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Mo

荷兰语学习者

【译文】乌克兰人身份认同的形成

(edited)
乌克兰人民的团结和斗志可以用一些重要的历史事件来解释。这些事件形塑了他们的身份认同。

原文:De Oekraïense identiteit wordt alleen maar sterker

作者:Fleur de Weerd

来源:de Volkskrant

日期:2022.03.26

【无授权翻译,仅供个人学习】

普京否认乌克兰的历史。2021年发表在克里姆林宫英文网站上的名为《关于俄罗斯人和乌克兰人的历史统一》一文可以看到这种主张。他写道:乌克兰只不过是“苏联时代的产物”。一个没有历史身份的国家,不应该存在。

毫无疑问,在乌克兰,人们的看法截然相反。乌克兰人正在为他们的生存而战,并且不断强调,他们曾一次又一次反抗占领他们国家的强权,其中包括俄罗斯。正如一位在二战期间抗击苏联的游击队员所说:“你必须将这些战争视为一种模式。几个世纪以来,俄罗斯人和其他强权一直试图瓜分乌克兰。”

但在若干年前,这种观点还没那么普遍。在2014年俄罗斯占领克里米亚和乌克兰东部战争爆发之前,乌克兰还不太存在单一民族国家的历史叙事。许多乌克兰人——尤其是东部和南部的乌克兰人——实际上觉得自己是苏联公民。当被问到什么是乌克兰人时,他们常常会愣住。一位乌克兰朋友曾对我说:“也许是自我怀疑和自卑情节将乌克兰人联系在一起。”

昔日的兄弟国家轻而易举地抛弃了苏联神话,这让普京难以接受。是普京把乌克兰人团结起来,因为他出兵占领了克里米亚,并在乌东展开长期战争。因为战争,怀念苏联的乌克兰人不再把俄罗斯视为天然盟友。历史上的英雄——“真正的乌克兰人”——变得越来越重要。普京一直试图通过宣传来打破这些国家认同的基石,但结果令他挫败。

哪些历史时期形塑了乌克兰人?普京又如何看待它们?


哥萨克人

最近几周,乌克兰人经常在社交媒体上分享一张2014年的照片。这是一张乌克兰士兵在东部与分裂势力作战的照片。他们坐在一张长桌前面带微笑地写信。他们在模仿列宾(Ilja Repin)的一幅油画《扎波罗热哥萨克人给土耳其苏丹写信》(De Zaporozje-Kozakken schrijven de Turkse sultan een brief),它画的是17世纪时,奥斯曼苏丹下令哥萨克人投降,哥萨克人给苏丹回信。据传说,这封信是一篇三段式的谩骂,结尾是让苏丹亲吻哥萨克人的屁股。

为什么乌克兰士兵要模仿这幅油画,而这张照片现在被大量转发?因为这幅画代表了两种价值,它们对形塑民族神话非常重要:乌克兰人对自由的渴望,以及他们的战斗精神——他们将反抗任何想要统治他们的人。

自1991年独立以来,哥萨克人一直与乌克兰人的身份认同密不可分:它出现在国歌里,哥萨克十字架出现在军徽中,旅游商店里到处都是黄蓝色的哥萨锤。当家里生的是女孩时,许多乌克兰祖父都会感叹:“可惜了,哥萨克人要绝后了。”

哥萨克人信奉东正教,15世纪后形成自治的半军事社区,定居在乌克兰和俄罗斯大草原上。他们大多是逃跑的农奴,希望在这里自由生活。他们被描述为:一群劫掠的野蛮人,拿着剑,骑着马,留着胡须,光头只留一绺松散地长发。哥萨克抢劫、杀人并与任何想侵占他们土地的人战斗,无论是波兰人、立陶宛人、俄罗斯人还是土耳其人。

来自扎波罗热的乌克兰哥萨克人实现了俄罗斯哥萨克人没有做到的事:在17世纪,他们建立了自己的国家,建立教堂、政府机构、印刷厂和学校,并维持了大约一百年。因此,他们被视为第一批想要建立自己国家“为乌克兰独立而战的战士”。

在普京关于乌克兰历史的文章中提到了两个哥萨克人——也是乌克兰法案中提到的两个。一个被普京称为英雄,另一个被视为叛徒。

普京赞美的乌克兰哥萨克人名叫博格丹·赫梅利尼茨基(Bogdan Chmelnitski)。他领导了反对波兰的哥萨克起义,这让乌克兰在1648年独立,但也造成了十万犹太人的死亡。在赫梅利尼茨基的领导下,哥萨克国成为俄罗斯沙皇的保护国。哥萨克首领感激沙皇的保护,说哥萨克国和俄罗斯东正教世界一脉相承。普京认为,这证明哥萨克人将自己视为“俄罗斯东正教人”,而不是乌克兰人。

