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Mo

荷兰语学习者

【译文】1944-1945年的荷兰冬季大饥荒

1944-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最后一个冬天,荷兰西部地区出现了严重的饥荒。大约有2万人死于饥饿和寒冷。它被称为冬季大饥荒。

原文:De hongerwinter van 1944-1945

来源:historiek.net

作者:Redactie

时间:2019.12.12

1944-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最后一个冬天,荷兰西部地区出现了严重的饥荒。大约有2万人死于饥饿和寒冷。它被称为冬季大饥荒。

1944年夏天,乐观的情绪传遍荷兰全国。在诺曼底登陆后,盟军迅速推进,解放近在咫尺。一直传言战争即将结束,所以在疯狂星期二(1944年9月5日,误传布雷达地区已经解放)前,成千上万的NSB(荷兰全国社会主义运动党,德占期间荷兰唯一合法的政党)成员为了保命逃离荷兰。实际上,这场战争还将持续一个漫长而艰难的冬季。


铁路罢工

1944年9月,伦敦号召开展大规模的铁路罢工来抗击纳粹。超过3万人响应了橙色广播(BBC的荷兰语广播节目,由荷兰流亡政府运营)的号召。这也使南林堡的煤炭运输陷入停顿。纳粹政府的荷兰帝国专员Arthur Seyss-Inquart (1892-1946) 大发雷霆,并实施了惩罚措施,他暂停了所有食品的航运。在此之前,公路运输因为燃料短缺早已停运。这一措施产生了重大影响。很快地,许多荷兰人在之的冬天受饥挨饿。

在此期间,德占荷兰的气氛也越来越严峻。由于大量NSB成员逃离,越来越多的居民无视集会禁令。抵抗变得更加强硬,占领者也对此采取了更残酷的报复措施。罢工者受到严厉惩罚,被任意处决。1944年10月,普腾的抵抗组织发动武装袭击后,所有人都被带走。


短缺

战争带来短缺。越来越多的产品被列入“票据”,只能通过政府发行的食品券购买。糖凭票供应,就像黄油、肉和鱼一样。咖啡是大多数人买不起的奢侈品,于是人们常常喝代用咖啡(由大麦和菊苣制成)。

1944年后,情况变得越来越糟糕。8月,煤气供应中断,人们无法用炉子做饭。10月开始停电。


又湿又冷

1944年的冬天非常艰难。当时所有东西都短缺,而十一月有二十个雨天,极其寒冷潮湿。人们想尽办法让屋子暖和起来,但这并不容易。许多城市居民从占领军的地盘偷东西。漆黑的夜晚,人们到公园和公共花园里隐蔽的地方非法砍树(如果他们被抓到,也会在黑暗中被迅速处决)。今日新闻估计:1945年3月,阿姆斯特丹34000棵树中约有20000棵在冬季被砍去烧火取暖。犹太人被驱逐后留下了空屋,里面的木头也被拆走。阁楼地板、栏杆、门、窗框,任何可以烧的东西都值钱,而做饭只能用小型应急炉。


霜降

十二月开始霜降,持续了两个月。当饥荒迫在眉睫时,Seyss-Inquart决定重新允许粮食经由艾塞尔米尔湖(IJsselmeer)运输。他的想法是将食品从农村运给西部挨饿的市民。船长们起初犹豫不决,因为担心占领军的同伙会没收粮食。在帝国专员保证运输安全后,船长们开始工作,但为时已晚。持续霜冻使圣诞节前后的艾塞尔米尔湖无法行船,因为冰盖太厚,船只无法通过。

在饥荒地区,食物变得越来越稀缺。商店开始把甜菜和郁金香球茎当作土豆来卖。大多数人不得不依靠施粥所。Wim Zaal(荷兰知名记者和作家)在9岁时经历了冬季大饥荒,他最近出版了一本关于战争严冬的书。关于食物,他写道:

“所有的食物都是水状,土豆泥(通常是胡萝卜洋葱土豆泥)、豆类汤​​(只有通过漂浮的黑皮才能认出它是红花豌豆)、腌制过的卷心菜头或土豆皮汤。没去皮的土豆被切成小块扔进水里。淀粉部分溶解了,你只能看到土豆皮。没有任何一道菜有一小块肉。”


逃荒

票据换来的东西根本无法喂饱饥饿的市民。Wim Zall写道:

“人们每周收到发放的粮票,上面有每天需要的卡路里数。城里人很快明白:他们必须到农场去!”

