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Mo

荷兰语学习者

【编译】五年(2)

2016年,Vivian Keulards 采访了6位18岁的荷兰年轻人。5年后,她再次采访了他们。第二位:Arthur Vermij

Arthur Vermij

18岁:我没有备选方案

“我很擅长滑冰,但是我更喜欢创作音乐。我在独立摇滚乐队Christophe's Soul中弹吉他,我也用合成器做音乐。我特别喜欢70、80年代的合成器音乐。当然不是今天的DJ音乐,我不喜欢这种。我的音乐是实验性的。我对学校不感兴趣,所以我从人文预科转到了另一所预科。我只对音乐学院的“艺术与声音”专业感兴趣。学习制作和录制音乐,然后成为声音导演。但是这个专业的选拔很严格,每年只招8个人。也许我会休息一年,和女朋友一起去旅行,去亚洲之类的,因为便宜。我可能会在间隔年前后申请音乐学院,这样就有两次机会。我不喜欢学别的。我不想要备选方案。

之前我觉得,我18岁了,一切会变得不同,可以做些不同的事。现在我知道其实跟去年也没什么不同。看看周围的朋友和同龄人,我不觉得:哇,他们成年了!18岁之前,你不能去一些俱乐部和酒吧,现在可以。但我不会经常出去玩,因为你如果想喝一杯,随时都可以喝。我在18岁之前就喝过酒了,啤酒或者鸡尾酒。已经18岁的朋友帮我买,或者我自己在夜店里买。我不喝更烈的酒,也不吸毒。你知道你周围总有几个人在吸毒。我是指大麻,这没什么大不了。我自己对毒品不感兴趣。我觉得吃摇头丸很吓人。

我不知道未来会怎样。随着年龄增长,我变得更自我。我看到那些去上学的人,他们突然变得不一样了。他们自己住,没有父母监督,他们变成他们自己想要成为的人。在中学时,你不会展现自己真实的样子和想法,你想要合群。顺便说一句,我觉得这没有意义,我只喜欢那些自我的人。

我会去投票。我觉得停发学生补助的政策太蠢了。一个国家难道不要为未来投资吗?我要投一个愿意为教育投资的政党。我还没有深入研究,但我对D66有一点了解——但还不知道他们对这个议题的立场。不管怎样,我更倾向于投左派。”

“五年之后,我肯定还在做音乐,希望我有更多听众。我不需要变得很有名。我希望我的乐队能跟一个品牌公司签约,能出一张专辑。我真的很希望这样。”


23岁:就像我之前希望的一样

Arthur在他的工作室Veldroos跟我见面。我对此印象深刻。他实现了自己的梦想,他和父亲、同学Cas Samsom在一栋商业大楼里成立了一个录音室,成为了一个音乐制作人。录音室的隔音墙是用泛黄的书籍和他的旧床板做的。所有的东西都是从旧货商店里淘来的:从吉他、风琴到调音台、录音机。他们正在用Earth&Fire的旧录音机帮Jerney Kaagman乐队录音。

“Cas和我看到很多人在学习结束后就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了。因此,我们在两年前成立了录音室。我们从十二岁起就开始搜集录音设备。对了,我被音乐学院录取了,就像我希望的一样。”

我和女朋友Sarah还在一起,我们同居了。旅行时,我们有7个月生活在一起,之后分开生活变得有点奇怪。我从来没住过学生宿舍。

我没怎么变。我还在做自己的事。我知道我必须做更多工作才能以音乐为生,我需要对自己的未来更负责。我将在9月毕业。这个学年,加上Zoom课程,真是浪费钱。上学影响了公司的发展,但公司还是有上升的趋势。这三年,我必须去兼职,最好是在唱片店。我也教吉他。

回看18岁,我觉得很有趣。那时我以为自己什么都懂,但其实不是。我现在还是什么都不懂。滑冰、乐队、实验音乐仍是我生活的一部分。

我们做了愿望清单里的专辑。一个里程碑!我们发行了一百张。没挣到钱,还赔了钱。我觉得我很少受到挫折。”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