普京不太喜欢另一位哥萨克领导人伊万·马泽帕(Ivan Mazepa)。1709年,他反抗俄国人,因为他们剥夺了哥萨克人的自由。这预示了乌克兰哥萨克国的终结。彼得大帝将哥萨克国首都巴托林(Batoeryn)夷为平地。从此,乌克兰的反俄分子和其他坏人被称为马泽帕主义者(Mazepintsi),这个词在苏联时代很流行。

扎波罗热哥萨克人给土耳其苏丹写信
推特照片

乌克兰人民共和国

两个世纪后,乌克兰再次建立了一个国家。在此之前,乌克兰的疆域一再被其他强权吞并和瓜分。1917年,当俄罗斯帝国和哈布斯堡帝国分崩离析时,第聂伯河(Dnjepr)两岸的乌克兰人宣布独立。乌克兰记者和民族主义者西蒙·彼得留拉(Symon Petlyura)最终掌管了乌克兰人民共和国。

那些年,为了争夺土地,波兰人、德国人、布尔什维克、孟什维克、各种民族主义者、无政府主义者和农民在乌克兰进行了血腥和混乱的争战。乌克兰人也加入了这些派别,所有派别都对犹太人进行了大屠杀,其中最臭名昭著的是人民共和国军。当布尔什维克在1920年又一次次占领基辅时,彼得留拉被迫将乌克兰西部的部分地区划给波兰以换取军事支持。但这没有用。1921年,《里加条约》再次分裂了乌克兰。

乌克兰人民共和国并没有获得成功,但彼得留拉在乌克兰受到称赞。乌克兰西部的人因民族主义闻名,他们认为彼得留拉和他的军队为国家独立而英勇不懈地斗争,哪怕希望渺茫。一个独立国家哪怕只存在了很短的时间,这作为事实也非常重要。乌克兰人说,这表明当时乌克兰东西部的人民已经认为自己是一个国家,普京的论述——乌克兰作为一个国家是由列宁设计的——是不正确的。

普京利用彼得留拉的英雄地位质疑乌克兰的生存权。彼得留拉被列入“战犯、纳粹分子和叛徒”的名单,但乌克兰人却认为他是民族“英雄”。

彼得留拉

大饥荒

不被奴役的农民是乌克兰史学的一个重要主题。该国以肥沃的黑土地闻名于世,并被称为欧洲的粮仓。八年前,在俄乌两国关系还不错时,乌克兰人在俄罗斯有时会被亲昵地称为嚼葵花籽的农民。

苏联成立时,列宁决定建立多个独立的共和国以保存他们的语言和文化。其中之一是乌克兰苏维埃共和国。由于乌克兰的农民以叛逆闻名,列宁决定在这里暂缓实行集体化。

他的继任者斯大林却不这么认为。在斯大林的领导下,乌克兰的民族主义被压制,乌克兰语教育被禁止,集体化加速。斯大林强迫农民交出粮食——如果他们不合作就会被驱逐出境或枪决——由此造成了饥荒。苏联时期,大约700万人因饥荒而死,其中大部分在乌克兰:大约有300万人。

亲历者的叙述令人震惊。1933年3月,每天都有人饿死在哈尔科夫(Charkiv)街上。在历史学家Timothy Snyder的著作《血色之地》(Bloedlanden)中,有亲历者说甚至出现了人吃人的现象。

西方历史学家普遍认为,斯大林是故意造成饥荒:红军封锁了村庄,人们无法去城市乞讨食物。因为斯大林似乎想以此来惩罚想要抵抗和独立的乌克兰人,而且乌克兰的死亡人数如此之高,所以自2006年以来,乌克兰的大饥荒一直被称为“种族灭绝”。

在苏联,饥荒是一个禁忌话题。斯大林是共产主义历史神话中的英雄:在他的领导下,红军从德国人手中解放了欧洲。一个残暴的独裁者,这不符合他的英雄形象。在今天的俄罗斯,情况并没有多大改变,至今仍然不能抹黑苏联的英雄。普京在他的文章中写道,这是一场影响整个苏联的饥荒。但他认为,将饥荒称为种族灭绝是在“虚化和改写历史”。

大饥荒

乌克兰起义军和斯捷潘·班杰拉

过去一个月,在乌克兰西部的许多城市和村庄,红黑旗在蓝黄色国旗旁边再次飘扬。这指向了一段有争议的乌克兰历史——乌克兰起义军(Oepa)。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这片地区发生了许多抵抗波兰人、德国人和苏联人的运动,这些国家轮流吞并该地区。1942-1956年期间,抵抗战士和游击队组织成了所谓的乌克兰起义军。

起义军最著名或最臭名昭著的成员是该组织的政治领导人斯捷潘·班杰拉(Stepan Bandera)。在普京的宣传中,他是被提到次数最多的人。几个世纪前,俄罗斯人使用“马泽帕主义者”来驱逐反叛的乌克兰人,而普京用“班杰拉主义者”取而代之。班杰拉与纳粹共事,因此被普京称为邪恶的化身。一些乌克兰人将其视为英雄,这是普京不断谈论“去纳粹化”的原因之一。

