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Mo

荷兰语学习者

2021荷兰大选初探(三):投票数据分析

發布於
对全球化持乐观态度的国际主义者与对欧盟持怀疑态度的保守民族主义者之间的矛盾日益加剧。
自民党(VVD)保持了众议院最大党的位置

现任首相马克·鲁特带领的右翼政党自民党(VVD)保持了众议院最大党的位置,占有35席;中立进步派政党66民主党(D66)上升为第二大党,占有23席;民粹保守政党自由党(PVV)跌落到第三,占有17席。其他党派在众议院的席位如下:

党派在众议院的席位

各党派在政治光谱中的坐标如下:

政治光谱

席位变化

与2017年相比,极右翼保守政党民主论坛(FvD)席位增加最多,增加了6席。

左翼政党的席位大幅减少:绿色左翼(GL)减少了6席,社会党(SP)减少了5席,工党(PvdA)、思考党(Denk)保持不变,只有动物党(PvdD)增加了1席。

基督教政党的席位也有所减少:中立偏保守政党基民盟(CDA)减少了4席,中立偏进步政党基督教联盟(CU)保持不变,右翼保守政党 改革政治党(SGP)保持不变。

新兴政党中,极右翼保守政党正确答案党(JA21)获得了3席,右翼偏保守政党农民运动(BBB)获得1席,中立进步泛欧盟政党伏特(Volt)获得了3席,左翼进步政党宪法第一条(Bij1)获得了1席。

各政党的席位变化

组阁选择

想要顺利组阁(多党联合占据76席以上),VVD必须与D66合作。VVD想沿用2017年组阁方式,继续与CDA和CU合作。但D66希望左翼政党能够加入内阁,而左翼政党PvdA参与组阁的条件是内阁必须吸纳另一个左翼政党(GL或SP)。因此,本次组阁仍有较大变数。

以下几种组阁方案均有可能:

VVD+D66+CDA+CU=78

VVD+D66+CDA+CU

VVD+D66+CDA+GL=81

VVD+D66+CDA+GL

VVD+D66+CDA+PvdA+GL=90

VVD+D66+CDA+PvdA+GL

VVD+D66+PvdA+SP=76

VVD+D66+PvdA+SP

选民分析

根据研究机构Ipsos的调查,本届投票率略与上届基本持平,在80%左右。但18-24岁的年轻人投票率有较大提高,从4年前的67%上升到80%。不同年龄组别的选民在政党选择上有明显差异,年轻人更倾向于新兴、左翼政党。

各政党支持者的年龄结构

从性别上看,参与投票的男女比例大体相同,但女性选民偏好左翼政党,男性选民偏好右翼政党。

各政党支持者的男女比例(红为女,蓝为男)

从受教育程度看,低教育程度的人投票率较低,Volt、D66、GL等进步政党的支持者中超过50%是大学以上的教育水平。

各党派支持者的受教育程度(浅色为低,深色为高)

近百万人没有参与投票。不去投票的前5大原因分别是:不相信政治家、对政治不敢兴趣、害怕感染新冠、不知道投哪个政党以及觉得大选不重要。

选民不参与投票的原因

本次民调也出现了一些误差。4家民调机构同时严重低估了D66和FvD的得票率。有一种解释是,最后一次民调在周末发布,而大选在周三举行,摇摆选民可能在这三天间改变了主意,投给了政见相近的另一政党。比如PVV的潜在支持者在最后时刻改投了FvD,GL的潜在支持者在最后时刻改投了D66.

4大民调对D66、FvD席位的预测误差

空间分析

中心与外围的差距增大。在中心地区(阿姆斯特丹-乌特勒支-海牙组成的三角地带),进步派选民会在不同左翼政党间流动,比如GL、SP的选票流向了D66、Volt、PvdD。而在外围地区,出现总体右倾的趋势,VVD、CDA、PVV、FvD等的支持者都有所增加。

对全球化持乐观态度的国际主义者与对欧盟持怀疑态度的保守民族主义者之间的矛盾日益加剧。前者多为受过高等教育的城市居民,后者多为受教育程度较低、居住在小镇和农村的居民。在投票上表现为:进步的国际主义政党 D66, Volt增加了7个席位,保守的民族主义政党 PVV, FvD,JA21增加了6个席位。

民粹保守政党在上艾瑟尔省(Overijssel)和弗里斯兰省(Friesland)北部增长最快。这些地方地广人稀,以畜牧业为主。传统上,农民是CDA的支持者,由于当前内阁推行更严格的氮排放措施(CDA是执政党之一),他们转向了反对减排、否认氮排放危机的FvD。

不同地区的右倾趋势

圣经带:保守派基督徒多居住在荷兰中部的泽兰(zeeland)-费吕沃(Veluwe)-斯塔普霍斯特(Staphorst)区域,他们多是SGP的支持者。

圣经带

绿带:GL和PvdD的支持者多居住在阿姆斯特丹-乌特勒支-瓦格宁根-奈梅亨区域。

绿带

泛欧“据点”:Volt的支持者集中在代尔夫特、乌特勒支、格罗宁根、瓦格宁根等以大学为主的城市。

泛欧“据点”

领导人魅力

新冠危机时期,选民更倾向于选择“强势领导人”。如:这次选举的三大赢家VVD,D66和FvD在宣传时,都采取了强调党派领导人个人的竞选策略。

VVD
D66
FvD

选民也更支持来自当地的候选人。PvdA的领导人Lilianne Ploumen来自林堡省的马斯特里赫特,PvdA的支持率在林堡地区有所上升。BBB的领导人 Caroline van der Plas 住在迪温特(Deventer),她也受到了周边地区选民的支持。

PvdA
BBB

参考资料:NOS,Rtl,Trouw, De volkskrant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021荷兰大选初探(一)

2021荷兰大选初探(二)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