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Mo

荷兰语学习者

【译文】勒庞会成为法国总统吗?

本周日,法国人将投票选出未来五年的总统: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 (Emmanuel Macron) 将获得第二次机会实现他从2017年开始的远大抱负,还是会将国家移交给激进右翼的玛丽娜·勒庞(Marine Le Pen)?

原题:Wordt de ogenschijnlijk aaibaardere Le Pen president?Le Pen twittert gelukkig minder dan Donald Trump

作者:Peter Casteels,Kamiel Vermeylen

来源:Knack

日期:2022.03.20


本周日,法国人将投票选出未来五年的总统: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 (Emmanuel Macron) 将获得第二次机会实现他从2017年开始的远大抱负,还是会将国家移交给激进右翼的玛丽娜·勒庞(Marine Le Pen)?


在法国总统大选第一轮结束后不到一天,埃马纽埃尔·马克龙就变卦了,关于他的计划中最重要的一点:到2030年将退休年龄从62岁提高到65岁。这个计划可能被推迟或暂停,甚至可能会考虑先组织一次公投。毕竟,退休年龄很敏感。这是法国选举制度的奇特之处,第二轮往往也意味着第二次机会。候选人会改变优先事项,甚至重新制定计划,来说服在第一轮投票中没有投票给他们的选民。

马克龙上周一在该国最贫穷的城市之一法国北部的德纳恩(Denain)发表了讲话。4月8日,勒庞和她的国民党(Rassemblement National)赢得了该城市超过40%的选票。在第一轮投票时,马克龙仅在巴黎附近组织过一次集会,而他将在全国巡回演讲两周直到4月24日。他喜欢去对手勒庞得票高的地方。尽管他不太可能改变勒庞选民的想法。马克龙的目标是赢得让-吕克·梅朗雄(Jean-Luc Mélenchon)的支持者,这位激进的左翼总统候选人在第一轮中排名第三,他认为一些法国人应该在60岁退休。他仅仅比勒庞少了约50万票,因此他的770万张选票将决定谁会成为法国未来五年的总统。


没有“密特朗”

在第一轮投票中,马克龙和勒庞都表现出色。马克龙获得的选票比2017年更多,这对法国现任总统来说非常特别。勒庞的表现也比五年前好,尽管最初她的候选资格被极右翼新人埃里克·泽穆尔(éric Zemmour)削弱。“马克龙进行了一场极简主义的竞选活动,他更关心乌克兰的战争,”Niek Pas谈到第一轮投票时说。Pas是阿姆斯特丹大学历史学教师,并于2017年出版了《马克龙与新法国大革命》(Macron en de nieuwe Franse revolutie)一书。“无论勒庞的立场如何,她开展了一场出色的竞选活动,”他继续说道,“她没有被泽穆尔冲昏头脑。”

马克龙在民调中略微领先,但绝不可能继续他在2017年的领先优势。勒庞家族第三次出现在第二轮总统选举中——2002年是玛丽娜·勒庞的父亲——这也可能是很好的一次。主要问题在于马克龙能否说服支持梅朗雄的左翼和极左选民。这位七十岁的社会主义者本人呼吁他的支持者不要投票给勒庞。但他不想像许多其他候选人那样,进一步宣布建议投票给马克龙。

这不难理解。马克龙以中立候选人当选,但成为总统后开始右倾。在他手下工作的两位总理爱德华·菲利普(Édouard Philippe)和让·卡斯特克斯(Jean Castex)都曾与共和党(Les Républicains)有渊源,而他本人也从未真正忘记自己作为前银行家的身份。“对于许多法国人来说,他一直是商人,”Niek Pas说,“作为总统,他离开了左翼选民。他专注于加强庇护立法,加强劳动力市场的灵活性和改善公共财政。黄背心运动提醒他,他也必须考虑到普通法国人,但他从未采取社会主义者弗朗索瓦·密特朗(François Mitterrand)在80年代所采取的政策。这当然也导致了中央的分裂:法国预算管理机构也有意见,尽管在新冠危机以后我们不太听到这些。如果马克龙一开始没有指出这一点,他今天可能已经失去了右翼选民。”


“相信我”