班杰拉的确与德国人合作并参与了大屠杀。乌克兰起义军——与当地居民一起——在乌克兰西部对波兰进行了种族清洗。但对许多乌克兰人来说,他们多年来受到波兰人和俄罗斯人的压迫。他们认为,班杰拉和乌克兰人与德国人合作或将德国人视为潜在的合作伙伴是有历史原因的。在德国人只将乌克兰视为领土而不愿意支持乌克兰国家时,民族主义者转而反抗德国人。

普京不这么认为,班杰拉在乌克兰也存在争议。在利沃夫(Lviv),他的肖像出现在各个书店里,但大多数乌克兰人不想和他有任何关系。他们强调,乌克兰西部悬挂红黑旗的原因与纳粹和班杰拉无关,只与1950年代与苏联作战的乌克兰起义军有关。

班杰拉

独立

1991年乌克兰独立是个意外的时刻。这不是一个英雄的时刻,而是一个奇怪的时刻,或者是一个惊喜。对许多人来说,乌克兰梦已经淡出视线,民族主义者大多被驱逐到​​古拉格。当柏林墙倒塌,苏联开始分崩离析时,乌克兰民主党人通过巧妙的政治游戏,说服议会中的共产党人举行全民公决。然后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大多数乌克兰人选择了独立。

对于普京来说,这是一个决定性的时刻。“当乌克兰人前往投票点为国家独立投票时,他们把强大的苏联扔进了世界的垃圾桶,”哈佛大学乌克兰历史教授Serhii Plokhy在他的著作《欧洲之门》中这样描述。Plokhy 写道:其他国家离开苏联是可以接受的,但苏联失去了最强大的伙伴乌克兰,这对俄罗斯没有任何好处。

普京的文章表明,他仍然将1991年乌克兰的独立视为叛国。他仍然无法接受昔日的兄弟国家轻而易举地抛弃了苏联神话。他写道:“(乌克兰)正在尽一切努力从年轻一代的记忆中抹去真正的爱国者和胜利者的名字,”他指的是红军士兵,“这些人为了我们,为了我们的未来献出了生命。忘记他们的成就就是背叛我们的祖父、母亲和父亲。”

乌克兰独立

广场革命

尽管从1920年代人们就开始说“荣耀归于乌克兰!荣耀归于英雄!(Slava Ukraini! Geroim Slava!)”,但大多数乌克兰人听到这句话都会想到某些英雄:在2014年广场革命(Maidanrevolutie)期间献出生命的人们。

这一切都始于学生抗议。乌克兰亲俄总统维克托·亚努科维奇(Viktor Janoekovitsj)曾打算与欧盟签署贸易协定,但被普京阻止。当得知乌克兰不再加强与欧洲的联系而是加强与俄罗斯的联系时,基辅的数十名学生走上街头。它演变成了一场大规模的抗议。整个国家都在电视直播中看到抗议者如何被枪杀,所以局势已经无法扭转。

在基辅市中心的Chresjtsjatyk大街上,凭空出现了一座哥萨克堡垒。几个街区外,列宁雕塑被拆毁。抗议者——由各类人群组成,包括学生、极右翼流氓、退休人员和IT专家等——不断前来战斗,即使他们遭到实弹枪击。几天后,亲俄总统因局势过于危险而逃往俄罗斯。

但普京认为广场革命发生了另外一些事。他认为公众的不满“被简单地和愤世嫉俗地利用了”。他写道:西方国家多年来一直试图将乌克兰从俄罗斯手中夺走,他们参与并支持了这场“政变”,通过把“激进的民族主义团体”当作攻城锤。

不久后,俄罗斯就做出回应。普京占领克里米亚并在乌克兰东部发动战争。他支持分离主义分子,并在宣传中声称乌克兰东部发生了针对俄罗斯人的种族清洗,因为新的民选政府宣布将乌克兰语作为第一语言。

他还有效地利用了一个事实:在乌东地区,极右翼参与了战斗,他们的制服上有纳粹标志。俄罗斯电视台称:带有班杰拉肖像的旗帜时常出现,这足以证明新纳粹分子在基辅掌握了政权。

此后几年,广场革命前的各种矛盾逐渐减小。亲俄领导人不再掌权。尽管腐败和失败主义仍然存在,一些人因为不满苏联符号的消失而前往俄罗斯,但留下来的人建立了新的民族身份认同。普京一个月前的军事干预似乎只是进一步强化了这一身份认同。

广场革命

Fleur de Weerd是Volkskrant的历史学家和记者。2012-2015年期间,她是Radio 1和Trouw的乌克兰通讯员。此文为她与历史学家Ivo van de Wijdeven合写。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