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Mo

荷兰语学习者

【译文】谁在生死之间做出选择:过去和现在的医疗保健伦理决策(2)

發布於
在19世纪,剖腹产手术非常危险,因此是否使用胚胎切除术成为一个伦理困境。

不要杀人

在19世纪,医学讨论经常以产科为背景。几乎可以忽略社会心理原因的堕胎,它是被禁止的,还会受到惩罚。由于当时剖腹产手术对母亲来说非常危险,这也变成了一个伦理困境:我们选择母亲还是孩子?

那时还没有道德委员会。宗教在决策中起到了关键作用。历史学家Jolien Gijbels (鲁汶天主教大学)说,“在比利时,大致分为两个阵营。”

“一方是在鲁汶天主教大学工作的天主教医生,另一方是以布鲁塞尔大学为主的自由派医生。他们意见的分歧在于,在难产的情况下,是选择剖腹产还是胚胎切除。选择胚胎切除就是选择保住母亲的生命。”

“布鲁塞尔自由大学的教授首先提出在产妇难产时应该对还活着的胚胎进行切除。”Gijbels说,“胚胎切除是一个总称,它通过将器械插入阴道来缩小胎儿的体积,从而让胎儿通过产道。为了保护母亲的生命,胎儿的头部可能被压碎或刺穿。”

“最初,医生只有在听不到胎儿心跳后才使用这项技术,因为胎儿已经死亡。但是医生也意识到,他们等的时间越长,母亲就越危险。因此,他们主要根据实用的道德原则进行思考:等孩子死亡后再进行干预和直接进行干预有区别吗?毕竟结果是一样的:一个死婴。”

“天主教医生支持剖腹产。这种做法在理论上可能挽救双方生命。但实际上,这些医生缺乏经验并不敢这么做。他们常常采取等待的方式:等到孩子死亡了,再将其取出。这是从天主教徒‘不要杀人’的角度出发的。”

Gijbels 强调:在那段时间,如果自由派医生的信仰和医生角色发生冲突,他们也会因为信仰而挣扎。“他们将自己的伦理选择和道义联系起来。他们认为拯救一个女性比等待然后失去两条生命要好。”


害怕手术

病人的自主权在这些决策中地位很低。“医生通常会根据等级制度做出决定,根据病人的健康状况采取措施。”Gijbels说,“只有在危及生命的严重状况下才会一起协商。”

“19世纪,人们很害怕剖腹产。很少女性愿意接受剖腹产。我们经常会看到那时医生和病人的协商记录。天主教医生和自由派医生都会选择性地给病人提供信息,以指导他们朝医生想要的方向做出决定。”

“只有在产妇即将死亡的时候,医生才会建议采取剖腹产。而且丈夫也必须同意。那时,产妇主要在家中生产。医生不在自己熟悉的环境里,而且家人也在场,因此必须协商。”

没有家的穷人有时会去医院生产。他们进行协商的余地比较小。“穷人经过长时间难产,在没有别的办法时才会去医院。来到时已经处于半死的状态。她们不在家里,只能服从医生的安排。”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译文】谁在生死之间做出选择:过去和现在的医疗伦理决策(1)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