在勒庞的竞选活动中,她谈到了医疗沙漠,即附近没有医疗服务或其他基础设施的地方。2015年,法国地理学家Hervé Le Bras发现:选民住得离火车站越远,投票给勒庞的可能性越大。上周日,勒庞在这些地区获得较高选票也就不足为奇。“极右翼在较小的市政获得较大的支持”,Le Bras在电子邮件中补充道,“在居民不足一千人的村庄里,勒庞和泽穆尔一共获得了37%的选票,而在居民超过十万的城市中,这一比例仅为20%。”

对于那些经常对巴黎感到失望的人来说,在整个竞选期间,勒庞一直在清晰地讲述一个关于购买力的故事。她谈论的不仅仅是伊斯兰教、移民或欧盟,也谈到了到法国燃料和能源价格的上涨,以及正确的选择。马克龙有想法也容易动摇,比如给员工分红。这些主要是半推半就的尝试,布鲁塞尔自由大学法律史高级讲师兼法国专​​家Frederik Dhondt说:“因此,马克龙将无法摆脱经济自由主义者的形象。最近,他想增加教职员工的工资,同时也让他们承担更多责任。而一些教师无法负担在巴黎生活。”

Dhondt认为,马克龙是政治变色龙。“在任职五年后,他不能再以新人的身份出现在舞台上。他真的只有一个重点:相信我,我会根据风向来做出正确的选择。但他低估了法国仍然是一个非常意识形态化的国家。如果他获胜,他将主要专注于在2017年提出但尚未能够实施的改革。”


威权特征

因为缺乏能向左派展示的政绩,马克龙只能抹黑对手。这是有用的:作为激进右翼、仇外政治家、欧盟的威胁,勒庞非常适合被攻击。只有在这次竞选中,她才试图将自己营销为一个无害的中间派,甚至是一个期待与爱猫一起搬进爱丽舍宫的单身女性。“马克龙当然试图将她妖魔化为极右翼和法西斯,”Niek Pas说,他认为2017年和2022年的勒庞没什么区别。“尽管她的政党已经改名,但她的竞选计划没有变。她上周才主张与俄罗斯建立更密切的关系,想要全面禁止戴头巾,为民族偏好(préférence nationale)辩护——‘真正的’法国人在劳动力和住房市场上享有优先权。勒庞已经修饰了自己的形象,但在竞选活动的最后几天,我们也再次看到了她的威权特征:她拒绝一些记者参加竞选集会。”

左翼选民面临一个艰难的困境:要么选择马克龙的自由主义政策,要么让激进的右翼勒庞受益于怀疑或抗议投票。“可以想象,”Dhondt说,“他们先投票给马克龙,然后通过罢工和示威游行来破坏他的自由主义计划。” 6月的议会选举,左派仍然可能有政治机会迫使马克龙做出真正的调整。


唐纳德·川普

也有可能许多法国人在周日放弃投票。超过四分之一的法国选民在第一轮没有投票,这是历史新高。目前清楚的是,无论马克龙还是勒庞当选为总统,在6月的议会选举中都不可能成为多数派。 这就是Niek Pas认为这次选举“令人不安”的原因,尽管他目前认为马克龙将在周日获胜。但如果马克龙五年后不再是总统候选人会怎样?传统政党似乎已经从政治舞台消失了,而共和国前进党(La République En Marche)迄今为止还没有任何人能取代马克龙。

Dhondt仍为法国担忧,那里的学生占据了索邦大学并高呼“不要马克龙,不要勒庞”。“我惊讶于这个国家越来越多的愤怒和对抗。共和理念的共识已经被侵蚀,许多法国人对共同的社会契约失去了信心。此外,愿意挨家挨户拉选票的同情者和党员越来越少,人们与政治的距离越来越远。在这个政府非常重要的国家,出现了自相矛盾的场景。人们一方面对国家寄予厚望,但当出现问题而一天后仍未得到解决时,人们就会表现出不满。”

星期天会很紧张。勒庞手中的牌比2016年的川普好得多。如果勒庞获胜,川普的总统任期是否预示着法国未来五年的前景?“还好她在推特上的表现不如川普,”Pas比较道,“我认为她会先成为法国的维克多·欧尔班(Viktor Orban),并且会像匈牙利总理一样,逐渐对自由民主施压。当然,法国仍然是法国。如果4月24日晚上8点,勒庞作为预测的获胜者出现在电视上,人们会无法接受。你可以确定,激进的左翼青年无论如何都会上街发动骚乱和抗议。”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