每天都有居民离开城市,希望与周边的农民交换食物。通常是女人,她们必须靠自己,因为她们的丈夫在突袭中被捕并被送往德国工作。她们用手推车和木轮自行车推着孩子们去逃荒。Zaal写道:

“不是数百人如此饥饿,是数十万人。乡下人抱怨道:一群蝗虫把所有东西都吃光了,而饥饿的人们任由圩田农民嘲讽。”

许多令人心碎的故事都与冬季大饥荒期间的逃荒有关。有时,妈妈们会为了一点牛奶从兰斯塔德(荷兰西部的大城市圈)其他地区到乌得勒支。15岁的Harm Tijssen在他的日记中记录了逃荒的西部人的数量和遭遇:

“逃荒的人有增无减。手推车、自行车、婴儿车和各种车辆源源不断。女人们,她们在车前拉着,车后推着,车旁走着……或者在车里坐着,因为她们没法继续走了。敏感的人会被这些跌跌撞撞、精疲力竭的同胞深深刺痛。就像今天早上,一位先生买卷烟纸时对我说的:‘如果你想太多,你会崩溃。’ “——《战争》


疏散

当时有为营养不良的儿童开展的疏散和救援行动。1945年前几个月,大约4万名城市儿童被疏散到上艾瑟尔、弗里斯兰、格罗宁根和德伦特。那里有足够的食物,但交通不便。人们用货船、公共汽车、卡车、火车,有时甚至步行或骑自行车把孩子们“交给农民”。瘦弱的城市儿童住在当地的寄养家庭里。


甘露行动:结束冬季大饥荒

冬季大饥荒从1944年10月持续到1945年4月。目前尚不清楚有多少受害者。普遍估计约为2万人,主要是老年人、单身人士、没有社会网络的人和脆弱的人。他们没有逃荒的去处。

4月底,情况终于好转。经过协商,德国允许英美在荷兰上空投放食物。英国和美国的轰炸机飞到荷兰西部,在9天内空投了11000吨粮食。该行动后来被称为“甘露行动”。这出自圣经,犹太人逃出埃及,上帝像天降甘露一样赐予他们食物。


影响

战争结束后,冬季大饥荒的幸存者很少受到关注。每个人都过得很艰难,那是展望未来并重建生活的时候。但那个战争年冬季的影响却持续很久。几年前,阿姆斯特丹大学学术医学中心对孕育于1944-1945年冬季大饥荒时期儿童的健康状况进行了研究。结果表明:许多儿童受到持续的负面影响,因为母亲营养不良。医学中心说:

“影响是显著的:在冬季大饥荒孕育的人——他们在器官发育时就受到营养不良的影响——在成年期患心脏病的概率是正常人的2倍,患乳腺癌的概率是4倍。所以,你不仅由你吃的东西塑造,更重要的是你妈妈吃的东西。”


痛苦的经历

Wim Zaal在书的后记中回忆起冬季大饥荒:

“为了生存,你需要四样东西:头上的屋顶、炉子里的火、盘子里的食物和自由。毕竟,不仅身体需要呼吸,精神也需要。人活着不是仅靠面包。

这四样之外的所有东西都是奢侈品。你习惯了那种奢侈,你开始认为它是理所当然的。但在你遇到生命中具有决定性的时刻,当你面对最根本的选择时,那些深刻的教训就会出现。你会选择节俭和自由。在那样的时刻,你会从那个冬天的痛苦经历中找到安慰,尽管它在你的日常生活里只是一些轶事。”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