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Mo

荷兰语学习者

【译文】女性与奥运

發布於
在以白人男性为主导的体育界,想要实现女性解放,仍然有很长的路要走。

原题:Een sportende vrouw? ‘Oninteressant, onethisch en ongepast’

作者:Diebrecht De Smet

来源:De Standaard

【未授权翻译,仅供个人学习】


“参赛运动员中有48.8%是女性,这是一个进步,但这个数字已经代表了平等和公平吗?体育代表团中的女性教练、裁判、官员、管理人员、执行人员、医生、理疗师、评论员和记者的百分比是多少?运动是由男性发明、为男性设定的吗?”

参加本届奥运会的女性运动员超过了5000人。但在以白人男性为主导的体育界,想要实现女性解放,仍然有许多工作要做。5月初,比利时柔道运动员Charline Van Snick发表了一封公开信,她发起了“Balance ton sport”运动来推动性别平等。篮球运动员Emma Meesseman和自行车手Jolien D'hoore等人也签了名。

“我们远没有实现平等,”Van Snick上周四在奥运村里说,“仍然有年轻女孩不能参加体育运动,因为她们被灌输运动是男性的事。女性仍然是性虐待和精神虐待的主要受害者。以前,我看到‘作为一个女孩,你很坚强’之类的评论不觉得有问题。但现在我会想:这是什么意思?我与其他女性交谈得越多,我就越意识到,这是一个系统性的问题。”

1900年的女子网球运动员

800米?太危险了

参加本届东京奥运会的运动员中,女性占49%,与五年前相比增加了4%。与1900年的巴黎奥运会相比,更是巨大的进步。那一年,女性第一次被允许参赛。当时只有22名女性选手(总共997名运动员)。她们开始参加网球、槌球和高尔夫等“女性友好型运动”。国际奥委会在今年3月也承认:“女性参加奥运会的进程更像是马拉松而不是短跑,最终男女选手的数量接近平等。”

现代奥运会的创始人皮埃尔·德·顾拜旦在1912年表示,女性参加奥运会“不现实、无趣、不美观且不合适”。在他看来,她们应该像在古代奥运会一样“用月桂花环向获胜者致敬”。他认为,奥运会是“男性田径运动员定期且庄严的盛会,女性的掌声是对他们的奖励”。

1921年,一些女性受够了这种歧视,在法国赛艇运动员Alice Milliat的推动下,她们于同年10月成立了国际女子体育联合会(Fédération Sportive Féminine Internationale)。它促成了女子运动会,用于替代当时的男子运动会,女性可以参与11个比赛项目。女子运动会原计划举办四届:巴黎(1922年)、哥德堡(1926年)、布拉格(1930年)和伦敦(1934年)。


随着顾拜旦卸任国际奥委会主席,以及哥德堡女子运动会的成功,女性运动员于1928年正式进入奥运会。她们第一次参加了100米、4×100米和跳高等项目。800米也是项目之一,但由于一些运动员在赛后体力不支,国际奥委会裁定这个距离对女性来说太危险了。直到1960年罗马奥运会,才再次出现女子“长”跑项目。

法国赛艇运动员Alice Milliat

持久的变化

女性参与奥运的进程很缓慢——在64年东京奥运会,女性占运动员数量的13%;到84年洛杉矶奥运会占23%——直到1990年代初,这个进程才开始加速。这与奥运会引进了新的体育项目有关。任何新项目都必须同时设立男子和女子比赛。

9年前的伦敦奥运会是另一个里程碑:沙特阿拉伯和卡塔尔首次派出了女性选手。女性和男性的比赛项目在该届奥运会上第一次实现了数量相等。本届东京奥运会,由于新的混合项目(比如:混合4x400米和混合铁人三项接力)以及女子1500米自由泳(从前只有男子项目)的设立,女性的奖牌数量进一步增加。

女子体育基金会表示:“谈到体育运动中的平等和包容,人们已经取得了很多进步,但我们还有更长的路要走。”这个组织由网球传奇人物比莉·简·金创立。它强调:“奥运会和其他重大体育赛事给女性带来的推动,并没有带来持久的变化。”

1928年奥运女子100米

修正

国际奥委会女运动员委员会主席Lydia Nsekera在《纽约时报》上也指出,过去十年,只有10%的奥运教练是女性。“几乎没有变化,这令人震惊,必须解决,”她说,“国际奥委会和奥运也必须关注比赛之外的性别平等。”

事实证明,在国际奥委会中将这些想法付诸实践并不容易。虽然《奥林匹克宪章》规定国际奥委会的作用是“在各个层面和结构中鼓励和支持女性在体育运动上的提升”,但长期以来,国际奥委会中女性代表的数量严重不足。近年来,情况有所好转:目前100名成员中有33名是女性,其中25名是2013年以后任命的。奥组委也迎来了一个转折点:47% 的成员是女性,而2013年这一比例仅为20%。

在权力场景中,男女性逐渐走向平等。女性不再简单地忍受男性从上而下强加给她们的一切。看看在巴塞尔举办的欧洲锦标赛,德国女子体操运动员不再穿短小的紧身衣。她们穿着长及脚踝的连体衣发表了反对性化的声明。她们说:“作为女性,我们希望保护自己的皮肤”。再比如说挪威女子沙滩排球队,她们拒绝在欧洲锦标赛上穿比基尼泳裤。她们想穿短裤,就像男子球队一样。她们得到了挪威联合会的支持,该协会的主席说:“每个运动员都有自由穿她想穿的衣服。”

1928年奥运会爬绳项目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